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土地上的痛》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95年的春节很快就到了,罗家庄的罗二根马上就要结婚了。二根的父亲,罗友成在紧锣密鼓地给儿子准备婚礼,想赶紧抱上孙子,使老罗家有了后代。晚上,在看电视的时候,罗友成对老婆说:“媳妇儿,咱们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咱儿子二根,这个月的8号,就要娶媳妇了,咱们就按照村里的风俗,给孩子把婚礼办了。咱们整二十桌酒席,把村子里的人都叫来,好好热闹一下。他媳妇说:“主要在做饭上面,我看咱们村的高又富,在铸造厂上班,做菜手艺不错,人比较勤快,村里的红白喜事,只要一般都请他来帮忙,家家办事都对他很满意。罗友成说:“高又富在咱们村,算是势力大的一家了,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弟弟,而且姐夫也在咱村,所以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在8号的婚礼,隆重举行了。接儿媳妇的车队,回到村里的时候,高又富的陕西菜也做好了。只见他腰间围了白布的围裙,穿一件黑色的羽绒服,然后一条牛仔裤,双手都套上了蓝色的袖套,脚上还穿了黑色的胶鞋,头顶上还带了白帽子。难怪与他一起做饭的李婶说:“又富,你很像城里边饭店的厨师,不仅手艺和他们不分秋色,一身行头也和他们有一拼!又富说:“这还得多谢,我爸教我的厨师手艺,到啥时候都饿不着我了!而且我老婆孩子,也享尽了口服!李婶又说:“你真是咱们香水村的第一大厨!又富说:“所以,咱们村谁家有事,我不是从前忙到后。李婶说:“你真是个“大善人”!

二根到家的时候,从车上抱着媳妇,把媳妇抱到了自己的新房。高又富看到了,二根与他媳妇儿,拜过了天地,这时候,就要上菜了,高又富做了十五个菜,十个荤菜,五个素菜。最后是肉臊子面。高又富卷起了袖子,抡起了大勺,炒起了菜,当一次酒席十桌,两次酒席二十桌。两次酒席吃完后,高又富总算忙完了,他点起了一根宝鸡卷烟厂生产的金丝猴牌香烟,解除自己这几天对罗家帮忙所带来的困乏!在酒宴最后的时候,高又富与李婶还有几个村民坐在了一起,吃罗家的最后一桌喜宴!李婶对高又富说:“又富,你的厨艺水平真是太高了,你炒的咱陕西的菜,真是太好吃了,尤其是你做的陕西甑糕,火候恰到了好处。而且它色泽鲜润,绵软粘甜,浓香扑鼻,让人久食不厌。怪不得村里的人,只要有红白喜事都请你掌勺。以后我孩子结婚,也请你。”又富说:“那没问题!不过你孩子今年才上初二,要结婚的时候,还有五六年了。李婶说:“那没关系,我可以等。其他几个大叔和大嫂,也说“我们也请你当厨师!话还没说完,二根与媳妇,走过来了,对着高又富说:“又富叔,这几天把你忙坏了,你当主厨,真是太辛苦了,我和媳妇敬你一杯!又富说:“祝福你们恩恩爱爱,白头到老!随即一个红包塞进了又富的裤子口袋里。

