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金不昧的豆豆》田增绵散文赏析

作者:田增绵 来源:原创

“老张小票丢了。”“多少钱?”“两万多呢。”消息好像长了翅膀,很快传遍枣林、枣园、枣厂。

老张七十多岁,起早贪黑的开甲、剪枝、施肥、浇水……汗珠子砸八瓣,忙活了一年的枣钱白瞎了。卖枣那天,排了一天长龙,过完秤开了小票。会计说:“没钱了,明天再付。”老张把小票装进福字烟盒回家了。妻问:“卖了多少钱?”他一摸口袋,烟盒没了,老张头上已渗出了汗珠子。骑着大铁驴、拿上手电筒回枣厂去找。枣厂已关门,门卫老赵正拿着香肠鸡蛋教爱犬豆豆学英语“OK”。老张说来找小票,门卫也没着意听。老张推着车子用手电照着,步行六里地回家。小票无影无踪,老婆也没给他做晚饭。老张躺在炕上,一把把的抹眼泪,翻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天天扳着手指头算:还化肥、农药贷款、给老娘看病,儿子上大学学费,蓄房、娶媳妇……街坊邻居也为老张捏着一把汗,会计查底账,想法别找人领走这钱。可是成千上万的枣农卖枣,就是领走也没办法。

三天后,村长大喇叭喊:“老张,你那小票找到了,找王会计去支钱!”连喊三遍,有人说老张人好不该破财。老张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骑上大铁驴,歪嘴吹灯——一溜斜风到枣厂。门卫老赵拿着半截小票,交给王会计,会计点清两万八千元,装进牛皮信封交老张,老张抖着双手接过钱,泪流满面。

门卫老赵养着一只不合格的警犬豆豆,老赵给它梳毛、洗澡、理发,脖上戴锁链,喂红枣、香肠和鸡蛋,和老赵吃一样的饭。豆豆爱吃枣,老赵给它煮枣、贴枣饼、蒸枣糕、煮枣饭。老赵扫地丢的枣核,豆豆叼进黑色纸篓,老赵吸烟,豆豆把烟头火柴把也叼起,放进白纸篓,地上有个绣花针,豆豆叼起来让门卫看,老赵扫通道,枣箱底下的枣核、烟头,豆豆趴地、前爪勾出來,叼进黑白纸篓,才觉着舒坦,老赵就奖它火腿和鸡蛋。

原来在那天,老赵刚钻进被筒看电视,豆豆在门口汪汪叫两声,前腿敲门是少见,老赵穿着裤衩趿着托鞋拿手电,一开门,豆豆摇着尾巴瞪着眼叼着老赵裤腿往前走,白纸篓里正冒烟,是烟头引着了火,脚一扒拉,把纸篓翻个底朝天,残留的一点火星,老赵用脚一捻,钻进被窝开开电视继续看。

第二天一早,老赵拾起半边烟盒一看,有张小票烧了一半,等到会计上班后,查存根,对小票,豆豆摇尾巴连连点头,张着嘴舌头瞪着眼,汪汪(OK OK)叫两声,好像说:“给我立功,快喂鸡蛋”!

老张送门卫老赵两千块,老赵谢绝后,老张送来“拾金不昩、道德高尚”红木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