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迎客》王继颖散文赏析

作者:王继颖 来源:原创

成千上万只亮紫色的蝶,展着娇俏明媚的翅膀,密密层层栖在闪着光泽的绿叶之上。初到大理古城,从洱海门进人民路,才走几步,壮观的蝶群就惊艳了我的视野。

那是一树盛开的三角梅,依着一座二层小楼的灰墙,侧身迎向来往的游人。这二层小楼,是我们一家预定的客店。

去洱海边,穿过才村的巷子。谁家高墙和更高的门楼上,披着一道靓丽的锦。参差有致的藤上,翠叶做底儿,千万朵橘红花绽成百十挂鞭炮的图案。巷子里静静的。噼噼啪啪,心中爆出无数串喜庆的交响。除“爆竹花”“炮仗花”等形象的名字,这花还有一个寓意美好的别称,“吉祥草”。在适宜条件下,它一年四季都可开花。季季花开,四时吉祥,主人常怀希望,游人一瞥也顿生欢喜。

古城内外的街街巷巷,酒店、餐馆、商铺、住宅的门外,多有绚丽的花儿盛开:曼陀罗、扶桑、杜鹃、瓜叶菊、报春花……主人不出门,迎客的心意,自有笑容可掬的花儿传递。

景点的好客,更有花见证。袖珍的玉洱园内,各色各样鲜丽的茶花,摇曳出待客的盛情;巍峨雄壮的苍山,因一树红艳的马缨花,几树素洁的白玉兰,洋溢着无边的诚意。

田野里也随处可见笑意盈盈的花,蚕豆花,油菜花,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农作物在开花。

大众点评网评价高的白族私房菜馆,生意多火爆。进店吃饭,常常客满。等待的工夫,可与花儿对视。店内寻常可见各种兰:叶子修长、花如串串风铃的蕙兰,叶子肥厚、花朵翩翩欲飞的蝴蝶兰,绿叶圈白边、开紫色小花的吊兰……大理少数民族聚居,其中以白族为主。白族人爱花,养花习俗代代流传。每年农历二月十四白族的“朝花节”,各家盆栽的花都摆在门口,搭成一座座小“花山”,群芳竞秀,香气袭人。再忙碌的白族店家,也不乏让顾客欣愉的花。

离开大理那天的早餐和前一日晚饭,我们进的是同一家私房菜馆。二层小楼,几十张条桌,都铺了白族扎染的台布,图案色调各不相同,古朴,温馨,洁净。台布上都罩了透明玻璃。木质长椅座上都铺了棉垫儿,色彩搭配都是大红大绿大黄大白,图案都是牡丹凤凰,喜庆,热情,温暖。

菜馆不仅布置特别,美食也与众不同。我第一次享受鲜香的茉莉花炒鸡蛋,第一次吃到缀满黑芝麻的酥香油条,第一次尝到央视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介绍过的诺邓火腿。这家菜馆,竟是《舌尖上的中国》节目组采访过的店。

菜馆里盆花多且葱茏,主人们敏捷轻盈地穿梭于条桌间。晚上给我们上菜的中年男子,清瘦挺拔,衣着简朴,脸色黑红。他每上一盘菜,我们便问这问那。作为远方来客,走马观花逛两日就要离开,对当地一切仍觉得新鲜,所问不止饭菜之事。男子恭敬耐烦,礼貌的书生气,在他答笑举止间飘飞。那晚离开时,与他互加了微信。正值旅游旺季,他少有时间闲聊,只偶尔到我发朋友圈的云南风光后点赞。年假过了,他的踪影才多起来,时不时能和他闲聊几句。

他竟是菜馆老板,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生人,才村白族后裔,武汉理工大学毕业,曾应聘到法国一家跻身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国外两年,国内几年,远离故土云南。因放心不下年事渐高的父母,他辞去待遇优厚的工作,回父母身边开起私房菜馆。如今,他样貌质朴得像地道的才村村民,潜涌在骨子里的智慧和儒雅真诚的气质,却随时在他行动言谈间流溢。和他交流,可以嗅到绽放着传奇色彩的生命芬芳。

翻看他朋友圈的内容,梵高的向日葵、杏花、麦田和乌鸦,古筝曲、提琴曲、琵琶曲、英文歌曲,皆阳春白雪。

在舍与得间做出选择,放下一些东西,他的生活节奏变了,人生也因此转弯。不做异乡异客,不做家乡外来客,在故乡的花香里,忙时迎远客,闲时陪父母,像大理随处可见的花,随心随性地怒放。

离开大理前夜,我们住在才村。洁净雅静、花木扶疏的客店内,有个来自武汉的青年义工,外表敦实、气质清雅,大学毕业后在熙熙攘攘的大都市打拼倦了,便來到美丽浪漫的大理,希望邂逅人生另一半。赏识他的房东,希望读大学的独生女毕业后嫁给他。几年后,他若做了房东的女婿,或许会毕生与苍山洱海和大理的花为伴,以大理主人的身份迎客吧!

大理几日,我幻化成一只大蝴蝶,醉在花香怡人的美景里。大理苍山索道乘坐口,人潮浩荡,一条臃肿躁动的长龙,笨拙地蠕动。治安员忙碌着,嗓音嘶哑;清洁工忙碌着,身姿疲惫。大理的游人,都是蝴蝶奔赴花海般,从四面八方翩翩而来的吧!

游人奔赴的景点,蝴蝶泉是其一。徐霞客《滇游日记》中记载,蝴蝶泉多彩蝶:“泉上大树,当四月初即发花如蝴蝶,须翅栩然,与生蝶无异;又有真蝶千万,连须勾足,自树巅倒悬而下,及于泉面,缤纷络绎,五色焕然。游人俱从此月,群而观之,过五月乃已。”蝴蝶泉边看彩蝶,是热爱自然的人到此一游的原因之一。

人们奔赴蝴蝶泉的另一原因,应该与动人的传说有关。因雯姑与霞郎殉情化蝶的爱情传说,蝴蝶泉被看作爱情的幸福泉。游人至此,多投硬币到泉中,一试爱情的“运气”,希望硬币能落在渗出自岩缝砂层的泉眼之上,以见证自己对爱情的忠贞。如今,难以计数的硬币,背负着众多游人的祈望,将徐霞客笔下梦幻般青春焕然的蝴蝶泉,腐蚀得邋里邋遢现出沧桑之态。

我们来到蝴蝶泉边。徐霞客笔下缤纷络绎的蝴蝶,没有飞出一只。不知是节气未至,还是另有原因。

我痴痴地站在蝴蝶泉边。恍惚中,数不清的硬币,全化作缤纷的彩蝶,络绎起飞。多少年过去,翩翩起舞的彩蝶——那些会飞的花朵,和大理的鲜花一起,浩瀚盛开,和根深叶茂的主人一起,笑迎远客。

作者单位:河北省高碑店市教师发展中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