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彪《倾斜的春愁》

作者:王永彪 来源:原创

用手抓取身体里的一丝惆怅

当作睡眠的枕

除了倾斜的月色,窗前一无所有

季节把它该送来的都送来了

春风的哨音嵌入即将洞开的北方

该醒来的突兀河岸

在初暖的星光里舒展眉梢

冷暖自知的人次第更衣

身前身后还牵挂缕缕的荒凉

岁月更迭,黑发白霜渐近

静止不动的愁,脱去禅音

走了,走去远方

天幕尽处是最本初的原点

弧线的人生哪里是圆的衔接

偏执爱着一支柔性的纤弱

似水的音符跳跃如狐媚

着红衣的女子弹拨一条绵长的溪流

说不清偷闲的春光遗留的微寒

啄食时光罅隙里无端的哀愁

觥筹交错间大醉不归

唇齿算计着模糊的暗影

读不懂沧桑的路

云上云端坐拥清风千里

痴傻在喧闹之外的街

有灯盏沉默埃尘

转身看见影子如风

飘忽得格外心惊

不舍这世界的任何一粒美好

突然地,失声恸哭

人生墨迹

再长的思念也会被风吹断

说了一上午旧事

午后的阳光不眠耳语

暗印被翻出门槛

唇彩格外红艳如初

生命在暖宫焕发体征

喋喋不休地倾诉爱情

从城里到城外

需要走一段携带寒风的路

有强烈的欲望

行走才不会冻僵

你张网以待

囚住甘心失却天空的鱼

从一座城池到另一座城池

有山水为证

跋涉在春潮暗涌的天梯

伸手摘掉梦寐的星星

早晨的清冽

适合闻一杯菊香茶安于案头

凡尘指尖风声太紧

驱赶着口舌之争

偷驻在衣襟内的颜色

想念湿了眼睛

浓密的大雪和远去的背影为伴

融化了一地清冷的墨迹

給长情陪伴足够的时间

从华发依稀到手纹干枯

眼角流出的安慰

写意并不悲凉的忧伤

比肩而行,看看香山寺的红叶

还念不念旧时光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