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剑冰《夕阳·大海》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近些年,奔辽宁营口的游客多了起来,其中就有人来欣赏夕阳与大海演奏的乐章。那是因为,营口是全国唯一西朝渤海的地方。

不少人在攀登。这是一个纵深向海的观景台,据说在这里可以看到大海上最美的落日。越着急台阶越显得多,渐渐有人开始掉队。我听到了自己的喘息声,同周围的喘息合在一起,像是机器在愉快地轰鸣。整个下午都有点儿兴奋。许如谁所说,如果只是见过海上日出而没有经历过海上日落,你的人生或不完满。

还有最后一道斜坡。那坡度更陡,一个个台阶望上去,天梯一般。好像故意要设置这样的高坎,让你知道寻求美好的曲折与艰难。有人到了这里就放弃了,有人立定在那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往上还是往下。一个年轻的母亲歇了歇,抱着孩子继续前行。一对老夫妇相互搀扶着,每上一级喘一喘,抬头看看说,不远了。

终于上来了。整个天下都装在了胸间。太阳还在大海之上盘桓,似乎知道你急,等着你。风如此狂野,瞬间把人吹透。人们将围巾衣扣都系严,还是被吹得周身呼啸。

海泛出淡蓝的光,填满整个大地与天空。这样的大海上,唯有一轮夕阳,穹幕电影一般。那些海浪,你看着的时候,起了变化,出现了夕阳临近的效果,感觉是一片金黄的稻穗,饱满而羞赧地推赶着。这时出现了云霞,丝丝缕缕飘飞的云霞,使得夕阳有了动感。一只只海鸥,在这动感中划着弧线。

夕阳不那么耀眼了,可以直视它,直视它的安静与温润。黄昏与黎明同属于美丽的时段,没有日落就没有日出,太阳无非进行了一次轮转,有起有落,有作有息,是一种辩证,二者相继相承,日落的意义由日出体现,日出的意义由日落完成。如果你将落日和朝阳并在一起,想成时间的两面劲鼓,有节奏地击打,你便听到了生命的律动。

有人说李商隐的情绪出了问题,怎么能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想,伤感看到的是落幕,乐观则是满眼绚烂。这位爱写《无题》的朦胧诗人的意思,也许是“夕阳无限好,只因近黄昏”。

被黄昏打开的海愈加沉寂,那种宏大的沉寂让人觉得不像在人间。如果不是紧紧抓住冰冷的栏杆,我感觉我在飞升。

旁边一个女孩,不停地拢着自己的长发,风将她的长发和裙子吹成了旗。若果有一群这样的女孩,观景台就成了旌旗猎猎的西炮台。她举着手机打着手势,自拍不成,让我帮忙。她冷得够呛,却不愿离开,在平台上扶着栏杆一会儿到这边一会儿到那边。夕阳变红的时候,她又兴奋地要求帮忙。镜头里的她长发飘扬,一忽竖起两指,一忽打开双臂,张扬着激荡的青春。

我理解这个忘乎所以的女孩,在这一刻,她觉得生命有了更多的色彩。不同的人看夕阳有不同的感受,我想如果回到从前,我的眼里会流出泪水。

看到了那位母亲,她将孩子紧紧地裹在怀中,而后不停地和孩子说,看看这壮观的景象。

太阳还在下沉,一边下沉,一边打开宝匣,将里边的红艳泼洒出来。此时的大海,完全被那红艳所染,染成了挤挤挨挨的接天红莲。

忽而听到李叔同的《送别》:“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风的笛声若有若无,海之外,还是海。

看到了那对老夫妇,老者须发飘扬,身体微微晃动,我以为他惧冷,没有想到是他在哼唱!他的目光早已连接了那盏红艳。他的老伴右手扶着他,左手打着拍子配合着。两人幸福的神情,悄悄进入了我的镜头。

忘记时间的繁华与衰败,爱,胜过一切。也只有在特定的情境之中,才能显现岀本性,享受一时天真。

夕阳总是不一样的,因而总是让人看不够。此刻,可以想象繁忙的营口港笼罩于金色的晚霞中,西炮台那斑驳的老墙已镌刻上凝重的色光,还有望儿山,霞辉会为远望的母亲披上一件大氅。

不知是太阳的下坠,还是海的引力,使得二者如此地拉近,再拉近。那般鲜红而硕大的浑圆,与苍然的波涛,终于完成了一次宏大的和鸣。

夕阳坠落的瞬间,掀起了风,风将海浪鼓动,将霞光鼓动,将所有鸥鸟的羽翅鼓动。我似乎听到了一种隆重的声音,那是夕阳沉落的轰鸣,还是大海迎合的回响?那声响来自我的心底。

一缕红纱留在了天边,红纱幻化出丝丝缕缕的细纹,而后消失于暗色的混沌之中。大海,变得古老而深沉。

整个世界陷入静默。这个时刻,没有人说话,甚至小声的喘息都没有。人们在发呆,每个人的时钟似乎都有那么一刻停摆。刚才那位姑娘,此时也愣愣地站在那里,只有一缕乱发在飘摇。而那位老者,俨然变作了一具铜像。

回头的时候,一轮明月已然升到了半空。这让你明白,落日之美,还连着月夜之美。因而,它比日出多了一种哲学意味。日岀连着越来越明亮的天穹,日落却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想与可能。

这个时候你将眼睛闭上,可眼睛里仍存了无限的夕光,那光通红而润黄,明艳而凝重,等你睁开眼睛时,它们还在,只是巨大的黑影成了它们的光环。

山海广场响起了音乐,随着落日而来的舞者,在享受海滨的快乐时光。月牙湾浴场,有人在游水,强壮的臂膀划开层层波浪。观海堤上出现了更多的情侣,风里带着阵阵欢笑。大海里鲅鱼公主手中的明珠越来越亮,成了独具特色的航标。辽河老街的霓虹开始闪烁,百年建筑内外早已人声熙攘。

不断有人前来,站在海边听铜片翻卷般的水声。鸥鸟在低飞,像时间的音符。许多人围坐着,享受着此刻的祥和与安宁。

激荡与悠然,古老与年轻,烛照着营口的夜空。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