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论工作》原文

作者: 来源:

论 工 作

◆ 纪伯伦

一个农夫说,请给我们谈工作。

他回答说:

你作工为的是要与大地,和大地的精神一同前进。

因为惰逸使你成为一个时代的生客,一个生命大队中的落伍者,这大队是庄严的,高傲而服从的,向着无穷前进。

在你作工的时候,你是一管笛,从你心中吹出时光的微语,变成音乐。

你们谁肯做一根芦管,在万物合唱的时候,你独痴呆无声呢?

你们常听人说,工作是祸殃,劳力是不幸。

我却对你们说,你们工作的时候,你们完成了大地的深远的梦之一部,他指示你那梦是何时开头,

而在你劳力不息的时候,你确在爱了生命,

从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通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倘然在你的辛苦里,将有身之苦恼和养身之诅咒,写上你的眉间,则我将回答你,只有你眉间的汗,能洗去这些字句。

你们也听见人说,生命是黑暗的,在你疲瘁之中,你附和了那疲瘁的人所说的话。

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励,

一切的激动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识,

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

一切的工作都是虚空的,除非是有了爱;

当你仁爱地工作的时候,你便与自己与人类,与上帝联系为一。

怎样才是仁爱地工作呢?

从你的心中抽丝,织成布帛,仿佛你的爱者要来穿此衣裳。

热情地盖造房屋,仿佛你的爱者要住在其中。

温存地播种,喜欢地刈获,仿佛你的爱者要来吃这产物。

这就是用你自己灵魂的气息,来充满你所制造的一切。

要知道一切受福的古人,是在你上头看视着。

我常听见你们仿佛在梦中说,“那在蜡石上表现出他自己灵魂的形象的人,比耕地的人高贵多了。

那捉住虹霓,传神地画在布帛上的人,比织履的人强多了。”

我却要说,不在梦中,而在正午极清醒的时候,风对大橡树说话的声音,并不比对纤小的草叶所说的更甜柔;

只有那用他的爱心,把风声变成甜柔的歌曲的人,才是伟大的。

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

倘若你不是喜乐地而是厌恶地工作,那还不如撇下工作,坐在大殿的门边,去乞求那些喜乐地作工的人的周济。

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

你若是怨望地压榨着葡萄酒,你的怨望,在酒里滴下了毒滴。

倘若你象天使一般地唱,却不爱唱,你把人们能听白日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