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立《小女人的心》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她是个小女人。

为什么说是小女人呢?

很简单,她才21岁,却有了一周岁的女儿。她办过婚宴,有老公。但她没领结婚证。先前,是年龄小不能领,现在,她又不想领了。

从她发的微信里,我见过她老公的照片,矮矮的,胖胖的,和苗条貌美的她站在一起,很不般配。这让我想到了一个电影的名字,是的,美女与野兽。

午后的办公室,暖暖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窗洒进来。办公桌前,坐着她,也坐着我,懒懒的,多想这一刻有杯升起缕缕轻烟的咖啡,好开始我们之间的聊天。

我说,你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呢?那时也就19岁吧,有这么着急吗?

她没吭声,半天,她悠悠然叹一口气,像是我眼前升起淡淡的忧愁。她竟似有了与她年龄不符的惆怅,她说,我想,没有人能真正理解我的。

我说,包括你老公?

她竟是一阵笑,笑得微有些苦,像一杯没加过糖的咖啡。她说,不是真心才在一起的,你不会懂得。

我眼睛睁得大大的,心头无比诧异,若没真爱,为什么这么早结婚呢?

我的话还没说出口,领导从我们面前走过,叫了她的名字,递上一份名单,说,一个小时后有个会,你打印出这些人的席卡,放到201会议室摆好。

她点头,好。

有一段日子,她的脸上,莫明其妙地多了些笑意。常常一个人端坐在办公桌前,莫明其妙地笑。甚至有一次,她犯了一个错,在被领导责骂的时候,她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笑。

这,完全是恋爱中的女人啊。

我说,你爱上你老公了?

她看我一眼,似乎在掩饰什么,说,没有啊。

我没再说什么。

那一天,在单位的楼下,她走得晚,我比她还晚一点。我到楼下的时候,看见她走近了一辆黑色的车,一个男人,很绅士地下车为她打开了门。不知是为了表示感谢,还是别的什么。她很亲昵地抱了他一下,他也很自然地抱了她。两个人,抱了足足有五六秒。

那个男人年轻,瘦瘦的,高高的,看背影,还有些帅,但不是她老公。

她没领证,还不算真正的结婚。但办了婚宴,有了孩子,也是事实的婚姻了。当然,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她的自由。

后来的日子,像流水一样流来流去,她一如往常地脸上多了些笑意。我装作一无所知,很自然地和她说话,聊天,扯东扯西。

有时,我和她聊天的时候,会不自觉地看她的脸,看得很出神。

她会发觉,她问我,你看什么呢?

我一脸恍然地笑,说,哦,我,我可能没休息好吧,走神了。

其实,我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到她背后的故事。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不知道她的这事,会以怎样的一个结果告终呢?

该来的似乎总会来。

有一天,还没到下班时间,我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准备走人。楼下突然爆发出一场争吵声,声音越来越大。

我和她差不多是一起下楼的。

一个男人,是我看到的接她的男人;还有一个,是她的老公。两个人争吵着就扭打在了一起。她的老公,分明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被压在了身下。那个男人的拳头,落在了她的老公的头上、身上。这是个看起来有些悲哀的事。

她忽然就冲了上去。

她毫不犹豫地甩起手中的挎包,用力朝那个男人的头上砸去。灯光下,她的脸涨得通红,用尽了全力。

我看呆了,她,她应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啊。

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一个星期后,她神采飞扬地回来了。一周前的事,仿佛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忍了一个上午,不去问她那天的事。下午,办公室没旁人,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你那天……

她似已猜出我想说什么。

她说,姐,知道吗?我当时脑子里只想到了一点,我要帮我孩子她爸!

她笑笑,又伸出手指给我看,她无名指上闪亮的戒指。她悄声说,姐,我都想通了,所以,我领了证。以后,我要好好的。

这话,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对她自己说。

眼前,没有咖啡,却似有一杯加了糖升起缕缕轻烟的咖啡摆在那里。甜甜的,暖暖的。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