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北《美人树(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黄昏将会最终分开我们吧

一个人陷落光芒

有点茫然,惊慌

像被逼入墙角簌簌发抖的美

隔着一阵细雨,几重黯淡的山峦

赞美和惊叹都是你的

你从未在我的字与词之间

走出来

你有太多秘密

我有着无妄的承诺

那些都不该烧为灰烬

如今窥见你的美

在一堵长满藤蔓的石墙前

你就是我等待着的美人

让我给你海

给你酒精和骨头

我也不在乎一场雨

把一个傍晚渲染得如此寂寞

秋天的露台

我亲自安排的盛大的节日

特邀来宾:青橙黄绿紫

以及久已存在的石龟

她们几乎不可觉察地

对视了一眼

仿佛,老去的不是我,是

那一眼的虚度

一切都在赶来的路上

雨下在铁皮屋

雷声在赶来的路上

紧握着的那遥远的风景

回响在赶来的路上

一切都模糊不清

记得你曾朝着远山挥动着手

一种急切让爱来不及喊出口

但你的眼睛在赶来的路上

世界再大,与我无关

曾经,我冲出去远离了这一切

世界仍旧是你,小小的

梦的酒窝

爱你像生一场大病,像草原宁静的

中心,黄昏正点点滴滴

装扮赶来的婚礼。哦她们从未想过

等待是守候百倍的幸福

今生我要住在国有农场,那沿途见识的事情

那些瘦成皮包骨头的事情,我和你享受这宁静的快乐

你愿意在我心头煎煮草药也罢

等你看清我——头发花白,哦,一切都在赶来的路上

十二月散句

每当我深夜失眠,都祈求有一束光,狠狠打在我的额头。

我深知无辜是背转过身的空寂,但仍然有桂花、陶罐、诗集和河流。

我等待日出,像等待一个忧心忡忡的情人,从唐诗寄来一段瑰丽的旅程。

我遇见的陌生人都在我的前世成为亲人,今生只有马匹、白云,你除外。

我的樊笼收养着一群笑声,我想放出来,撕咬十二月。

安娜

我必须学着像你

在茶水里兑一些红酒

譬如,一个与另一个

一些和另一些

有时我想一件心事

无意掺杂了夜色、琥珀和珍珠粉

在夜晚我难以修剪

不羁和放纵。在教场小学附近

我坐等奇迹,有时聊到清淡

或浓烈,像一瓶高脚红酒

——安娜,再来一杯

当深夜宁静

一段话语向另一段话语倾斜

像这个春季靠向越来越近的夏

由此推理——

上夜班令人憧憬明天

正如此刻,诗人在制造科幻情节

她把我的手束缚起来

她堵住我的耳朵

她掐住我的脖子

她写下今年头一个攻击词

她捕获了我的眼神

她在我的身体内奔跑

她在欣喜的泪水中

淹没置顶

她走出了歇脚店

回身的刹那

像一匹青春的雌马

那个人

体内的水积溺多处

歇脚店的雾气散落身体各处

在夜里你被油漆了绿色的眼睛

一杯寡淡的红茶还有一些东西

月亮从你的眼里渐渐升起

摇椅兀自摇晃

月季折断玫瑰般的芳香

“我喜欢坐在空气中”

月上中天

那個人消失了

兄弟

兄弟,不是所有的夜晚

都可以一起喝酒

每次举起酒杯

总有一片树叶落下

你低喊一声

——喝

不要这样,兄弟

过了这一轮酒

山里的树叶就要掉尽

而树,会疼痛的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