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海静《在人间》

作者:牟海静 来源:原创

在这茂盛的人间

我拒绝色眯眯的微笑

黏糊糊的问候

路遇我挪不动的脚步

擦肩而过又频频回首的三七分头

我拒绝虚拟的咖啡

暧昧的表情符号

来历不明的链接

甚至假意或真心的红包

在这荒芜的人间

无垠的空旷里

我蜷缩在一个人人看得见又看不见的角落里

从一头老牛的身体里挤出过去的时间

思绪飞出千里万里

农耕牧场山峦树林溪水

乳白的绸缎一样的理想无处安放

晨光挪进窗户

鸟鸣渐渐清晰

我看见没有一丝云的天空越来越蓝

我听见邻家的防盗门震响狭长的楼道

有人去晨跑了,有人去买早餐

这人间,秩序井然

这人间,各种聒噪横飞竖躺

比惊蛰后的虫子们兴致更高

我失语愈甚

逐渐沉默成一头牛,一棵草,一湾月光

山麓的槐树林里,有一匹白马的草原

它每天跑啊,跑啊,扬起四蹄向天嘶鸣

无论怎样,都跑不出宿命的同心圆

上弦月又一次从山那边升起

清风抚摸白马的喘息,它渐渐安静下来

躁动了一天的肢体和意识,逐渐止息,放空

它的身体似乎被嵌入了某种酥软的成分

倏地,它的肋下一阵快意的疼痛

它长出了翅膀

它飞起来了!朝着星星的方向

带着你五彩斑斓的企愿,飞奔吧

翻山越岭,过江跨河,天空多么辽阔

当熹微的晨光穿过槐林,落到灌木丛

发出惊心的脆响。我看到一匹白马

静默着,像在怀想,又像是认命

即使离开了这方寸之地,又怎能跑出时间的定律

越来越浓的朝霞

细数着它低垂的睫毛

身边,是那根比铁还硬的面无表情的拴马桩

麦田

看似遙远的麦田,冷不丁地闯入我的视线

就那样靠近了,好像盘算了无数次的重逢

倏然,轻易地就实现了。叫人猝不及防

是与非都被暖风搅动得暧昧清甜

逼仄的空间里,流淌着辽阔的回忆

青春的乐曲落满星辰,仍是五彩斑斓

我想痛快地唱一唱

一只哑了嗓子的喜鹊压抑多年

我想再说一次,那粉红色的甜蜜与夏夜的麦穰垛

距离这眼前的麦田有多远

你坐在我旁边,又远成麦田尽头的雾

麦浪无论怎样翻滚,终将要回到柴米油盐

要回家了!一个钟头,是几根烟头的长度

用来丈量情分,一测量就是半生辛酸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