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本为一切人又不为任何人所做的书》何晓芳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读完这本书,我只愿自己变成《西风颂》中的落叶,流云和浪头,愿随西风翻腾飞行翻滚。这是一本酝酿着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书。我从没读过这样的书,书中的每一段话都让我足之蹈之,想要朝身边的人吼叫出来:打碎一切吧,去大大地否定,去三遍地肯定,上帝死于对人类的同情之中,人是一种必须被克服的东西,大地的意志,强力的意志……

这就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一本简单却晦涩的书。亨利希· 封· 施泰因,尼采看中的继承者,曾告诉尼采他对这本书一句话也不懂。我没有系统地学过哲学,对尼采也不甚了解,我知道自己写下的不过是走马观花的感受、一些肤浅的体验,然而我还是冒着见笑于大方之家的风险写下此文,只因此书带给我莫大的感动,只因此书留给我一种模糊但激动人心的英雄气概,在身体里膨胀,要爆裂出来,不书不快。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我想,许多个灵魂都曾停下脚步为此迷惘过、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时时困扰着我,有时甚至让我绝望。我害怕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站在这个世界的边缘,发现这个世界不过是某个人建的沙堡。一个人死去,他眼中的全部世界也随之而去。一切皆是虚空,日光底下无新事,否定意义,曾让我无限心伤、唏嘘不已。多数的道理字字珠玑,确是谎话连篇,知道的愈多,才发现知道的那么少。如果真理是相对的谬误,那这个世界何时才会有个结束?

知道的愈多,给我的是更多的不确定,不确定就是痛苦,于是我读一些书,询问一些“大师”,也曾寄希望于宗教,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宗教给了我不会动摇的确信,然而那终究是一段时间,那是一种微醺的状态,最后终到酒醒之时。那时我认为宗教道德以及一切不过是暂时的概念,是人为自己编织的一张网、一个牢笼,把自己放在一个又一个的框架之下,不断调整自己,妥协自己,失去自己。

我的心里是害怕的,如果自己正在做的是别人早已做过的,如果自以为有意义的坚持实则空虚,如果我连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生存毫无意义,人生没有确信,宇宙没有不会动摇的支柱,那我还要不要活着,是活在虚假的真实里,还是真实的虚假中……

幸运的是,我读到了这本书。书中的主人公是那把成熟的无花果吹落的北风,让我们大口地吸啜无花果的果汁和甜美的果肉,是那奔腾的海浪,把新的五彩的贝壳倒在我们面前。尽管我没有相信他的答案,但他把这些可爱的东西给予了我:理解,思考,小心辨别,勇气,这些东西是要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可缺少的东西。

“我爱大大的蔑视者,因为他们是大大的尊敬者,是向往彼岸的憧憬之箭。” 读到这句话之后我便放不下这本书了。我不知道我是否是那憧憬之箭,然而我却感觉自己被理解、被感动。宇宙的无目的性让我悲哀,我一直在追寻,我不信任一切现存的道德,可我又乐意观望人们追寻,虽然在我的心里认为那些追寻终究是徒劳的。我之所以痛苦,乃是因为我想要一种确信,一种不变的东西,一个立得住的中心。我怀疑一切,蔑视一切,乃是因为我想要一切得到肯定。

这本书共由四部组成,据说尼采还打算写第五部、第六部,但由于后来发狂而未实现。这本书的前三部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的,几乎是一气呵成。在第一部中写道查拉图斯特拉在山上过了十年的隐居生活,后来自觉充实,便要作为施予者下山,他在花斑牛镇向弟子们作种种说教,最后又回到山上的孤独里;第二部写他因为梦见自己的说教被曲解,便再次下山,对各种类型的现代人进行批评,最后他为了让自己的思想更加丰美又重新回到孤独之中;在第三部是他回到山上途中对现世的批评,最后永远回归的思想逐渐成熟;第四部有八位高人出场,讲述了查拉图斯特拉如何战胜“同情”。

