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演讲》张清彦散文赏析

作者:张清彦 来源:原创

秦始皇雄才伟略,一统六国。

至二世胡亥,朝纲混乱,百姓尽怨。然二世不思改正悔过,依然我行我素;不去亲民聚德,盲然独断、堂皇冠冕;愚民与暴政兼施,终不能如愿。欲强国富民、国运畅顺,即拜请心中的偶像、崇尚的纣王到秦朝训政、讲学。

纣王受邀恭请,心花怒放,喜不自胜,顿感后继有人、盛举有承。于是,感慨而言:比干真可恨,本是一家人,竟然不如费仲与尤浑。愣是说我不爱民,朝野混乱,不爱江山爱妖祟。胡说“群臣百姓敢怒不敢言”真是狂妄至极、一派胡言!看二世胡亥,秦朝的帝王都对我崇尚。这能说我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至咸阳皇宫,胡亥率群臣设宴招待。

二世的特邀,群臣的朝贺,踞秦朝龙椅,纣王颇欣喜。置秦宫,临天下,似日映苍穹,如众星捧月,喜行于色。酒酣处,传经授道,极尽所能为胡亥颂歌表功。随即,斥责群臣不知好歹,怒喝百姓心胸狭隘,说什么“民怨不满”简直是不可理喻,触犯龙颜,不下地狱,还不是烧了高香、得了厚福!

群臣听了,敢怒而不敢言,悄然低语:这是怎么了,劣神请了个恶煞?

见众臣窃窃低语,纣王厉声断喝:有话当讲,无话少说,岂能私下悄议?还有点组织纪律没有?

“我们怕被砍头、挖心。”有人低语。

纣王闻听暴怒:“谁说的?站出来!”

这场景,谁敢应声?都知道纣王的残忍,谁愿步比干的后尘?即使真的想忠心直谏,也不愿飞蛾扑火枉做无谓的牺牲。想想比干的下场,脊背发凉。

“刚才是谁说的?”纣王再问。

面对鸦雀无声的众臣,纣王的野性开始发作:明明有人在说孤家的坏话,怎么无声了?……大家都袒护着不说,就一块儿进蟾盆,受炮烙!看我商纣王朝的律法,谁敢说个“不”!即使比干,也决不留情面。

“这不是商朝,这是秦朝。”众大臣异口同声。

敢顶撞?这还了得。纣王龙颜大怒,要全部诛杀。忽而一想,说的也是,这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商朝,也不是曾经的美利坚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可以为所欲为淫威使尽。更何况今天的身份是学者雅士、特邀嘉宾,确实需要收敛点,要给人一个儒雅的印象。于是就说:国情是不一样。我是想告诉你们,知足吧。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到我商朝试试?

群臣怒而不答,二世闭目窃喜:还是纣王有本领,能威压群臣不吭声。佩服,称颂。纣王则不然,甚觉事情不完满——这岂不成了暴政专制?总得有一个人附会吧。想到此,压住火气,收起狂野,目视一圈后点名说到:

李斯,你身为重臣,为何一言不发?就孤讲话的观点,发表个意见。

事已至此,已无退路,李斯只好硬着头皮冒死向上,反问为答:“尊敬的纣王陛下,为何让我们到你商朝试试?”

“参观学习,取经讨宝么。”

见纣王野性未发,群臣竞相问询:“敢问纣王陛下,亚父比干、武成王黄飞虎,都又回朝尽职了?”

“废话!他们这些犯上乱臣,岂能再上朝侍君?”

李斯进而追问:“难道商朝帝王聘请禅让了唐太宗李世民?”

纣王生气了,厉声断喝:“你这李斯,竟然如此老糊涂!商在前,唐在后,怎么能请李世民?”

大家听了齐声问询:“即非如此,我们为何要去你商朝,难道脑子进水了?嫌秦朝没有你商纣的暴?”

纣王听了怒发冲冠,野性尽展。

“大胆!竟敢戏弄商纣天子。待我替胡亥了断心事:谁说的?全拉出去,斩立决!”

群臣皆知商纣劣行,恐其暴政,莫不怵惊。二世闭目微酣,窃喜面欢。纣王见状,觉得莫须有的罪名难以服众,木讷半晌,又壮语豪言:

看来,大家还是不佩服我,那实在是你们孤陋寡闻不识货。不是我夸功,不是我炫名,商朝没有纣,夏朝没有桀,没有周厉王承我业,怎么能有朝代更迭、周兴商灭?历史的车轮怎能滚滚向前飞跃发展?

(作者单位:河北省邯郸县第十七中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