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相对论》晓晓散文赏析

作者:晓晓 来源:原创

高与低

所有的低,都在仰视和羡慕高,并坚持不懈地向高攀登。

庞大的攀高团队,争先恐后,你追我赶。相对于低,上一个就是高,有高有低便司空见惯,但无人能够接受和容忍。于是乎,在每一个层级的高与低之间,厮杀和斗争司空见惯,不乏阴谋与智慧,不乏丑恶与昂扬,更不乏血腥的影子。

高处的目光,时不时貌似关爱地俯视,难得的受宠,更拉升了高与低的距离,滋长无数苦苦的祈求和野心。纵然舍出命去,唯求一步登高,至于高的冷笑和不胜寒的告诫,置若罔闻。

殊不知,没有绝对安全的高,轰然倒塌之时,低也可以将其踩在脚下。略略平衡和舒缓过后,继续攀高不止,高的魅力实在不可阻挡。

有一些以低的稳实和高的风险相比较的论调,更多则定性为不具备可比性。各取所需,没有一把共同的标尺。

也有些高,是人人畏惧的。比如时下流行的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之类。却容不得拒绝和逃离,非沾上你不可,甚至拉你提前下马。另当别论。

前与后

不是所有的向前都是胆识,比如鲁莽;

不是所有的向后都是懦弱,比如谋略

不是所有的向前就一定能到达终点,比如方向错误;

不是所有的向后就一定放弃目标,比如暂时的休整;

不是所有的向前都心甘情愿,比如后无退路;

不是所有的向后都垂头丧气,比如礼让三先。

面对为前,背对为后,没有固定不变的前后,全系于心念所指、目光所向、脚尖朝向。

向前需要勇气,向后需要更大的勇气。怕的就是瞻前顾后,犹豫不定,丧失了前进的机会,也断送了后退的意义。至于混淆了前后,不失为荒唐可笑了。

向前大多带有悲壮的意味,几丝血腥弥漫,也伴有牙齿紧咬、眼睛一闭、昂首挺胸等姿势动作。向后则大多避开阳光和目光,悄悄地,偷偷地,不甘心地,无奈地,像露珠不知不觉地消失。只有等到再次向前的一刻,向后才戴上非同小可的光环,可惜,这样的情况为数不多。

以发展计量,不进则退,值得肯定;以胸怀为秤,退一步海阔天空,理当赞颂。同样是前与后、进与退,万不可一概而论。

左与右

同一个根上长出的苗,未必都能成材;

同一根藤上结出的瓜,未必都是好瓜;

同一个起点出发,未必是同一个方向。

不是同一个方向倒也罢了,一旦向左和向右,不再是距离可以丈量和衡量。好比一张脸,不是偏向这边,就是偏向那边,僵成一条直线,各指东西。始终看不到正面,看不到事物的本来面目,全给扭曲。

自以为是的正确,决定了越来越远的坚持,背离原点的多少,早已忽略不计。没有缓和的余地,没有稀释的空间,更没有中和的机会,连握手都无法完成,也看不到对方的背影,只顾自己执拗地前进。

其实,只要稍稍地回头,左便不再是左,右也不再是右,天下也就少了诸多火药味的对立。什么主义和道路之类,莫不如此。

黑与白

自谓为深沉的黑,其实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

更看不到别人,漆黑的目光,看到的只有黑。

不是没有缺点和错误,而是巨无霸的黑色弥天大谎覆盖了一切,扭曲成天下大同的效果。

太清醒的是白,容不得丝毫的瑕疵,连看向世界的目光都是那么纯真无瑕。因为纯洁,力量之薄弱,无以抵挡星星点点的污蔑和欺辱。即使是细若砂粒的无意之举,足以毁灭全部的生命,自此堕落红尘。

黑与白的相遇,远远不属于较量的范畴。狞笑式的戏弄或者征服,一举手,一投足,让白战战兢兢。白只有听天由命的份,眼看着丧失再丧失,以步步后退而保全最后的尊严。

难能可贵的是,白始终不丢气节,仰一张不再洁白如玉的脸,挺立如初。

最夺人心魂处,仍是笑傲的白。

黑,一如既往地深沉,反倒衬出光亮的白。应该是始料未及的吧。

真与假

假最擅长的,是比真还美丽。

甭管是不是障眼法和欺骗性质的面纱,起码抓住了为数不在少处的劣根性,甘愿受此蛊惑,上当受骗。

不是所有的真,都是美丽可爱的,甚至比假还讨厌和惹人痛恨。

无论外界何种反应,真就是真,不愿改变丝毫本质和面目,不迎合,不阿谀,不乔装打扮,不随波逐流。

真想不通的是,以假的伪劣粗糙模仿,也能博得一些好感,引得众多的趋之若鹜。既然有此能耐,又何必借真之名?假在偷笑,笑真的可怜和愚钝。卖的就是你那顶帽子,值钱的也是你那顶帽子,谁叫你自恃身份、不近人情、遥遥有距?要不,我才没那个机会。

真总是少数,毕竟,能够容许真生存的环境不可多得。这是真的可贵之处,也是真的悲哀。假于是趁机而入,随处就能生长和繁茂,汹涌泛滥,让真无可奈何。

偶尔的遭遇,假必败无疑,但只是偶尔。

上与下

上很不容易,也很辛苦,但非常之多的脚步乐此不疲。

不难发现,在上的道路上,不乏因此而撒手而去的中途退场。

相反的是下,轻松许多,自在许多,仿佛卸去了山般的重负。

矛盾的是,下大多是不情愿的,即使不能上,哪怕停止于某个阶段也好。这是非常荒谬的。没有下,就没必要去上;没有上,又哪来的下?而上了,终归得下,如同生了就得死一样,得成为一个循环。是不是生态无关紧要。

谁羡慕了谁、嫉妒了谁、嘲笑了谁,都有可能。全在于想上却只能下,或者是想下却必须上,被逼的结果。

个人的意志是有限的,尤其在类似于上与下的问题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