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琪《人在旅途》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人在旅途

人在旅途

文/北琪

万水千山走过,百感交集在心,总有一些瞬间,让人一念再念。

一、海之韵

在我心里,海南是美丽和神奇的象征。美丽暂且不说,就说神奇吧。三国时期,孙权南征海南岛,以失败告终。二百多年后,广东阳江一个姓冼的黎族女子——冼夫人,却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永久地安顿了海南。那里,曾接待过几位被流放的名人,其中就有名震古今的北宋大文豪苏东坡。更神奇的是,江苏的一个童养媳,为逃离婆家的凌辱也来到了海南,三十年后坐船北归,成了历史上著名的棉纺织改革家,她就是黄道婆。还有三个人值得一提,就是对中国的一代政治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宋氏三姐妹,她们的父亲是海南文昌人。这片土地,究竟有多神奇,才能承载这么多的传奇人生?难怪苏东坡在被流放期间写出了“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当我双脚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便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它的魅力。

海南最好玩的地方当属蜈支洲岛,它坐落在三亚市北部的海棠湾内,海水蓝得诱人,最主要的是有潜水基地。接受了半小时的培训,我们牢记了潜水的要领和注意事项,便乘上快艇直奔潜水基地。大约二十分钟到了基地,我们按顺序排好队等待着。说实话,还是有些紧张,但兴奋总是占了上风。

开始潜水了,总是不得要领。经过几次实践,终于潜入海里。大约潜了一米多,眼前一亮,每隔二十公分左右就有一条小鱼在游动,那些小鱼差不多一般大小,只是叫不上来颜色,更叫不上来名字。见到我们,鱼儿并不惊慌,一会儿亲亲我的脸,一会亲亲我的脚。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了什么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教练试着带我往深处潜,无奈耳朵不舒服,只好给个手势浮上水面。这样反复了三次,放弃深潜了。儿子潜了三米多,上岸后神采飞扬,向我描述珊瑚的样子,还有他见到的各种各样的海底动物。

鹿回头风景区是海南岛最南端的山头。登上鹿回头山顶,三亚市全景尽收眼底,美得令人陶醉。关于“鹿回头”,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很久以前,一个黎族青年阿黑上山打猎时,看见了一只美丽的花鹿,一直追了九天九夜,追到三亚湾南边的珊瑚崖上,花鹿面对烟波浩翰的南海,前无去路。此时,阿黑正欲搭箭射猎,花鹿突然回头含情凝望,变成一位美丽的少女向他走来,后来,他们结为夫妻。一次回眸,美丽了一座城市,从此,这座岭就叫“鹿回头岭”,三亚市也因此被人们称为“鹿城”。

天之涯,海之角,椰风习习,捎来海的消息;海韵悠长,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演绎成地老天荒......

二、初识云南

不说苍山洱海、玉龙雪山,不说云南的玉,只说两位导游。

阿明是彝族人,个子不高,黑黑的,很健谈。从石林到大理古城,从大理古城到苍山洱海,一路上,他一直在说,介绍云南的风景、旅游业的发展和缅甸的翡翠,介绍他家乡的情况,介绍他自己的经历。阿明说得太多,我无法一一记住,但是,他讲到自己经历的一件事,我听了,一辈子也忘不了。他童年时期,一天,爷爷去帮助一个同乡挪祖坟,他跟着去凑热闹,当看到两堆白骨时,他发现一堆颜色很白,另一堆骨头上有很多黑点。于是,他自作聪明地喊道“白色的肯定是女人的骨头,黑色的肯定是男人的骨头,因为女人长得白!”话音刚落,爷爷的两计耳光已经落到他稚嫩的脸上。他很委屈,哭着跑回家。晚上,爷爷回来,把他叫到跟前,摸着他的脑袋给他讲:知道爷爷为什么打你吗?那堆带黑点的骨头是女人的,因为女人在怀胎十月的过程中,会被胎儿吸收骨髓,她的骨头才会变黑,她的体质也会大不如从前,这也正是母亲的伟大之处。说到此,阿明有些哽咽,他说,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顶撞过自己的母亲。

