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 波《童年时期》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童年时期

◆ 兰 波

这位宠儿,黑眼黄发,无亲无家,却比墨西哥和佛朗德的寓言更尊贵;他的辖区,仅傲慢的苍天和草地,在无船浪涛为名的海滩奔逐,以粗鲁的希腊语、斯拉夫语、塞尔特语取名。

森林边缘,——梦之花叮当响着,绽放着,灿烂着,——橙色美唇的少女,交错的双膝浸在草原冒出的清澈大水里,裸露部分被彩虹、植物和海水横越、遮盖与抹上阴影。

贵妇们在邻海的露台漫踱;小孩与女巨人,灰绿苔藓的姣妍黑人,像宝石突立于小树林的活土与雪融后的小花团,——眼神流露朝圣的年轻女主持与高大姊妹,苏丹后妃,暴君般服饰与阔步的公主,异乡女孩与柔顺的可怜者。

好烦喔,“亲昵的肉体”和“亲昵的心灵”的时光。

就是她,小小的死者,在蔷薇丛后。——年轻的亡者妈妈走下台阶。——表兄弟的四轮马车在砂土上求救。小弟弟(他正在印度)站在落日余晖有石竹花的草原上。——他们埋葬老人的地方正是紫罗兰的围篱处。

扶疏的金黄树叶围绕将军住屋。他们都在南方。——顺着红色马路抵达一家无人的客栈。城堡待售;百叶窗松掉。——神父带走教堂钥匙。——公园周围,守卫的门房无人居住。树篱太高,以至只能见到飒飒的顶梢。此外,里头什么也瞧不见。

草原斜上坡至没有公鸡也没有铁砧的小村庄。闸门升一起。喔,荒野的十字架和风草,岛屿和柴堆!

神奇的花朵窃窃私语。斜坡摇晃着。难以相信的优雅动物来回漫步。浮云堆积在海面高处,形成热泪的永恒。

林中,有一只鸟,歌声令你止步,令你脸色泛红。

有一口钟,不再敲响。

有一个沼地和白色动物筑的巢。

有一座大教堂,斜下,一个湖泊,往上。

有一辆小车遗弃在灌木丛里,或者滚下小径,车的饰带还在。

有一群穿着戏服的小演员,可以看到他们越过树林边缘走在路上。

最后,当你饥渴时,有人追逐你。

我是圣人,在祭坛上祈祷,——如同巴勒斯坦海边的草食性温和动物。

我是阴暗安乐椅上的学者。树枝和雨点敲打书房的窗牖。

我是从矮林走到大街的行人;闸门的嘈杂声压过我的脚步声。长久以来,我瞧见夕阳流出忧郁的金色咸汁。

我也许是被遗弃在远海防波堤上的小孩,或者是前头触及天空的小径上的小雇工。

路途坎坷。山岗满布金雀花。无一丝风儿。小鸟和泉水离此甚远!往前,将是世界尽头。

最后,请为我租这处坟墓,用石灰染白,并以水泥线条做浮雕——放进地底下。

我把手肘支在桌上,灯光明亮地照着,我白痴般地重读报纸和无益书籍。—

在我这个地下沙龙上端,有一段长距离,房屋固定着,浓雾汇聚着。污泥是红或黑色。畸形的城市,无尽的夜晚!

离我稍高处,都是下水道。两侧,只有地球是厚度。或许就是苍天的深渊,是火井。在这平面上,这是月亮与慧星,大海与神话相会。

悲痛时刻,我想象着蓝宝石球、金属球。我是静默的主人。为什么在我拱顶角落,通风窗口的外表会变成灰白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