这天早上,高又富家的大门,有人在敲了,咚!咚!咚!三哥,我是高又善,我今天有事,想找你帮忙!又富把门打开,把他请到了客厅。急忙给又善倒了一杯云南普洱茶。友善说:“三哥,你是知道的,我现在开摩的搞营运,一天也能拉十个人,从咱村把人拉到镇上,然后再把有回村里的人,拉回来。一天也能真个100多元,可是收入还是微薄。你给我出个主意,怎样在咱村能挣钱多一些?我现在和老婆孩子,住咱爸的二层楼房的二楼,不是特别方便!又富说:“又善,你看咱们村有啥?”又善说:“咱们村小组,有一个村长,还有一个电工。村长管给农民发各种补贴,电工管电。又富接着说:“我记得你初中物理,每次都考85分以上,要不是家里穷,你早上大学物理系了!现在的电工为啥?为了大家用好电,这肯定不是这样的!前面一个电工,在短短两年就盖起了两层小楼。这其中肯定有秘密。后来我了解到,他每次去一户人家中抄电表,总是给多抄写度数,这样一户多个几块十几块钱,一年365天,全村这么多人家,收上五六年,也肯定富了。这是我通过前面电工的弟弟,给我说的秘密。又善说:”既然能有这样好的事情,能砸到我的头上,这太难以想象了!再说了,这样欺骗的事情,弄不好!有人报案,会坐牢的!又富接着说:“人常说,事在人为,就看你愿不愿意干了!再说,咱们村的村民,大都是文盲,就是小学毕业的也没有几个,初中毕业的更少了!高中毕业的都当民办教师了,现在村里这些人,几乎都是文盲,他们没有那个觉悟!谁会端着梯子去查呢?要是查前面的刘电工,肯定早就进笼子了,可是现在人家活的比谁都滋润!又善沉思了一会儿,低声地说:“那咋样,才能得到这个职位呢?三哥!三哥你文化最高了,也在咱兄弟五人当中,最聪明。又富接着说:“村长现在和咱爸家是邻居,让咱爸出面这事情肯定没问题!又善接着说:“还是三哥你聪明,村长是咱爸,看着长大的,而且咱爸以前经常当厨师给全村人帮忙,也帮过村长,村长结婚的时候,大厨就是咱爸!第二天早上,又善他爸说了自己的想法,高老汉觉得,这是个好事情,既能又补助又能给大家服务没就答应了。

高老汉心里明白,现在的卢村长,是个特别有心计的人,自从当了村长后,把自家紧临村子大路的宅基地,向外扩充了3米,但是村里的人,也没有人说什么的了。当高老汉还没有走进卢村长家的时候,三间房子,前边是三间一层的小楼,后院是二层三间的小楼。当高老汉敲开卢村长的家门的时候,走了进去。院子全用水泥而铺成,院中还有一个小花园。高老汉用心数了一下,这么多的房子,总共加起来能有8个房子,然而卢村长只有一双儿女,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能用的完吗?心里不住的打起了疑问?卢村长把高老汉请进了卧室,这是一间大屋子,卧室兼具客厅。卢村长把高老汉让到了,上位自己在侧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很快,卢村长的老婆端来了,一盘橘子。请他俩品尝。卢村长说:“高伯伯!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很少登我的门,真是稀客了!高老汉说:“村长的家,确实不一样,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宅子!和你对门的二间平房一比,真是天壤之别!卢村长呵呵地笑着……卢村长说:“高伯,有事直说,别这样老兜圈子。高老汉接着说:“那我就说了,你看原来的村电工,已经不干好几个月了,一直闲着,村里的电费都是你收着,村里的事情就很多了,村长你也太辛苦了。我想为你分担些辛苦。卢村长说:“我明白了,高伯是不是自己想干了,还是想推荐自己的儿子干!高伯你岁数大了,肯定不会自己干了,那肯定是想举荐你的儿子干了吧!是又善还是又富!高老汉说:“是我的老四又善。他现在种着地,一年两垧农活,咱们这地方,六月种玉米,十月收割,十月种小麦,来年的六月收割,又很多空闲的时间。又善也不去村里的企业去干活,还要想活老婆孩子,确实有些费劲。所以想让他多干些活。你看咋样卢村长?卢村长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吧!咱村有好几个人,都和我说过这事,但都是自己推自己,我对他们的能力,不太放心。高伯,对于你!我是很放心的,你从年轻的时候,你是咱们村的金牌厨师!谁家的红白喜事都能看见你的身影,我爸的丧事和我的喜事,做饭的都是你!我结婚的时候,又善也来帮忙了,像个店小二一样,给大家端盘上菜,把你的好手艺让乡亲们品尝!这些我是记在心里的。而且你年轻的时候和我爸关系也很好!又善这小伙我也信得过!这个事你就放心吧!晚上七点来我家,我给他交代怎样做好村里的电工,给他移交电工的账目。高老汉听到了村长的答复,乐的呵呵地笑。然后就说:“村长,你家的房子真是太多了,你家只有四个人,怎么有这么多的房子!卢村长微笑着说:“高伯来吃橘子,刚从超市里买来的橘子,非常的甜!卢村长,给高老汉剥开了一个橘子,递到了高老汉的手中。对他说:“我这是挣一口气,你也知道,我妈死的早,我爸把我和弟弟抚养长大,小时候受尽了村里人的欺负,所以我现在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就把房子盖的比谁都高,比谁都气派!咱们村的房子,我是数一数二的,只有咱们村铸造厂的老板,也就是咱们村的首富能和我相比,但是我是村长,我怎么能输给他呢?我盖着房,也是让别人能看得起我的独子,他一个人太势单力薄了,我想给他多留一些财产。所以我就盖了这么多的房子。高老汉说:你不愧是村长,什么事都在别人的前面走!离开村长家的时候,高老汉还在嘀咕,我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儿子,要有多好!那真是三生有幸了……当下午他爸从村长回来的时候,他爸对又善说:“这件事情办成了,又善!你就好好当你的电工吧!