到了丽江,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纳西族的导游,叫尼玛。跟阿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膀大腰圆,留着长长的头发,有点邋遢,普通话说得一点也不流利,而且,语气很不友好。看到他的第一眼,我的脑海里立刻蹦出两个字:野蛮!接下来的行程,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大巴车直奔拉市海湿地,一车人的表情都一样,再也没有了前几天的轻松。到了拉市海,眼前的美景多少缓和了一下紧张的气氛。尼玛说要骑马走茶马古道,这帮人一下子来了兴致,主动跟他交流起来。不一会,都选了自己中意的马匹,浩浩荡荡出发了。山路比较崎岖,骑马技术有限,不是太舒服,但不影响激动的心情。大约骑了十公里山路,到达终点。晚餐时,尽管米饭很硬,大家也都多吃了不少。尼玛忙前忙后,恐怕大家吃不饱,始终没有坐下来好好吃饭。大家跟他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最后一站——玉龙雪山,是我最期待的,也是最担心的,怕有高原反应。登山之前,尼玛给大家买了两袋当地的苹果,果皮很粗糙,样子很丑陋,味道还不错。说是登山之前吃一点苹果,身体会感觉舒服一点,又让我们提前吸了氧,便向雪山进发了。到了海拔4506米处,明显感觉空气稀薄,不停地吸氧。只欣赏了几分钟美景,就感觉耳鸣严重,赶紧返程。

回到酒店就餐,一进门,服务员便把一碗红糖水送到我面前,我不解,服务员说是尼玛关照的,这样能缓解一下高原反应的症状。红糖慢慢融化,心里的坚冰也渐渐瓦解。

两位导游,各不相同,却都在我的印象中为少数民族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厚重的红土地文化,给了我更深切的生活感悟和生命体验:生活,可以丰富多彩,也可以简简单单,但,不能没有航线;生命,可以轰轰烈烈,也可以平平淡淡,但,不能没有支点!

三、徽杭古道

2015年暑假,领儿子跟户外群去了徽杭古道。下午6点,我们到达山脚下,开始登山山。南方的天气异常闷热,刚走了十多分钟,就开始淌汗。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儿子开始耍赖,说:“太累了!”我赶紧鼓励他:“你们同学有来过徽杭古道的吗?”他十分肯定地答道:“没有。”我紧接着说:“跟他们比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很自豪?”儿子马上来了精神,走在了我前头。又过了半小时左右,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说:“我也不想自豪了!”此时,我们的衣服早已湿透,我也感觉很累,但我还是耐着性子跟他说:“妈妈四十多岁才来到徽杭古道,你十二岁就来了,在妈妈心里,你就是小英雄!”他眼里闪过一丝光,扬起脸问:“真的?”我点点头:“当然!”儿子起身,步伐又开始矫健了。我赶紧跟上,边走边夸他。他还主动提出要替我背一会背包。尽管我们穿的都是速干衣裤,由于汗出得太多、太急,多数人的衣襟已经在滴水了。这还不是最辛苦的,大约走了三个小时,到了最险的地段,路只能容一人通过,左边是峭壁,右边是悬崖。悬崖有多深,谁也不知道,因为周围漆黑一片。但从领队指挥时发颤的声音判断,应该是深不见底。我们每个人都戴着头灯,手扶着山体,整队人马前后照应着慢慢向前蠕动。一共五公里的山路,我们走了将近五个小时。儿子竟然没再说累,还边走边照顾我。终于到达了山顶的客栈。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是,领队一查人数,顿时慌了——丢了三个人!原来,快到终点时,那三个人走在了前面,客栈灯光较微弱,没有发现目标,结果走过了头。领队赶紧去追,半小时以后,四个人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农家饭菜摆上桌,肚子早已饿瘪了,顿时风卷残云。尽管客栈的住宿条件有限,由于太累了,睡得十分香甜。

第二天上午,在徽杭古道徒步十三公里。半路上,下起了小雨,青石板路有些滑,更累了。儿子用求助的眼神看看我,我假装望天空,他就自言自语:“跟昨晚比起来,今天太轻松了!”我心中窃喜。从那以后,儿子做什么事再没打过退堂鼓。

四、沙巴,有点慢

沙巴岛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小岛。"沙巴"在马来语中意思为安全的港湾,这里有着简单淳朴的慢生活。

从办理入关手续开始,就真正感受到了沙巴的慢。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接过护照和签证,又慢悠悠地看了起来,看了半天,抬手指了一下指纹机,示意你录入指纹。然后,看你两眼,再盖个章,才算完事。对急性子的人来说,还真是一种考验。

半天的行程结束,导游说:“明天早上9点集合。”我的天!出门旅游从来没这么晚集合过啊!

