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方杰《香山观雨(组诗)》

作者:孙方杰 来源:原创

雨只在这山中

落下来,那么宽的苍穹

那么广的大地

就做了这准确的选择

观雨,不语

隐在玻璃窗后面

看着美的发生

却躲避美的包裹

是否,我的体内

有一些对于美的欲求

不愿意出来

不愿意闯入群山

隐身那湖

观雨,不语

我似乎成了那雨

在香山

在此刻

卧云铺村

石头筑的房子布满山坡

石头铺的路,伸向

山坡的顶端;一朵云

在石阶的上面

驻足。一棵树在云的身边

——摇曳

一个姑娘,在咖啡厅门口

伫立;有一些鸟

在屋檐下,养儿育女

一个老妇人,坐在一块石头上

摘菜,祖祖辈辈

几百年了。身边

一盘石碾,慢慢地转动着

她向一只小鹅扔了

一块白菜叶

黄嫩嫩的小鹅,衔起一朵闲云

歪歪悠悠地走了

风在石头的院墙上嬉戏

我从这里走过

是的,此刻我很平静

没有欢呼,也没有惊愕

微澜

我看见的湖水泛着微澜

那是母亲透着紫光的脸庞

那是一道道的皱纹,风霜抚摸的赞歌

一次大的过程,是波光粼粼

是微澜的隆起又落下

命运里有多少暗流藏在眉宇间

有多少变幻莫测的天气在叹息里来临

是因月亮的升起而宽恕了一切

还是大好的心情在时间的流逝中冻结

是晚霞在湖面上散步

还是在拂晓的薄雾里闷闷不乐

我无法探知这水的秘密

我也无法探知母亲一生的困苦和劳作

生活就像这湖水的底部

幽深而又寒凉

知了

大声地喊叫了一个中午

似乎是在告诉我

活得短暂,但是嘹亮

在地下那么久

在寂寞里潜行了那么久

用树根的汁和孤单

期待着这个中午

你六月里爬出泥土

用心算计黎明的到来

九月,天气就要转凉的时候

你已完成了全部的祈祷

你每天不厌其烦地尖叫

似乎是在告诉我

你来到这个世界,只迷恋着夏天

一生只爱温暖

袭击

每年夏天,我都会遭到蚊子的叮咬

据说是因为我的血型

正适合它们的口味。一只蚊子

在黑夜里,在我似醒似睡之时

像一架架群盗纵横的战机

喊着战斗的号子,一次次俯冲下来

在我的耳边,发出嗡嗡的喊杀声

我先是开始了烦躁,使自己的心神

一下子慌乱起来,手重重地拍下

打得自己生痛,而它卻从容不迫地飞走

让我犹觉千古怨愤

堆成心中块垒,一时苦不堪言

一只蚊子,偷偷地飞来

每次都会发出嗡嗡地警告

在黑夜里,它做得似乎有些正大光明

这样看来,一只蚊子

为了生存,它袭击了我

并没有耍什么阴谋和诡计

反而像一个谦谦君子

敬意

你给我倒上一杯酒

我看到上面有蜜蜂在花萼上找蜜

有雨水和露水掠过

有汗水滚动着,似乎是在报喜

我的体内,血液在叫嚷

这杯酒,我不能喝。此刻,天空伸下了

蓝色的舌头

你给我倒上了一杯酒

我听到里面有庄稼拔节的声音

有粮食进入工厂的声音

还有发酵时,籽粒在轻柔地叹息

我的体内,血液在轰响

这杯酒,我不能喝。此刻,大地的嘴唇上

需要曲香的浸润

你给我倒上了一杯酒

这杯中之物,是我的需求

它是欢愉中的欢愉,孤独中的孤独

此刻,在收割小麦的田野中

我喝下了一杯醇厚的景芝老白干

之后,风就伴着月亮刮起来了

一杯酒

在天地间,在我的心里

来了又去

去了又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