不同于一般的哲学类型的书,有着严密的体系、缜密的逻辑和确凿的证据,这本书是用散文和诗歌的语言写成的。我不是一个善于归纳和分析的人,在这本书里,我看到的是处处散落的金子宝石,每隔一段就有几句话像箴言一样散发着光辉,让人拍案叫绝,叹为观止。尼采在他这本书里以一种打乱一切重新定义的态度谈论了宣扬上帝的背后世界论者,轻视肉体者,死亡说教者,伪善的同情者,纯粹的认识者,善人和义人,道德大师,圣人,诗人……他说思想如山上的树,越是想往高处和亮处升上去,它的根就越发有力地拼命伸进地里,伸向下面,伸进黑暗里,伸进罪恶;他说那些背弃世界者不过是手里抓着人生稻草,嘴里却嘲笑自己在抓一根稻草;他说他爱的是那种想要超越自己去创造而由此毁灭的人;他说结婚乃是两个人的意志创造出一个胜于他们的后代;他说一切伟大的爱超过同情,因为伟大的爱还要创造它所爱的对象;他说他用头和脚跳舞来嘲笑重压之魔;他说如果人不是创作者,也不是猜谜者和偶然之拯救者,那要他做人干什么;他要打破古老的法版建立新的法版……

这本书有查拉图斯特拉的心路历程,他两次下山,两次回到孤独中,最后外出寻找八位高人,他几次想说出永远回归的思想却不能,最后差点被同情打败。看此书就是在看他战斗的过程。当他沉默踌躇时,我会忍不住想大吼一声,加油啊,查拉图斯特拉,我在看着你啊!

在这本书里,尼采有时似在宣扬一种精英论,他让他的弟子和战士把自己和“贱民”区别开来,让他们走进自己的孤独里,不要做苍蝇拍子,这个世界上有太多过剩的人口,他大叫到人类是不平等的……这些话看起来有点让人想去批评,然而仔细思考一下,我们的哲学是否太中庸软弱无力,平等是否是另一些人的阴谋诡计,我们是否不是被这些人利用就是被那些人欺骗,我们是否强大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立足,我们是否是那些伪善的义人……尼采说过不要做书虫,而他自己就是个大大的书虫,尼采一步步进行评判,从民众到崇高的人到超人。查氏用他的论战让我们一步步思考自己,去伪存真,在这个满是陷阱和虚幻的世界中走好我们的每一步。

他看破这个世界的彼岸,不否定人的肉体,不相信已创造的道德,俯向大地,观看自我,意志是强力的,生命就不该停滞,人活着不该是重负,生命啊,本就轻盈。然而从很久前开始,一代又一代的人似乎就在忍受着颓废,荒芜、压力、沉重、疲惫、停滞、喧哗……这个世界太单调了,人们总是往后看,这一代人咀嚼着上一代人的呕吐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世界太吵闹了,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是一场没有主人的宴会,宾客们都极尽其能事表演。这或许是我涉世未深的无知之言,但我的心是一块干涸龟裂的土地,我的眼是欲哭无泪的。找到生命的答案重要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答案就真是一个封闭的铁房子,那么醒来肯定比沉睡着死去好。如果说你的答案是你的哲学、你的人生观,那你的人生观是什么?是能使你灵魂尝受甘苦者,是使你的脏腑挨饿者,是难以言传无以名之的吗?我需要一个我愿意为此毁灭的人生观,那是在流沙中唯一站立得住的东西,是田纳西山头的坛子,是无序之中的秩序,是偶然之中的肯定。我需要这样的哲学,并将其称之为我的人生观。

这本书的核心可以说是永远回归的思想,我还是不太明白什么是永远回归的思想,也不愿相信超人是最终的出路。但他在肯定人生、,肯定大地的意义,号召我们要精神自由、要做创造者,思考了我们为之绕了又绕的许多重大问题,他让人充满希望。

查氏的思想是健康的、向上的;他的话语是铿锵有力的,一切讲话,对他来说,都太缓慢,他的云极度紧张地孕育着闪电,在闪电爆发的笑声之中,把一阵阵冰霜扔向我们,狼烟起,战鼓鸣,查拉图斯特拉需要的是战士。

我没有从这本书得到我的答案,或者说其实我一直抱着观望的态度,但是这本书让我快乐,要知道快乐比心中忧伤更深。查拉图斯特拉曾说,虽然是小小的火光,对于遭到风吹浪打的船夫和碰到船只失事的人却是大大的安慰。看到自己曾经因之绝望的问题,别人在同样地痛苦,同样地思考,而且走地更远,这是一种幸福。或许我要一直在路上寻找,从这本书中我得到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勇气,如果这个世界最终是虚无,那就让自己有勇气去承担这份虚无,不停止寻找吧!

最后我要说,笑吧,大笑吧,狂笑吧,手臂上全是蚂蟥的学究们,各种道德的表演者们,昏死过去的沉睡者们,听听这场狂风暴雨吧,有闪电将刺亮你们的眼睛,有雷声将震聋你们的耳朵,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有眼可看的,就应当看!

(作者单位: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