高又富的家,在村子的中间,是两间的瓦房,是陕西八大怪中“房子半边盖”的一种样式,他的两个卧室和厨房都是一边盖的。他一边种地,一边还在后院养猪。农闲的时候,他买了一台拖拉机,谁家盖房到砖厂拉些砖,去赚取些运输费。又到年三十了,又富对他老婆杏花说:"咱们家现在有一男孩,一个女孩,有两个孩子,可是我还是想要两个男孩,这样家里的势力才能大些,你我老了的时候,才能有所依靠。你看咱村和我年龄相当的男人,现在都是两个小子,我还想再要一个小子!我大哥有三个孩子,两儿子一个女儿,二哥也是两个儿子!我也想要两个儿子,这样咱们高家势力会更加强大!杏花却说:“这确实不假,咱们现在要收割两季的农作物,家里的男劳力少的话,肯定会异常辛苦的!而且现在计划生育政策是很严格的,农村也只能生两个孩子,再生一个的话,会受到惩罚的。而且咱们家三个孩子,拿什么养呢?就靠这五亩地,肯定是不够的!咱家现在都是平房,以后两个孩子娶媳妇,成家。在农村没有房子,谁跟咱家的儿子呢?你看,咱堂哥四十多了,还是光棍一条!这不是让人笑话吗?又富却说:“没事! ”我家里的几亩地,够用了!而且我再通过其他的办法,来照顾好孩子的!杏花说:“我生孩子,那你可要多多干活了!又富笑着,十分高兴地说:“没问题!媳妇!

农闲的时候,高又富就到村子的乡镇企业振兴铸造厂去当工人。铸造厂不是特别的大,在村子的西头。又富之所以能够进入这个工厂工作,那是因为他的力气大,而且人比较勤快,最重要的是厂长和他是幼年时候的小伙伴,厂长叫杨顺利,他父亲是村子里的小学校长,这个工厂原来是生产队的集体企业,后来公社解散了,原来的工人依旧在厂子里上班,村长和他父亲关系好,让他在厂子里上班当业务员,负责产品的销路。他在厂子工作了三年,积累了大量的人脉和客源。后来公社解散了,厂子就让他承包了。他自从当了厂长后,就发财了,不仅盖了两院房子,而且还有了车。在罗家庄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富翁了。又富就一直在这个厂子里上班。厂子不大,主要生产城市里的污水底盘和盖子。又富的工作是异常的忙碌,然而每月的工资却少的可怜。

