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脚步(外一篇)》段月红散文赏析

作者:段月红 来源:原创

我一路奔跑,脚步匆匆。心跳不止,生命不息。

奔跑,不敢停留,血脉偾张,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口干咽燥,我能否坚持到最后?

我想流泪。在省城学医三年,对所学专业不感兴趣。为那枯燥无味的名词概念,为那耸人听闻的见习经历,为那鲜血直淋、污秽不堪的试验操作,时常萌生改行的念头。现实不相信眼泪。只有顺利毕业才能安排工作,只有工作才能生存。我不甘心。我愿意改变自己:彻夜苦读,力争上游,各门科目按要求达标;强作镇定,屏气凝神,认真完成各项试验操作;不畏严寒酷暑,无论风霜雨雪,锻炼身体,磨砺意志。

奔跑,坚持就是胜利。我相信能战胜这三千米的马拉松长跑。全班三十名女生,通过行程二分之一时,陆续地落了下来。抵达终点的只有三名同学,我惊异于自己的坚韧和顽强。在信念面前,每个人都有无穷无尽不可预知的力量。当我取得“优秀实习生”的荣誉证书,捧着鲜红的毕业证如愿走上工作岗位时,心地一片安然。

工作二十年后,我弃医从文,自学汉语言文学专业。

一路奔跑,进校门,等待半小时入考场。

放慢脚步,怕惊动任何人。距离两百米处的考场前堆满了人,一个个年轻俏丽、英气逼人,他们的青春活力令我自惭形秽。春日的阳光洒落在每一个角落,鸟鸣声不绝于耳,花草的清香沁人心脾。站在大树底下,抬头望天望云,低头看花看草,心地豁然开朗,大自然赋予每一个生命平等的自由、爱和温暖。我还有什么忧愁?

一位大哥骑着电动摩托车呼啸而来,下车,我发觉他的脚走路高低不平,立刻把目光收回。我不愿碰到青年人,我忧愁。青年人狐疑和惊诧的目光射中我阿姨:“您来参加自考吗?”我想他也同样遭遇:“大叔,您来参加自考吗?”大哥一脸阳光,径直走向考场。此时,考生纷纷涌向考场鱼贯而入,我尾随而上。我与大哥竟是同一考场,考相同的科目《法律基础》。言谈中得知:大哥高中毕业后自强自立,做推销员,工作之余自学法学,现在司法所工作。而我,身体健康,工作稳定,家庭幸福,自学本科汉语言文学专业,提高文学素养,充实精神家园。有什么自惭形秽?是的,大哥说得对,我们起步较晚,但是一路奔跑,坚持不懈,定能抵达理想的终点。学习无止境,所有的终点都是起点。青春,并不是年轻人的专利,而是人生之路上一种奔跑的姿态。啊,我还有什么忧愁?

考试结束后,我和大哥挥手分别。望着大哥骑车随风而去渐行渐远,心存感慨:大哥,您不是脚有疾,而是路不平。愿知识的力量助您一路顺风!

公共汽车沿着笔直的大道奔驰而来,我迎上前去,奔跑的脚步回荡着青春的旋律!

轻轻地,我从桥上走过。无论走多远,桥,静静地守候……

故乡的小桥依旧,它是常见的石拱桥,桥墩由石块垒成,桥面铺青石板。桥两边是一望无垠的庄稼菜地,桥下溪流潺潺,溪旁有桃李果木、杂树生花,桥洞时常躲藏着逃学的儿童,偷桃摘李、摸鱼捉虾。我六岁启蒙上学,出村半里地过石拱桥,立在桥头,身后传来倚门而望的母亲高声喊:“红儿,好好读书——”我拖长声音回答:“哦——”朝母亲挥挥手,依稀看到母亲点头微笑,掉头一溜小跑,转过弯上一小土坡,进了校门。教室里老师殷切的目光催我刻苦学习,努力向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桥头连着母亲的疼爱,桥尾系着老师的关怀。

若干年后,我走过故乡的石拱桥,进入省城读书。学校坐落在武汉长江大桥脚下。我和同学相约爬上大桥,看波涛万里,江帆点点,远处天水相接,白蒙蒙一片。我们畅谈理想,憧憬未来。正是恰同学少年,意气风发,壮志凌云,豪情万丈。仿佛,梦想与现实只有一步之遥。沿着长江大桥笔直走,只是没有走到尽头。

曾经,游览名胜古迹,走过贵州侗乡风雨桥。它横跨溪河,傲立苍穹,久经风雨,坚不可摧。此桥又称“花桥”,以其能避风雨并饰彩绘而得名,是一种集桥、廊、亭三者为一体的桥梁建筑,是侗族桥梁建筑艺术的结晶。行走在风雨桥上,聆听优美动人的历史传说,感悟爱情的伟大、正义的坚守、真理的永恒。人生的风风雨雨,因由这桥而让心灵得到一丝慰藉。跨过风雨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尺。

昨夜,我恍惚看到一座彩虹般闪光的桥,它横空出世,凌驾于茫茫大海之中。海水汹涌澎湃,桥在水中沉浮,分明看到外公的身影,他独立桥下,奋力托举。霎时,海风呼啸,海浪冲天,桥倏忽不见,外公消逝了。外公归来——我大声哭喊,竟是一场梦!外公去世十年了。外公一生在政府任职,他为人耿直,为官清廉,退休后赋闲桑梓,热心公益事业。造桥修路,他率先作为,不顾年老体弱,在一次修桥时中暑,永远地离开了人间。苍天可鉴,外公造福后人之心。桥凝聚着外公的人间大爱,家乡的人们永远铭记。

轻轻地,我从桥上走过。朝着爱和梦想,走向美好的未来。

轻轻地,我从桥上走过。无论走多远,桥,静静地守候……在我的记忆珍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