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涤灵魂的盛宴》许阳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丽江的一半风情,在张艺谋的《印象·丽江》中蕴藏。

从玉龙雪山云杉坪下来,大巴车径直把我们拉到一个用土石堆砌的不规则的建筑前。标识牌显示,这里就是现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实景演出剧场——甘海子蓝月谷剧场。

我们很疑惑,那个鼎鼎大名的演出,难道就位于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待我们进入大门,猛地抬头,立刻大吃了一惊。

这是一个何等广阔的场地呀!背景是无人攀登上去的玉龙雪山,前面是宽敞的平台广场,中间是红得像在熊熊燃烧的岩壁,垂直十几米的高度上循环往复着多层的小路。以蓝天为幕,以大地作台,这是真正的汲天地之灵气、取自然之大成。

演出开始了,证据是撼人心魄的声响破空而来。岩壁上,从不同出口轰然冲出无数支马帮,奔跑着,呐喊着,腾起阵阵激昂的烟尘。岩壁前的广场上,姑娘们正背负着沉重的筐子前行,那应该是她们最真实的生活。马鞍在汉子们的手中飞舞着,不清楚他们是已经胜利归来,还是在整装待发。中间的那位应该是马锅头吧?他是丽江人的英雄,他在男人们羡慕的目光中走来,在姑娘们崇拜的欢呼中大踏步走来。

“朋友来了,喝酒!朋友走了,喝酒!高兴了,喝酒!不高兴了,喝酒……”酒是什么?酒是丽江人生命的燃烧,酒是丽江人的生活方式。酒令如山响,这是丽江男人的酣畅淋漓,尽管脚下已经开始飘浮。终于,出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在横七竖八的醉卧者中找寻她的男人,男人在回家的路上还一直脚步蹒跚、踉踉跄跄。

千回百转,柔肠寸断,悲痛欲绝的亲友正在送一对青年男女去殉情。古代纳西人,男女相爱又不得圆满,只好双双去赴死,进入他们坚信的玉龙第三国。“白鹿当坐骑,红虎当犁牛,野鸡来报晓,狐狸做猎犬……”,那是一个美好的世界,那是一个理想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情侣们将永远没有痛苦、没有悲伤。女人骑在马上,男人牵着缰绳,青春的躯体将要消失,美妙的灵魂就要随风而去。那一刻,每位观众的双眼都已浸满了泪水。

悲伤总是难免的,但快乐永远是丽江人的本色。宽阔的广场上,青年男女手拉着手围成圈子,唱着抑扬顿挫的曲子,正在旋转着舞蹈。纳西人跳的是“阿丽哩”“打劳丽”,普米人跳的是“含摆舞”,藏族人跳的则是“锅庄”……手臂扬起落下,像是在召唤宾朋加入,脚步前踢后转,像是在彰显着民族性格的洒脱。其实,台上的人是不能称之为表演的,因为他们是丽江人,打跳本就是丽江人的大众娱乐活动;因为他们是少数民族,少数民族说话就是唱歌,走路就是跳舞。

鼓声,轰隆隆的鼓声!几百个汉子整齐划一地挥舞着,黑色的长袍是虔诚的崇拜,红色的衣襟是炙热的激情,齐挥的手臂是生命的喝彩!这鼓声,就如大海的狂涛,翻滚着,咆哮着,有着摧枯拉朽的伟力;这鼓声,又像地心迸发的岩浆,一浪高过一浪,直冲到九霄云外;这鼓声,充溢着源于自然的力量,宣誓着纳西人英勇顽强、不屈不挠的灵魂。因为,纳西人是“越过九十九座山不累者的后代”,是“大江大河吸干后不解渴者的后代”,他们是天的儿子,是自然的兄弟。

高潮是集体的祈福仪式。主题曲《回家》逐渐响起,犹如天籁般悠扬清丽。面对着圣洁的雪山,在场的人全体起立。“请把你的双手交叉,放在额头,让你的目光辽远,向着天的方向,双手合十,展开你的双臂,高举过头,许下你心中的愿望吧”;“站在这神奇的玉龙雪山前的我们,虔诚地为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你祈愿,祈求天为你实现心愿,为你喜降福气”;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叫天天答应,叫地地答应……那一刻,每个人都随着旁白音的引领,不由自主地做着动作;那一刻,每个人的泪水都在夺眶而出、肆意奔涌。

《印象·丽江》,全体五百多名演员没有一个科班出身,他们是来自10个少数民族、16个村庄的普通农民。所以,没有谁能够抗拒这黝黑的皮肤洗礼!没有谁能够抗拒这高亢的吼声洗礼!没有谁能够抗拒这炙灼的目光洗礼!没有谁能够抗拒这粗糙的双手洗礼!没有谁能够抗拒这无邪的笑容洗礼!

置身大地长天,面对玉龙雪山,几十个人数百个人同时舞动着,或在平台广场,或立体交叉于岩壁,有时甚至从观众的背后冲出。《印象·丽江》,它让你直接感受激情,让你无处可躲。你不得不打开心扉,拿出同样的坦荡,与天、地、灵相交相融在一起。

至此,观众已经根本意识不到这是位于海拔3100米的一个演出。只觉得洁白的雪山、红色的岩壁、舞动的人群、洞彻心扉的场景,已经全然幻化为一场灵魂的涤荡和白日里的梦境。

在丽江,茶马古道,民族风情,地域文化,世事沧桑,大半在《印象·丽江》中迸发,只剩下小部分才是古城具象的景致和风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