早上睡到自然醒,早餐时间为六点到十点半。餐厅里,人们不紧不慢地挑选食物,接着,不紧不慢地吃着自助餐。就连餐厅的设计都充满浪漫情调,与这里的慢节奏相当合拍。

最慢的要数商场了,上午十点开门,还得进行一场表演才开始营业。演员演得投入,顾客们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相比沙巴的慢,我们一直在奔跑。慢,成了一种奢侈。今后的日子,能否适当放慢脚步,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

五、寻梦雪乡

自幼喜欢雪,喜欢那种洁白,那份浪漫,总是梦想在茫茫雪原尽情奔跑,行走天地间,只与雪为伴。

坐了一整天车,到达了第一站——雪谷。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大部队向雪乡进发。从雪谷到雪乡有十几公里的路程。我们并不急着赶路,边走边玩边欣赏美景。不愧是“雪乡”,雪松松的、软软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晶莹,一脚踩下去,雪就没了膝盖,有的地方会到大腿根。仰望天空,参天古树间透出点点纯净的蓝,虬劲的树枝与白雪珠联璧合,编织出那么多奇特的造型,满足人们的所有想象。遇到陡一点的下坡,我们会坐在雪地上,手拉手一起向前滑去,寻找风驰电掣的感觉,偶尔也会叽里咕噜滚下山去,爬起来,继续前进。

返回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明显感觉气温下降,绒背心、羊绒衫、皮马甲、羽绒服,全部套在身上,还是感觉有些冷。一会功夫,帽子上便结了冰溜儿,戴着滑雪手套,手还是冻得有点麻。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风渐渐小了,手脚几乎冻僵了。忽然,眼前的雪地变成了黄色,急忙请教领队,才知道原来是长时间没戴墨镜在雪地里行走的结果。赶紧带上墨镜,到达休息点时,终于恢复正常。

在休息点吃完午餐,终于暖和了一点,接下来的行程很是令人期待——坐雪橇滑雪下山。这里的雪橇是塑料制成的,很轻便,跟滑沙、滑草的工具差不多。雪道很窄,仅容一人通过。我们排好了长长的队伍,在教练的指挥下体验雪橇滑雪。为防止 “撞车”,一个人滑下去两分钟后,下一个才可以出发。开始时真的好紧张,遇到陡坡或是急转弯,我不由得尖叫起来,还好,有惊无险。滑过两个陡坡就适应了,很享受冰雪世界的这份纯洁与宁静,还开发了“刹车”技术,感觉速度太快了身体往后一仰,借助背包的摩擦力减速。遇到缓坡,滑不起来,大家拎起雪橇跑步前进,趁机活动一下冻得麻酥酥的手和脚。一路说说笑笑便回到了雪谷。

从雪谷返程回到家已是凌晨一点。寒冬的夜,并不觉得冷,第一次看到月亮洒下的光不再是清冷的色调,照着回家的路,暖暖的……

六、印象泰国

到达泰国甲米机场,已是下午,来不及欣赏周围的景色,便前往酒店。

第二天,直奔斯米兰群岛。斯米兰群岛位于普吉岛西北大约90公里处。 “斯米兰”在马来语中是“九”的意思,意指斯米兰群岛有九个岛屿。我们登上的是8号岛——斯米兰岛,是主岛。斯米兰岛有著名的奶粉沙滩。只听这名字,就足以令人陶醉了。沙子白白的、细细的、软软的,真像是踩在了奶粉上,刚开始,都不忍心迈步。这里的海水比三亚的海水蓝得更纯粹。那种现实版的碧海蓝天,是任何画家也调不出来的,让所有生动形象的描述都显得苍白无力。这里的海水用“清澈见底”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从桥上走过,能清清楚楚看到海底的沙石和鱼儿的地方,导游说:水深至少有七八米。

依依不舍离开奶粉沙滩,奔向下一个目的地——5号岛体验浮潜。坐在帆船上,海风掠过发丝,浪花亲吻脸颊。极目远眺,海天一色,偶尔会有海鸥在眼前划过一道弧线。浮潜的地方,海水蓝得深邃,看上去有种神秘感,顿时,令人对大自然心生敬畏。

来到泰国,不能不看人妖表演。人妖确实很漂亮,温婉比女人更胜一筹,妩媚比女人还多几分,表演相当精彩。也许是生活所迫,也许是人生观不同,他们选择了这样一种生存方式。我无权评价他们选择的对与错,但坚持一个原则:只可远观。

“ 萨瓦迪卡”,是泰语“你好”的意思。但是,导游再三叮嘱:这个词仅限女性使用。如果你是男性,当你遇见泰国人,记得要说成“萨瓦迪卡不”,而不是“萨瓦迪卡”,要不然你就有可能被当成特殊的性别种类——人妖来看待!

迷人的热带风情,独具特色的佛教文化和异域美食,温柔漂亮的泰国美女时而送来一句“萨瓦迪卡”,在这个被称为“白象王国”的美丽国度,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那么自然。今生有幸,赴了这一场美丽之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