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中民《敦煌敦煌》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敦煌呀,你是谁?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谈一场恋爱

敦煌呀,你在哪?我一直在茫茫人海中苦苦找你

敦煌呀 你为谁?我一直在拒绝和你进行正面对话

谁是敦煌?是飞天、壁画,还是石窟

谁是文化?是画家、是诗人,还是儒商

谁是历史?是时间,是空间,还是遗迹

歌为谁作?仅仅是一曲丝路的飞天吗

诗为谁写?仅仅是一杯河西的烈酒吗

画为谁留?仅仅是一地苍凉的颜色吗

在敦煌,我画饼充饥,风沙作饮

在敦煌,我以梦为马,割地为王

在敦煌,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是谁?来自大唐,只是一位行者

我为谁?不求名利,只为一卷佛经

我爱谁?你知我知,只为铁树开花

立秋,我在敦煌尿了一泡

盛夏,我在敦煌留宿一夜

初春,我愿化作一树梨花

今夜,我住在沙洲的一间民房里

写诗、作画、饮酒,还做着梦

今夜,我住在敦煌的一间宾馆里

抽烟,见人、约会,还想打炮

傍晚,我还想去月牙泉小镇吹吹风

中午,我还想吃个毛辣子见几个人

深夜,我还想去敦煌夜市摆个地摊

天啊,我从来不想,从来不说

但我却要让党河洗澡冲凉

天啊,我从来不哭,我从来不笑

但我却要叫自己伤痛欲绝

我的天。我从兰州坐火车来过敦煌

鸣沙山下,我不曾上一次莫高窟 走过一次月牙泉

我的天。我从历史的册页里一路走来

道士塔前,我不曾想起安特生 看看那个王道士

天啊,我从天水来到河西

一路看过张大千,段文杰,樊锦诗,还有庄苓

天啊,我从宋朝来到河西

没有沙尘,没有清风,没有明月,只有一阙词

神啊,我冒然闯入敦煌夜市

有美女,有背包客,还有好多文物贩子和骗子

神啊,我默然走过一条街道

有历史,有伪文化,还有被青春毁掉了的人生

在敦煌,阮文辉在捡石头,庄苓在作画,兆武在治印

我的老乡张新胜,把夜光杯卖向了天南地北

在河西,我把葡萄美酒,盛进了敦煌的夜光杯

我敦煌的朋友们,虽没有别墅,却个个坐拥西域

天啊,我就这样,静静地,慢慢地

天啊,我就这样,轻轻地,软软地

死了,不留遗骨,活着,不为活着

大地之上,一窟一佛,一山一泉

大地之下,一城一堡,一草一木

如果,我们要命名的话,那就是丝路上的敦煌

在敦煌,有人在搞艺术,有人以买画为生

在敦煌,有人在看风景,有人在吟诗作对

在敦煌,谁为王,谁为寇;谁为佛,谁有道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永远不知道

在敦煌,我是一尊佛,莲瓣洁白,石胎泥塑

在西域,我是一个王,横刀纵马,日行千里

在中国,我是一个在西部大地上纵情放歌的王

我的名字叫敦煌,我的外号叫敦煌

我的老婆叫敦煌,我的父母叫敦煌

呵呵,不管是王,还是蚂蚁,我们都是敦煌的子民

在敦煌,我读经,我写字,我作画

在敦煌,我漂泊,我成家,我出走

这一切,还不是因为我的敦煌呀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