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帆《小镇的阳光与月光》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夜幕落下,天边最后一抹阳光终于像水一样流走,大地开始升起动荡的月光。

傍晚,关门歇业,小镇的人跟锁有说不完的话题。

偏偏小镇的节奏很慢。先前倒不担心什么失窃之类的事情。小镇的人面孔基本上熟悉,见面打招呼慢悠悠的,喝茶的人慢悠悠的,连赏春踏青或秋游也是慢悠悠的。

城里刘律师一年前来到小镇,或许是被小镇的慢时光所吸引,居然租了间房子,搞起事务所,住了下来。还别说,生意红火着呢。

人们纠纷断理,纷纷找刘律师这样的中人,小镇的人讲理,行啊!

镇子尽头的梨树下,有一间锁店。老板姓索,人们习惯叫他“锁匠”。说是锁店,其实接的多是锻打银长命锁之类的活,而且这是主活,生意红火。不过,最近好几个月不见什么客人去店里,不远的裁缝店的张掌柜,看到早早关门歇业的锁匠从店门前经过,摇了摇头,缓缓地收拾东西,潮水一样人流涌动的大街,随着张掌柜的店子锁门,终于安静下来。

锁匠进入自己的铺子后,愤懑地吐了口唾沫。锁匠显然注意到了裁缝店张掌柜的表情,月色下的不真切,往往比阳光下的虚假笑容真实。明天,乐于帮人家打官司的刘律师将回到镇上,锁匠心里泛起一阵希望,我一定请刘律师帮我去惩罚那个坏我声誉的人。

这边厢,张掌柜坐在自家的屋子里,也在想为何锁匠为一个女人不惜去冒险?自从发现锁匠那日堂而皇之开门进入镇上钱掌柜的家后,张掌柜一直纳闷:钱掌柜的家锁匠为何能够自由出入呢?直到看到锁匠掏出明晃晃的钥匙,张掌柜才终于明白。一时没忍住,张掌柜就告诉了茶叶店的大嘴巴老板娘。

不久,一條锁匠潜入民宅的消息很快传递开来。

锁匠不知道这些,只看到生意越来越差,张掌柜的眼神越来越奇怪,锁匠渐渐心中有了谱。锁匠准备了礼物,只要刘律师回来,到时,就上门去找刘律师打官司。

一整天没有等来刘律师,锁匠并未失去信心。他知道刘律师很少回到镇上,就是回到镇上,总有不少人和事缠着他,真是个大忙人。特别是他打官司,赢的多,输的少。大凡有什么难缠的官司,远门镇的人都喜欢找刘律师。

月亮清亮起来。锁匠抬眼望了又望,总没有刘律师的影子。锁匠决计不在门口等了,直接去刘律师的家里,兴许可以找到他。

刘律师住在镇子的另一头。他家门口有一棵大树,像伞一样撑开。大伙儿都说刘律师有本事,帮人说理,就像门前的伞一样,为理不清、受冤枉的人撑着伞。银匠这大半年来受尽白眼,别提多憋屈了。以前,那是多好的行头,人家都恭维着自己。镇上哪户人家没有给小孩子佩戴银长命锁、银手镯、银颈圈?这习俗一直保存着,锁匠的主要生意红火着呢,偏偏锁匠不嫌没事干,又买了设备放在门口给人家备钥匙。铺子虽然不咋地,但手艺人,有的是活路,日子滋润着呢。

锁匠有一个二婚的小女人,因为她,锁匠时常沉浸在熟透的幽香里。生活安逸,偏偏女人不安生,老惹得旁人风言风语的。

锁匠走在路上,想起那天犹豫再三去开钱掌柜家的门。半年前,钱掌柜曾来配钥匙,锁匠无意中多配了一把,不想这留一手,竟派上了用场。可是女人并不在钱掌柜家,锁匠忐忑不安,为此,那天还很沮丧。后来,又效法去开其他所怀疑的人家的门。

今天提着礼物到刘律师家,也是没得办法的事情。人言锁匠是个入室行窃的人,生意差不说,关键是银匠心里憋屈,我不拿人家钱财的。一路走一路想,大老远的,看到刘律师从里屋出来,锁匠身子闪进屋,刘律师就看到了锁匠。

刘律师放下手中的资料夹,对锁匠大半夜的过来有点讶异,眉头有点皱。刘律师待锁匠坐定,早已递给锁匠一杯茶水。银色的月光从树叶缝里漏下来,刘律师注意到锁匠的脸色,明显的与上一次见到的阳光面孔不同。

那次见他是在白天,热辣辣的太阳,把简陋的锁店照得异常光明,锁匠的手脚忙个不停。刘律师刚从乡下回镇子,路过锁店,彼此还打了招呼。

“锁匠,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有何冤屈需要打官司?”刘律师问锁匠。

锁匠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月光,想了想才对刘律师说:“我要告裁缝店的张掌柜。”

锁匠絮絮叨叨,刘律师听完,明白了,基本上跟耳闻的差不多。刘律师静静地看着锁匠,发现这个昔日受人尊敬的匠人,头上似乎多了许多白发。

刘律师感慨,他数落着锁匠:“我一直很欣赏你这样的手艺匠人,有一门绝活手艺,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你曾经是多么阳光的行头。一个这么小的镇子,今天你自己坏了匠人的规矩,生意怎么会好呢?你看你,白发,半年前还不是这样,你这是何苦呢?”

锁匠开始局促不安。

“你的案子我不能接。乡里乡亲的找你银匠,你应该知道银的特性。大伙儿那么喜欢你,是因为你手艺好,银子本身无害,对人体有保健作用,所以大伙儿都喜欢把它交给你锻打。你兼给有需要的人配钥匙,主意很好,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自己偷偷配主顾的钥匙,更不能拿偷偷配的钥匙去开主顾的门。”

“可是,女人……”锁匠欲言又止。

“锁匠啊,你脑袋腐了,你刚才说的这些能够作为证据吗?人家鄙视你,不是你怀疑女人怎么样,而是你坏了行业规矩,大家觉得不安生。因此,即使我帮你把官司打赢了,但是理和法这边你却输了。回去吧,多做阳光的事情,别把自己整得银灰色。”

锁匠讪讪回家,走在月光里,边走边想从前阳光的日子。

刘律师的话在理。

明天从头再来。这样想着,到家后,锁匠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