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洛《蒙面之城(组诗)》

作者:李小洛 来源:原创

真相

也许这还不是时候

也许应该像往常一样

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把看到的和想到的,都沉默于心

有一天,总会有一个目击证人

说出现在这一切

说出你汤勺上的苦

说出壁橱里藏匿的毒品和烟瘾

会有一个唱着哀歌和歌谣的人

来旋转时间的分针和秒针

会有人给你真相

说出潜伏在镜子背后的那双手

说出你要寻找的三支箭

爱、南方、火药和指南针

漫不经心

也许,还有另外的一些

打马扬鞭的信使,还在路上

穿着厚厚的衣服,戴着

厚厚的棉手套

也许,还有另外的一些

打马扬鞭的信使,还在路上

炉子上舔着蓝色的火苗,煮着

一场提早到来的雪

有人在大雪纷飞的门口,松树的后面

不怕冷的少年、杨树、香樟

正在恋爱的她们

在严冬中亲吻、拥抱、取暖

像一株蓖麻那样漫不经心

像一枚失效的指南针那样

不把你南方的邮编、地址

行踪和消息随便告诉别人

在楼梯上旋转而下

木质的楼梯从三楼旋转而下

麻布的裙子,盛开的木槿花

像吊灯,从三楼旋转而下

时光,越过木质的扶手和栏杆

旋转而下

旋转而下的路灯

旋转而下的镜子

旋转而下的

木马,旋转着退去

陌生的早晨

现在,我已接受一条河

一块石头,一棵树木的

馈赠和邀请

并化身为其中的一部分

夏日的山谷就在眼前

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向着

自然主义进发

任何桎梏、风暴都不能

一只松鼠

正在横穿马路

遥远的现实主义的草丛

生长在夏至未至

没有合同、真相

前提、履历表

只有花开鸟啼,泉声淙淙

这是一个清凉的夏日的早晨

一切都是陌生的

我们在河流与山川之间

陌生地沉溺与跌倒

这频频的跌宕与疼痛

与日常经验,多么不同

城市的喧嚣越来越远

天色,晨光,越来越近

隐秘的山道

通往密林的深处

一丛陌生的

蔷薇,恣意烂漫

开在随你去往南山的途中

蒙面之城

除了你

还有谁会在意我

在意一只蝴蝶的死去或活着

请告诉我,我该如何

才能找到北方那曾燃起篝火

又放逐光明的城

一座空旷但却繁花无边的城

那些走在路上的人们

走着走着就剩下了背影

爱着爱着就消失在了途中

可是我并不介意这些

每当起风

或细雨霏霏的阴雨天

我依旧要想起一些什么

想起三月,草长莺飞的早晨和午后

狂野的野山坡

那个叫十渡的渡口

想想北京

一座曾被春天的香气点亮

又被冬天的衰草、大雪

覆盖湮没的城

我依旧要赞美一些什么

第一片被秋风吹落的黄叶

暮色中的300路公交车

库尔什教堂上空悬浮的青苹果

和穿行在长安街上节中而至的

青春、落叶与倒影

现在我是在北方以北

一条大河边,想起你

想起北京,窗外

白杨树少年时的一片叶子

深邃的夜空

星星闪烁的眼睛

想起在秋风与月光的照耀下

我也许很快

完成我一生荒凉的使命

想起一个人的爱

那胜过人世一切的天真和恩宠

寻人启事

不要向山下扔石头

也许有一天

那找我的人前来

还会沿着这条路

重走一遍

他一路在悬崖边

张贴着寻人启事

寻找我在这个世上

遗落的诗稿和经卷

有时候,我听见那

喊我回来的声音

叫停喧嚣,叫停风雨

有时候,上山的路途

你和行人的心一样

充满未知的忧愁和恐惧

必须紧紧抓住一种向上的力量

那么近。那么远

有时候我们就隔着一层纱

一栋楼,一个过道

几棵稀疏的植物

不写诗,在夜晚

你只是独自枯坐

你用手指

在桌面上写:

爱是永活的

而我,多么想告诉你

没有什么可以永活

太白山顶

也其實并没有盛开的雪莲

你来找我

美而危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