王溱《雨水》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民俗曰:靠天吃饭。天有什么能耐?阳光,水分。

植物最不能缺的是水。“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绿”。这里的水是指“天然之水”——雨水。但雨水不是天天都会有,更多的靠自来水。鄙人有个小院,栽植了不少花草。本来要在院里打口井,但得知水务部门有令,不能随意攫取水资源,只好作罢。自来水方便,拧开龙头就来,但有时受限,花钱也不行。这还是跟老天有关。干旱之时,水库储量减少,水便会被控制使用,首先保证生活。这点全球一致。那年去加拿大,正赶上缺雨时节,政府禁止用自来水浇灌。众所周知,加拿大的水资源极为丰富,但此时宁可让城市里的草坪枯萎,也不随意动用地下水。足见水的珍贵。

很期盼下雨,不管大雨中雨小雨,甚至暴雨,只要有雨便心情愉悦。看着被雨水浇灌的植物,不由地对“老天”充满感激之情,更祈盼一天一场或隔日一场,这样省了浇水之累不说,浇灌得还均匀,有利于植物生长。更为重要的是雨水营养也丰富,植物被滋润后“如虎添翼”,“锦上添花”。听朋友说现在美国一些家庭都买来大塑料桶,专门存积雨水浇灌草坪,原因就是雨水的成分远优于自来水。

很羡慕南方的植物,茂盛,郁郁葱葱,似乎生命永不休止。除了气温原因,重要的是雨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诗情画意般的景象,只有在雨水连绵的南方才会看得到。虽然有些地方梅雨季节连阴天,雨水频繁,高温、湿重,容易生霉令人不爽,但“青草池塘处处蛙”,对植物却是“福音”。那些满眼绿色的竹林,那些高大丰满的棕榈树,莫不是雨水的功劳。

雨水来自大自然,回归大自然,却让大地改变了模样。记得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去新加坡,一下飞机就被眼前那清新美丽的“绿色”的世界所震撼,心中那个羡慕啊!在那里时正赶上雨季,几乎每天都会有一次降雨,有时在白天,有时在夜晚,下的时间并不太长,但对植物已足够了。“微雨夜来过,不知春草生”。其实人们是知道的。雨过天晴,大地一派生机盎然。那些吸吮了充足水分的植物,更是显得格外肥壮、养眼,足以将人们的心情调整到最佳状态。

北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降雨量的空间有限,沿海地区能好一些,但也无法与南方相提并论。当然也有特殊的时候,比如台风来临之时,会裹挟着大量雨水从天而降。不过今年雨水似乎明显多,总是一副水气濛濛的模样。这让勤俭惯了的老人好生欢喜,不时地“告诫”:不用浇水了,天上的雨水足够了。雨水够是一方面,其实老人更多的是疼钱。看着清澈的自来水撒着欢喷向土壤之中,老人觉得过于“奢侈”,过于浪费。然而,那些根植土壤里的植物在烈日下“焦渴难忍”“如饥似渴”,怎能缺了水啊?绣球,需要“大肥大水”,两天不浇水便“低头耷拉”,还有那些月季、栀子花,一缺水便“萎靡不振”,“没精打采”,让人看了都心痛。

当然雨水过勤,也未必都是好事。集市上买来的西瓜瓤是红的,看上去很诱人,但味道是淡淡的。旱瓜涝枣,水多了,糖分就会流失。今年的水果甜度普遍降低,祸根就是雨水过多。最伤心的是果农,靠天吃饭,天不作美,无可奈何。

然而对养花者来说,还是盼着下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论是春雨,还是夏雨秋雨甚至冬雨,毕竟来自“天然”,对同样出自大自然的植物,有着“情同手足”的亲密关系。“惺惺相惜”也好,“脉脉相通”也罢,情感相融之下必定是茁壮茂盛,生机蓬勃,这不正是人们所期望,所追求的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