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划手》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划 手

◆ 泰戈尔

你是否听见远方的死亡的喧嚣?

你是否听见从火海和毒云中传来的呼叫?

——是船长要舵手把船儿转向一个未知的海岸,

因为在港口停滞的时间已经过去,

在这港口,同样的老货物循环不息地买进卖出,

在这港口,僵死之物漂浮在枯竭和虚无的真实之中。

他们从突然的恐惧中惊醒,问道:

“伙伴们,钟已敲过几点?

黎明何时才会降临?”

乌云滚滚,遮暗了星空——

有谁能够看见白昼在招手示意?

他们持桨跑了出来,床铺空了,母亲在祈祷,妻子站在门边默默观望;

一阵别离的恸哭冲上云天。

黑暗中又传来船长的呼叫:

“水手们,启航啦,停在港口的时间已经完啦!”

世界上所有的黑色邪恶都已经泛滥成灾,

然而,划手们啊,各就各位吧,把悲哀的祝福埋在心灵深处!

兄弟啊,你们责怪谁呢?低下头吧!

这是你们罪孽,也是我们的罪孽。

上帝心中多年增长的热量——

弱者的懦怯、强者的骄横、富贵者的贪婪、受害者的怨恨、种族的骄傲、对人的侮辱——

已经冲破上帝的平静,在暴风雨中怒吼。

让暴风雨撕碎自己的心,像撕开一个成熟的豆荚,并且化作四散的雷霆。

闭上你们的嘴巴,别再诽谤他人,吹嘘自己。

在额头上印下默默祈祷的宁静,驶向那无名的彼岸。

我们每天遇见罪孽,遇见死亡;

它们像云块掠过我们的世界,以倏忽即逝的闪电的狂笑来对我们嘲弄。

突然间,它们停止狂笑,变得令人惊恐。

人们必须站在它们的面前,说:

“我们不怕你,嗨,魔鬼!因为我们全凭征服你,活过了一天又一天。

我们即使死亡,也抱着坚定的信念:和平是真实的,善是真实的,永恒的上帝也是真实的!”

如果永生并不居于死亡的心里,

如果愉快的智慧没有从悲哀之鞘绽放出鲜花,

如果罪孽并没有死于自我暴露,

如果骄傲没有压倒在虚荣的重负之下,

那么,驱使这些划手跑出家园的希望又是从何而来?如同繁星在曙光中匆匆奔向死亡?

难道殉难者的鲜血和母亲的泪水将完全地丧失在大地的尘埃之中?他们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无法赢得天堂?

难道凡人突破肉体束缚的时刻,不正是无束的上帝显现自己的时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