那天,高炉里边的炉水,马上就要出来了,滚烫的铁水从高温的炉子出来了,又富和另外一个工友老王,抬着它,快到模型的时候,倒入模型的时候,走路的时候,脚崴了一下哎,铁水溅到了自己的脚上,又富哎呦一声,杨厂长和工友老王马上就用厂子里边的架子车把他拉到了罗家庄的医务室,并且进行了包扎。但是温度太高了,医务室的医生让他到镇卫生院去。杨顺利对又富和老王说:“你俩干活也太不操心了,又富你都干了快一年了,也算是个老人了,怎么这点事情都干不好!我想这点伤上卫生所包扎一下就行了,还要上镇医院,这是烦死人了!又富这是2000块钱。老王你拉着架子车,拉着又富到医院,我厂子还忙着了。再叫上又富媳妇杏花一块去。说完,就走了。老王气的够呛,对又富说:“他不想去镇医院,是不想再花钱,因为可能要做手术,还要住院,他不想再掏钱了,这个龟孙子一提到钱,就吓跑了!又富说:“算了!算了!生意人都一样! 杏花来到了医务室,看着又富烧伤的右腿,不免坐着哭泣了起来,又富说:“杏花,别哭!烧伤的病,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很快康复了。杏花说:“咱们赶快去镇医院吧!我已经拿了咱家的存折,取出了5000块钱,给你来看腿上的烧伤。老王背着又富,让他躺在架子车,杏花在右边推着,把他拉到了医院。做完了手术,包扎好了伤口,在家就休养了。

这天下午,又富在自家的院子里,支开了桌子。杏花叫上了自己的两个好姐妹,在一块打麻将。打了几圈,又富却赢了好几圈,让三个妇女,叫苦不迭。又富看到她们的不快,心里却偷偷地乐!正在这时,有人正在敲院子的大门。咚!咚!咚!又富在家没有!又富在家没有!我是铸造厂的老王!我是铸造厂的老王!又富赶忙回答:“老王,我在家呢!老王我在家呢?杏花的两个姐妹,看见有人来了,就知道是又富厂子有事了,找了个借口就各自回家了。又富让老王进了客厅。杏花给老王泡了一杯茶。让老王喝。老王对又富说:“杨顺利,这个人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今天早上,我在干活,他把我叫进了他的办公室,说你脚烧伤了,以后可能干活不怎样麻利了。就让你找别的厂子去干活去吧。然后给了我这些钱,是你这个月干活的工钱。你在他的厂子至少也干了10年了吧! 10年来,你尽心尽力,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厂子里的工作,他现在知道你腿受伤了,马上就把你辞退了!杏花在一旁,在旁边听完以后,气愤地说:“不干,就不干!又富生病也快半个月了,又富的朋友,都到我家来看望又富,可杨顺利作为厂长,一句话都没有,更别说登门看望了!老王也说:“又富,你现在好好养伤,你干活的本事,在咱们镇铸造厂领域,是出了名的!哪个厂的老板,不知道你高又富,干活的水平。等你把伤养好后,你再去应聘别家的工厂,肯定没问题。以后有啥能帮忙的,又富兄弟就告诉我!我会全力以赴的。并给又富500块钱。送走了老王,临别时不停地向他道谢!

过了三个月的时间,经过了杏花的精心照料,又富的烧伤痊愈了。而且可以正常走路了,正常干活了。和以前没有太多的变化。又富还是孩子结婚,他都去帮忙当厨师,忙前忙后的,腰间围了白布的围裙,肩膀上挂着白色的毛巾,炒菜的时候,擦汗用。在酒席间,卢村长说他不想干村长了,想让村民赶紧选举新的村长,为大家服务办事。酒席间大家议论纷纷,仿佛这件事掩盖了村子孩子的喜事。十个月以后,杏花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婴,又富真是太高兴了,请了亲戚朋友做客,也遮住了烧伤对他的伤害。

这天傍晚,夏蝉在吮吸着桐树的血液,叫出着快活地叫声,吱……吱……吱……吱……,让人被夏天热的不行的人们,多了几份烦恼。这个时候,村子里久违的广播,开始播音了,“各位村民同志请注意了!各位村民同志请注意了!今天晚上六点,在村十字的街道上,请大家各自拿着板凳,在村十字的街道上,召开新村长选举大会,每一户的户主都要参加,选出为大家服务的好村长!卢村长和张书记在桌子前边坐着,村民都在桌子的对面坐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罗有成低声对二根说:“这回可要选举一个对大家服务的好村长,前面的村长,干了些啥事吗?二根说:“爸,确实应该选个好村长,卢村长一当村长,不为大家谋事,光为自己谋利!这样的人早该下台了!罗有成赶紧说:“这话赶紧别说了,小心卢村长听见!

