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宗《拦截》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晚上,“酒鬼”成四在村主任成三那里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时,他连澡也没洗,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睡到半夜,他突然被尿憋得难受,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

屋里没有卫生间,屋外有一间茅厕,是成四和隔壁狗六两家人共用的。每次解手都要经过狗六家门,很不方便。成四掏出家伙撒尿时,忽然听见黑灯瞎火的狗六家里居然有人在说话。他忙竖着耳朵听。“老头子,你怎么还不睡,明天上午你还要坐长途班车去广州呢!”这是狗六老婆的粗嗓门。“我睡不着呀,心里实在太激动了。老太婆,这次我去广州的事不要告诉村里人,半只字也不能透露,千万千万记住。”这是狗六的鸭公嗓。“我知道,睡吧。”

成四一听吃了一惊,这一惊,不光让他的尿一不留神溅在裤脚上,还让他的醉意全无,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这狗六在广州既无亲又无戚,无缘无故去干什么?广州,那可是省城,大都市,是省委省政府所在地。不好!这家伙会不会跑到省里去告黑状或上访什么的?

得赶紧把这种个情况告诉三哥成三!成三是一村之长,又是自家的亲兄弟,一向对自己不薄。成四连拉链也忘了拉了,回到屋里,立即拨了成三的手机号码,可回答他的是娇滴滴的女声:你拨的用户已关机。他一看时间,快下夜十二点半了。他叹了口气,算了,明天早点再告诉成三也不迟。

等到他一觉醒来,太阳已晒在床上。成四拿起手机一看,吓了一跳,快八点半了。

他连跑带跳气喘吁吁一口气跑到成三家。成三正在就着馒头喝粥。成三听罢,差点把吃进肚子里的那口粥喷了出来:“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成四委屈地说:“昨晚打你的手机,可一直关机呀。”

“这狗六去省里准没有什么好事,十有八九是到省里上访征地的事。糟了,弄不好,这回恐怕要出大事了!”成三脸色很不好看,显得六神无主,“这可该怎么办才好?”

这件事非同小可,得抓紧时间告诉当乡长的二哥成二。要不,让他怪罪下来,可吃不了兜着走,准没好果子吃!

成三拉着成四急匆匆赶到乡政府找到成二,让当乡长的成二拿主意。

成二把成三骂得狗血淋头:“谁让你这么懈怠的,平时我没少让你对狗六这样的货色盯紧点,你就是不听,看看现在这小子又擅自跑到省里去了,这回,可要给乡里闯大祸了!”

成三不由不寒而栗。这个狗六确实是闹事的主。凭着吃了一肚子墨水,这些年来老是跟县、乡、村干部过不去。几年前,修国道,上头征了村里的地,狗六家也被征好几百平方米农田,县乡村層层抽取征地款,发到农户手中时,每平方米一下子从300元缩水成100元。本来,这事做得天衣无缝,可狗六不知从哪里将征地款来龙去脉打探得一清二楚。他先是到村里闹,成三不理不睬,后又告到乡里,让乡长成二堵了回去,见乡里置之不理,狗六又是写信又是上访到县里,此事让当副县长的成一压了下来。此事狗六告了好几年,却一直悬在那里,没有下文,不了了之。

这回,狗六百分之千是到省里上访!成二心里比成三更紧张和害怕:上天保佑!千万别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上出什么乱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县里刚刚下了信访维稳工作责任考评办法,明文规定,实行“一票否决”:凡越级上访达到多少多少,当地主要领导轻则受警告,重则当年不得评优评先,不得调动、提拔,甚至丢乌纱帽。

这件事十万火急,得第一时间告诉当县太爷的大哥成一!

一接到成二的电话,县太爷成一在电话中显得气急败坏:“真是蠢货,为什么现在才向老子报告!你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在车站或半路上将狗六拦截下来。拦截不下,拿你们是问。如果出了事,丢了县里的脸,你们的乡长、村主任就别当了!”

出了一身冷汗的成二赶紧带着成三、成四和乡里的两名干部,心急火燎地坐着乡里新买的奔驰赶到县汽车站。

可惜,他们来迟了一步,狗六坐的那辆直抵广州的“新锦湖”大巴已经走了十来分钟。

“追!”成二当机立断。

长途班车到底没有奔驰的轮子跑得快,等成二一行在广州天河汽车客运站出口处等候时,狗六坐的班车才进站。

当狗六扛着行李走下车时,只见成二他们五个人满脸笑容迎了上来。

狗六大吃一惊:“你们这是干什么?”

成二递上一支大中华:“狗六大哥,你让我们追得好苦!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不能在县里乡里解决,干吗跑到省里上访,碍眼碍鼻?听我的,咱们回去好好商量商量好吗?”

狗六哭笑不得了:“你们真是的!嗨,怎么跟你们说呢?”

狗六跺着脚,“实话跟你们说吧,这次我是到省福利彩票中心领奖的,我买的双色球,中了一等奖呢!”

成二、成三、成四一行人面面相觑,嘴巴张得大大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