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小青《在湿地行走》经典散文全集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在湿地行走

终于熬过一个漫长的干枯的苦夏,在惬意秋凉中一个美好而滋润的日子里,我们来到了一个美好而滋润的地方——泗洪洪泽湖湿地。

没有钢筋水泥,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扬尘飞土,也没有车水马龙。

满眼是水,满眼是润,满眼的青绿,满眼的鲜活。

就在那一瞬间,湿地的沁人的气息,湿地的独特的魅力,湿地的令人艳羡的生态,湿地的所拥有的一切,都已经弥漫了我们的身心。我们用力地呼吸,空气是清甜的;我们四处寻望,大地是生动的、宁静的。我们庆幸,在这样一个对的时间,来到这样一个对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被它俘虏了,降服了。

真是不得不服的。

穿过长长的弯弯曲曲的建在水上的木栈道,就到了我在湿地的家——一座架在水上的小木屋,朴素而温馨,居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水在屋下静流,水在四周环绕,水在近处低吟,水在远处跃动,本就来自水乡的我,竟被苏北大地上的这片水打动了、迷惑了。

其实,关于水,关于泗洪湿地的许许多多,还刚刚开始呢。

天气是湿润的,湿得有些沉闷,似乎晚上应该有一场大雨。

这场大雨在半夜时分真的来了,来得那么猛烈,来得那么巨大,下得那么长,下得那么透,几乎整整一夜。在城市里,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之大的雨声,打在木屋上,打在雨棚上,打在水面上。从水开始,又到水中去,水融入水,是一个现实的水世界。

听着雨声入梦,那梦也做得和平时不一般了。依稀中,我仿佛回到了童年,又仿佛飞向了未来。

难道水是人类的童年吗?难道水是人类的未来吗?

在我们的童年时代,水就是这么的自然,那么未来的水呢,也还会那样清澈吗?泗洪洪泽湖湿地用它的现实的水,无言地告诉我们,会的,只要人类明白了一些道理,未来就会是一个纯净的世界,就像现在的洪泽之水。

雨终于停下来,天也亮起来,我们迎来了一个既湿润又凉爽的早晨。

竹船在湖边等着我们,竹船上有小竹椅,坐在小竹椅上,像是回到了曾经的农村生活的日子。我们在湿地里漫游,看到水车,看到渔网,看到农耕的气象。

船在河里道拐了一个弯,我们的视线中,就只看到芦苇了。望不到尽头的生长茂盛的芦苇,在这块湿地中,多达7000多亩。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呵,7000多亩的芦苇,不是迷宫也迷人呵。

我们知道这里还有千荷园,虽然没有赶上荷花盛开的季节,这个时节已是接近残荷的日子了,但是我们完全有能力想象在广袤的泗洪湿地之中,88亩荷园,10万株荷花,8条共计8.8公里的荷花观光带,那是何等的壮观、何等的惊艳。

船一路前行,鸟在船前飞翔,鱼在船尾腾跃。低头看水,水是清绿的、透明的,鱼在水中畅游,想这泗洪,有着166万亩的水体,那真是水阔凭鱼跃啊。抬头看鸟,看见各种水鸟在近处、在远处;在小憩、在飞翔,态意悠然,好一派田园风景。

忽然间,一处景象吸引了我们,远处望去,某处水渚停留着一大群种类不同的鸟,好些个大型飞鸟,姿态相同地用独脚站立,一动不动。大家哄然议论起来,这真是煞风景,在这么美的景色里,在这么多的活物生存的地方,竟然做一些假鸟、假动物,这是多大的败笔啊——不过,千万别着急,就在我们为这个“败笔”惋惜不已的时候,那些假鸟们,动起来了,飞起来了。

湿地的鸟们,用它们的行动,告诉我们,它们是真的。

这真是一个大乌龙。假作真时真亦假。因为假的太多了,以至于当人们看到真的,也以为是假的,但是在泗洪洪泽湖湿地,190多种鸟类,那可是如假包换的。

泗洪是一块古老的土地,有着许多古老而美丽的传说,有着内涵丰富的文化遗存。今天的泗洪洪泽湖湿地,是泗洪人民用自己的辛勤努力在泗洪的史册上写下的新的辉煌的一页,它既是现象中的大氧舱,又是人们追求心灵慰藉的精神氧舱。

在泗洪洪泽湖湿地行走,面对这一大片生态净土,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深呼吸。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