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个性殊强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中国文化个性殊强

梁漱溟

从文化比较上来看,中国文化盖具有极强度之个性,此可于下列各层见之:一、 中国文化独自创发,慢慢形成,非从他受。反之,如日本文化、美国文化等,即多从他受也。二、 中国文化自具特征(如文字构造之特殊,如法学上所谓法系之特殊,如是种种甚多),自成体系,与其他文化差异较大。本来此文化与彼文化之间,无不有差异,亦无不有类同。自来公认中国、印度、西洋并列为世界三大文化系统者,实以其差异特大而自成体系之故。三、 历史上与中国文化若先若后之古代文化,如埃及、巴比伦、印度、波斯、希腊等,或已夭折,或已转易,或失其独立自主之民族生命。唯中国能以其自创之文化绵永其独立之民族生命,至于今日岿然独存。四、 从中国已往历史征之,其文化上同化他人之力最为伟大。对于外来文化,亦能包容吸收,而初不为其动摇变更。五、 由其伟大的同化力,故能吸收若干邻邦外族,而融成后来之广大中华民族。此谓中国文化非唯时间绵延最久,抑空间上之拓大亦不可及(由中国文化形成之一大单位社会,占世界人口之极大数字)。六、 中国文化在其绵长之寿命中,后一大段(后二千余年)殆不复有何改变与进步,似显示其自身内部具有高度之妥当性调和性,已臻于文化成熟之境者。七、 中国文化放射于四周之影响,既远且大。北至西伯利亚,南迄南洋群岛,东及朝鲜日本,西达葱岭以西,皆在其文化影响圈内。其邻近如越南如朝鲜固无论;稍远如日本如暹罗缅甸等;亦泰半依中国文化过活。更远如欧洲,溯其近代文明之由来,亦受有中国之甚大影响。近代文明肇始于十四五六世纪之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实得力于中国若干物质发明(特如造纸及印刷等术)之传习,以为其物质基础。再则十七八世纪之所谓启蒙时代理性时代者,亦实得力于中国思想(特如儒家)之启发,以为其精神来源。中国文化之相形见绌,中国文化因外来文化之影响而起变化,以致根本动摇,皆只是最近一百余年之事而已。

原载1949年《中国文化要义》

〔鉴赏〕 梁漱溟从文化比较的角度,列举了中国文化的七个特点。这是为他的中国文化特殊论与早熟论张目的。归纳起来可分为四个方面。一、二条讲中国文化的独创性,三、六条指明中国文化的绵延性,四、五条说中国文化对其他民族的同化力,第七条阐述中国文化对周围各国的影响力。中国文化的形成,不同于其他文化,是不受外来文化影响独自成型的。像日本文化,明显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多批次的遣唐使,在日本文化中深深打上了中国文化的烙印。美国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这是众所周知的。中国文化有它的独创性,即“自具特征,自成体系”。以文字为例,汉字是方块字。汉字的构成法为“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与假借。如“安”字的构造是屋里有一个女人。男人有了女人就有了家,有家以后,繁衍儿女,种田养蚕,心里也就安定了。反映了先民对“安定”的思索。这就是梁漱溟所说的“文字构造之特殊”之意。与世界上许多古老的文化相比,中国文化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绵延至今。以建造金字塔著称的埃及文化,自公元前30年古埃及被并入罗马版图后,只留下那令人神往的埃及学。在城邦制度基础上兴盛起来的古希腊,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尤其是在哲学、文学、艺术、科学等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公元前146年,古希腊为罗马帝国所吞并,古希腊文化也夭折了,尽管它对后世的欧洲有很大影响。在数学与天文学上有着辉煌成就的巴比伦文化,因新巴比伦王国为波斯所灭,于公元前6世纪就消失了。随着考古新发现,中国文化的形成时间更向前移了。20世纪80年代,在辽宁西部发现了红山文化。大型祭坛、女神庙与积石冢群,据198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碳十四法测定,距今已有五千多年了。中国文化始终没有中断过,是其他文化所不具备的特殊性。同化力指吸取外来文化,成为自身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张骞通西域后,葡萄与石榴、苜蓿(“草头”)等这些为国人所习用的水果与蔬菜,从西域传入中国。佛教文化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为异域文化首次大规模进入神州大地,如法宝、地狱等许多词汇均源自佛教。有些词汇像世界、现在、结果、圆满等,已深入到汉文化的血液中,不能意识到它们的来源了。世界来自《楞严经》“世为迁界,界为方位”;圆满源于《华严经》“显现自在力,演说圆满经”。唐代文化以鲸吸百川似地吸取外域文化,形成开放的文化体系。李白经常出入于外商开办的酒楼,为后世留下“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等名句。长安居民使用铜镜中,喜好的忍冬纹与海马葡萄图案,是典型的西域风格。南亚的佛学、医学、历法、语言学、音乐、美术,中亚的音乐与舞蹈,西亚的祆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建筑艺术等等,如同八面来风,一齐涌入唐帝国。影响力是指中国文化的放射性效应。日本已如前述,越南、朝鲜等国均属于儒家文化圈范围内。欧洲从中世纪走向近代得力于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欧洲人以火药去摧毁封建领主的碉堡,以罗盘作为大海上指引航向的仪器去进行殖民活动,把印刷术作为资产阶级文艺复兴的有效手段。这些都“变成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是“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预告”(马克思语)。欧洲启蒙时代的思想家,如孟德斯鸠、莱布尼茨,他们的思想中都有溯源于中国儒家之处。法国重农学派的创始人魁奈对孔子推崇备至,承认自己的政治与经济理论借助于中国的儒家思想。由于他对孔子的热情称颂,魁奈还获得了“欧洲孔夫子”的称号。近代法国大思想家与文学家伏尔泰,专心致志读了《论语》,并做了摘要。为了宣扬儒家的仁义,他依据元曲《赵氏孤儿》创作了《中国孤儿》,在欧洲产生广泛的影响。他赞扬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认为这句话应当作为一条法则铭刻在每个人的心中。由于伏尔泰的巨大影响,1973年法国《人权和公民宣言》中收录了孔子的这句话:“自由是属于所有的人做一切不损害他人权利之事的权利,其原则为自由,其规则为正义,其保障为法律,其道德界限在下述格言之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由此可见,中国文化对世界文化辐射程度是何等的深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