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元忠《山中来信》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拿什么寄给你呢

看到天山的三月扶着五十盘天

一盘盘挪向峰顶的雪

看到山间溪流潺潺

侧身走过铺满卵石的旧河床

你知道,那些骆驼草一样的灰暗日子

便一簇簇点亮了

一过石门一线就忍不住这样想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我务必删去那些繁文缛节

务必惜字如金,学习使用简单的图纹

水波纹画上小天池的眉,豢养着一池云影波光

松鹤纹披上云杉的袈,驮出一襟流岚岁月

莲花纹鬟上雪莲的髻,绾起四千米的清风

冰裂纹划向瑶池的天,玉锁住人间的来世约

缠枝纹勾出枯草里的绿,轻轻擎起了一朵米黄

我趁着一阵南风吹来

赶紧拣一颗松果结尾

并把信托付给那只咯咯叫唤的雪鸮

让它代我先行一步

请你记得在每一个午后抬头看天

若有一只云朵从蔚蓝里飞来,请留心查收

等我攒满足够的清澈

就挽一匹白马下山

若你的梦中有柔软的马鬃飞扬

那是我馬蹄哒哒来到你的门前

归来的少年

青砖扶台。青砖老屋

爬满瓜蔓的柴垛。篮球架

绿棉桃,红色白色的花

还有左掖右揣的长发玉米

成群结队的大豆荚

这些出生在老家的孩子

让处暑的阳光变得温和

像青砖礼堂旧旧地红着的五角星

和向日葵斑驳的暖

这时,适合循一首老歌的调子

踱进曾种满红色修辞的黑土地

触摸湮没在庄稼里的旧梦

更适合洗却半世风尘

走进蓄养少年时光的一洼脚印

很容易踩到纯净如风的快乐

风拽着你的目光,跌向路边的葳蕤

毛谷英,牛筋草,萋萋毛

喇叭花,芙子苗,淡紫的益母草

当你试着一一喊出它们的名字

这些亲爱的发小,便笑着

把藏起来的旧事还给你

坐在屋山头喝茶的老哥

也依稀认出了你少时的模样

一用那长不大的乡音叫出

你的乳名,记忆便被汩汩唤醒

桃树缀满青桃,丝瓜头簪黄花

都怀揣下自成蹊的不言

正如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这个时分,我该坐在一朵云上

捧浅浅的光阴,不读你

只读云卷云舒,去留无意

六月,在烟家墩

六月,在烟家墩

我已构思好一池荷香

引三千弱水供养

已设计好你的二十四桥

桥南红荷,桥北白莲

南来红荷染你的鹤发

北来白莲衬我的童颜

风已把光影和荷叶

铺向最深的红尘

一千首五言和蜻蜓、蝉鸣

正密密地结成莲蓬

此时,在烟家墩

我决定不再做荷的外一首

我决定用尽余生回到荷里

回到万千荷中的一朵

等你命数的来

无须再观天象

你将携一场盛大的节日到来

我眼含白云心生菩提

所有的悲欣化成九孔莲藕

在黑黑的淤泥里,熠熠地白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