就在大家议论的时候,张书记讲话了,他说:“卢村长,辞职不干了。所以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就是开一个村民大会,大家都可以提名村长的人选,然后大家举手表决!反正都是为大家伙服务,大家都可以提自己钟意的人!这时候,只见罗有成出来说:“我提议,让高又富当村长,大家回想一下,咱们村那一家的喜事不是,又富给当厨师的,忙里忙外的!谁家的白事也不是又富给当厨师,把饭做好,把白事办的顺顺利利!其他村民都说,就是又富,我选择又富!又富赶紧谦虚地说:“我小学没毕业就和我爸学厨师,没有多少文化,对待村上的发展也没有任何想法!突然在村上没发过言的,退休的镇中学刘校长,站出来了,说:“我觉得又富人好,能做饭,但不合适当村长,到饭店当厨师还行!他是一个文盲!正在这个时候,高又善听不下去了,急忙站起了身说:“你说这话时什么意思?我三哥哪一点得罪了你!你这样说他!你家老大娶媳妇,大女儿嫁人都是我三哥当的厨师,从早忙到晚,也不经常休息!你不是就当了几天初中的校长,有啥了不起!说这话也太没良心了!刘校长起身说:“我是为了全村的发展,我是对事不对人,又善好娃,不要误会我的意思!高又善站起了身说:“刘叔,说的话,我都懂!但是,我会学习!世界最怕的就是认真两个字!不会的问题,我会向大家请教!我有一个为大家服务的红心,为大家做事的热心,为大家工作的诚心!请大家相信我,知识方面的欠缺我会向刘叔请教学习!刘校长无奈地低着头,把自己的嘴,用力地噘着。张书记这时候就说:“还有其他人愿意竞选村长吗?村民们都耷拉着脑袋,不吭一声。张书记接着说:“那我们选举,现在就开始了,三位候选人,谁同意谁,就在选票上选举谁?选票发下去后,过了一会儿,大家填完选票后,都放在了选举箱里面,选举结果马上就公布了。高又富比其他两名候选人分别多出,52票和46票。“根据选举结果,高又富成功当选为村长,大家向他表示祝贺!晚上大儿子听说了这件事,就问刘校长起了选举的事情!刘校长对儿子说:“高又富,为人比较虚伪,而且也很贪婪。他给大家红白喜事帮忙,是想落得好名声,为自己捞取好处,电工多好的差事,他就让他弟弟干!咱们村以后,会因为他的当选而倒霉的!你不信就走着瞧!”

高又富当选村长后,就向刘书记请示,要修村子里街道上路,这条路每到雨天后,就泥泞不堪,很是难走!刘书记就申请了,国家的拨款,把路修了。那几天,他一直忙在修路的工地上。从早忙到晚,他的为民服务也得到了大家的肯定与赞扬!随着城中村改造的临近,我们村子日益成为一块肥地。想在我们村安家落户的外来人口也多了起来。村子也陷入了扩张时期,很多面孔也逐渐不熟悉起来。一天,王婶走进高又富家,对又富说:“又富兄弟,我的儿子要娶媳妇了,家里住不开了,想在村头在盖个两层小楼,希望村里能够批准,给我家儿子一块宅基地,这样他们的小家庭,也能住的舒坦一些,他们和我们在一起住,总感觉不是特别方便。我都在你家跑了两趟了,这次我的申请,应该没问题了吧!又富看了看,王婶急切的表情,不屑地微笑了一下,还点了点头。无奈的说:“王婶,不是我不给你批,现在城中村改造在咱们镇,很快就要展开了,要申请的人也太多了,谁都知道宅基地是唐僧肉,谁都不想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而且一辈子可能也就碰见过这一次。有了新房子房屋拆迁就能够分到更多的钱。但是王婶现在真的没宅基地了!王婶又遭到了拒绝,气大不一出来,猛地在吐了一口唾沫,说:“你放屁!东头有好几户人家,都不是咱们村的人,为啥他们能够在咱村安家落户,是谁给他们的宅基地,是谁批准的!还不是你姓高!原来看你这人,踏实老实,能干,给村子人帮忙也比较热心,然而咱村将来要拆迁,你很快就变了另外一个人了,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你家以前是平房,自从外来人在咱村盖了房子,你家也盖了房子,你老大还娶了媳妇,你凭啥有这么多钱?你不会是拿了外来人的钱,才给他们批准的吧!又富听到这些话,也气愤地厉害,指着他的头说:“我看在咱们是乡里乡亲的面子上,你又比我年龄大,我不和你计较,现在就是没有宅基地了,我也很无奈,我也没一点办法!我这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你再等等!等有了宅基地,第一个就批准给你老大!你放心吧!,王婶点了点头,气疯了似的,一直摇着左右两只手,大声说:“你一个打工的人,现在也成精了,你现在也变牛了!好!我就等着你的宅基地!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高又富的家。又富看着她离开的样子,吐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现在是金钱社会,没钱还想办事,这是幼稚!

刘校长每一次镇卖肉回来,看着村庄的地,都变成了小楼,不住的感叹。晚上在看电视连续剧,他的大儿子问他:“今天咱村,王婶找高又富了,想给他儿子要一块宅基地,又被拒绝了,听说这都是第三次了。以前王婶和他家关系还是不错的,现在咋变成这样了,怎么当官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高又富现在就是资本家的心态,只是他不是生产商品,这是卖咱们村的土地。王婶怎么不告他呢?他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一纸诉状就让他进牢房了!刘校长说:“你真是个小孩,高又富有五个兄弟, 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他的姐姐还在咱村,他姐夫还有两个叔伯,在咱村势力强大着呢?起诉的话,就和他们结下了世仇,这辈子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儿子辈们也结仇了,这样就太不划算了。所以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告发,要告发也是在咱村有相当势力的罗家告发了,或者是有钱的杨顺利,那就没事了。因为高家拿罗家没办法,王婶他家是独门独户,自然不会鸡蛋碰石头了!

随着相关的传闻日益流进了村子,整个村子将要拆迁的传闻,也越来越被村民所知晓,因为临近的村子,他们房子的墙上也写有大大的拆字。杨顺利坐不住了,他虽然有工厂,但是现在是个赚钱的大好时机,因为要一块地,多盖一些房屋,那么国家赔偿的也多,自己的厂子可能也保不住了,也要夷为平地了。现在村子里的土地,都变成宅基地了,也都变成两层或三层的楼房了。千百年来种玉米和小麦的土地,都要变成小区了。杨顺利内心中大骂“高又富不是东西,收别人的钱发财,而全然不顾老百姓的利益,把农民的淳朴丢弃的一干二净,可是现在他是村长,自己去说,这不可能,因为以前高又富在自己的工厂上班,自己没舍得钱给他看烧伤。现在他当选为村长,而且在别的工厂还当上了小领导,肯定对自己怀恨在心”。杨顺利却越想心里越难受!他心里想:“自己问高又富,要宅基地他肯定不会批准,让别人去也不可能,真是难办呀!真是不甘心!可是在罗家庄,罗家的势力最大,然后才是高家。所以,只有换了村长,我才会有宅基地,现在高又富卖地,赚钱!那是吸罗家庄全村人的血呀!大家肯定对他恨之入骨了,如果去区委告发,肯定大功告成!

这天,杨顺利打电话给罗二根,他说:“二根呀!上次你结婚,杨叔给你的最多的,就觉得你这孩子不错,将来肯定有前途,现在你的二根浴池生意很望,杨叔有个事要请你帮忙,明天晚上六点,在迎客来川菜酒楼,二楼302包房,杨叔和你要事要谈!二根这边,一边接着杨顺利的电话,一边说,好的,杨叔,我在村里做生意,经常要用你的卡车,去运一些煤,多亏你帮忙了。咱周六不见不散!

这天,周六的下午五点,杨顺利用车把二根,接到了酒楼。他们点了酒楼里边最好的菜,上了一瓶西凤陈酿30年酒。二根看了酒店的阔气,以及酒菜的丰富,对杨顺利说:“杨叔,你今天太客气了,让您破费了,我真有点过意不去了!杨顺利对着罗二根不快不忙地说:“你对高又富当村长后的表现,你觉得怎样?罗二根非常气愤地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气愤地说:“那是个坏人,他当村长后,咱们村的地是越来越少了,不熟悉的面孔是越来越多了,咱们村越来越脏了,也越来越不安静了!这都是他高又富接钱卖地所造成的!真是咱们历史上最坏的人了,等于把咱们村的活路给堵死了!我原来对他印象还蛮好的!人很实在,还会做饭!我结婚那天,还多亏了他!前一阵子,我看很多外来人都盖新房了,我爸那是一层楼的房子,我和老婆不够住,找过他三次,每次去都说过一段时间,你的宅基地就能批下来,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可是这期间,有好几个外来人,都开始盖新房了,每次想到这些都感觉十分的恶心!他一个在你工厂上班的打工仔,现在盖了两 层小楼,还买了一辆桑塔纳,他一个农民哪里来的大钱?真是太欺负人了!我真想到区政府去告他!杨顺利微微地笑了,对二根说:“二根你真是咱罗家庄的恩人!我完全支持你告他!你一个人太势单力薄了,咱们村在我厂工作还有五六个小伙,我让他们和你一起去,到区政府去告他!我让我厂里的面包车拉你们一块去,食宿我全包了!二根等高又富下了台,我推举你当村长!二根说:“咱这不是交换呀!我告罗又富,你推我当村长,这交易很公平!顺利叔,你今天这是鸿门宴呀!杨顺利哈哈大笑,没有再说一句话。

那天,罗二根坐着杨顺利工厂的面包车和村里的五个人,走到了区信访办,如实反映了罗家庄村长高又富,私自出卖村里的土地而肥了自己的事情,并且进行了登记,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说一个月你们就等信吧!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村子里发出了布告,高又富涉嫌私自出售集体土地,已经被免职,现在将要重新选举村长。很快二根被选举为新村长了,二根当选村长没几个月,几个月的时间里在杨顺利和罗二根都在自己的宅基地上盖了两层楼的房子。但是罗家庄很快就要面临拆迁了。

高又富在自己的楼房面前,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把车放在了街道中间,用抹布擦洗着他的爱车,这时候,刘校长刚好骑自行车买菜回来。又富赶忙站起身来,向他说:“刘校长,到我家坐,我想和你聊聊天!刘校长一看是高又富,就下了自行车,对着高又富说:“原来是高村长,找我!真稀罕!来给你一个小板凳坐坐。高又富给刘校长拿来了小板凳。对刘校长说:“你干了一辈子觉得怎样?刘校长说:“我问心无愧,对得起学生与家长!我没拿学校一分不属于自己的钱,现在退休了,和大家聊聊天也很快乐!你从村长的位子上下来,你的心情一定复杂吧!又富说:“我现在老婆,孩子热炕头,也不想和村子任何人说话和聊天,我有房子和车子无忧无虑,就是朋友少一些,没关系,凡是都是有事就有得,老天爷是公平的!原来的朋友现在和我很少来往了!为啥呢?刘校长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你卖了土地,你是戳他们的痛处,也是戳土地的痛处。那不断形成的宅基地,就是土地上的痛!好了,你好好想想吧!我走了!”看到高又富的样子,刘校长一脸的苦涩。

高又富回到了家,坐在椅子上,思绪了很久,看着刘校长快乐的样子,自己的村长被罢免后,村民见面都很少和他打招呼了,也不知声了,看到现在的窘状,真是天壤之别,他默默地低下了头……他仰天长叹道:“这都是土地上的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