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激《老丁的退休生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老丁午饭碗刚端上手,高秀红的电话就打来了,丁局长,您吃没有啊?大家在等着您呢!老丁才喝了点小酒,脸色红润,听到高秀红那绵绵柔的声音传来顿时就来了精神,两眼乐开了花。但见他把手机挨近耳边连声说,好,好,好!我扒口饭就来!见他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儿,老伴徐凤兰的脸色顿时灰暗下来,趁儿媳妇张腊梅转身进厨房盛饭的当儿,她狠狠剜了老丁一眼嘀咕道,你明儿干脆搬她那住得了!还省了人家的电话费。老丁此刻只要有牌打,不管老伴怎么埋怨都行。好了,我吃饱了。老丁说着就踱步到大门口大幅度地拍打起身上的灰尘,这是他多年来不自觉养成的一种习惯。在职时应酬多,烟来烟去的难免会有一些烟尘落襟。借助这种拍打劲头除了掸尘,还能显示人的一种良好状态。

上午替老伴跑采买,下午出去打点小牌散散心,老丁努力地使自己适应这种往老年化过度的生活。想他在位时,无论是他陪上级,还是下级陪他,饭前饭后还不都得和几局。况且他现在跟街头的一些小女人能打多大,还不就是打发时间,图个快活。望着公爹倒背双手快步离去的背影,张腊梅忽然嬉笑着脱口道,看我爸的适应能力多强,这么快的就跟那班女人混上了。

张腊梅这样说显然是有意激将婆婆阻止公公去打牌。厂子里这一阵子人手紧,丈夫还时常出差,即便不出差也甭指望他能做什么事,不带些狗朋狐友回家烦神就算消停了。现在找个工人一年工资至少也得三四万,所以张腊梅巴不得公爹能呆在车间顶个人手还不用付工资。张腊梅的那点小把戏徐凤兰又岂能识不破。正因为她见不惯儿媳妇这种冬瓜皮往里卷的算计心,所以老丁办理完退休手续后,徐凤兰便支使他出去玩自个的,不能给他们依赖惯了。家里由她不计报酬的操劳够对得起他们了!

徐凤兰过去就业于县二轻集体企业,后来厂子破产为每个职工交纳了一份养老保险后,徐凤兰也就成了一名退休人员。儿子高中毕业当了三年兵,退伍回来就没消停过,一会儿与人合伙开茶楼,一会儿又开饭店,挣的钱到最后都送给赌场了。眼下这个家庭作坊式的制刷厂还是张腊梅主张办起来的。张腊梅的娘家兄弟就是做漆刷生意。徐凤兰尽义务为这一家子人洗衣做饭烧茶水。按儿媳妇的话说,谁让你们二老生养个不成器的儿子,如果你们也不帮我一点,那我们往后的日子咋过?再说超儿以后读书还不知要花多少钱呢!看在自个生养的骨肉情份上,徐凤兰不任劳任怨还能怎么着。人家雇个老妈子还付报酬,她徐凤兰一年忙到头连件衣服也不曾见着。如此抠门的儿媳!徐凤兰的抱怨也只能在心里。

纵然徐凤兰对老丁有看不惯的地方也见不得晚辈人来讥笑。再说老头子是从县文教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在职时可也是个有头有脸之人。哪里轮到你一个晚辈人来说三道四!想到这里,徐凤兰原本灰暗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更甭说搭理儿媳。但见她气呼呼地收拾起碗筷转身朝厨房走去。

丁局长,走快点哟!老丁大老远的就看到街头高秀红的超市门前站着一个体形滚圆的中年女人,跟叫魂似的冲着他大呼直叫。老丁不由加快脚步边走边回应道:不是还早吗?那么急干嘛!再一看,原来是方春苗。他心里不由犯起嘀咕:怎么是她呀!老丁的迟疑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女人的牌品太差,输点钱跟吵死似的怨三怪四的,一会怪人家碰牌,一会儿又怪人家吃张子也不看下手发多……十足的一个怨妇!输钱了还舍不得掏钱,也不知是真记性不好还是有意赖皮,明明上一牌欠人家10块她硬说不欠!久而久之大家都不愿带她玩。除非实在是找不到人或三缺一她恰好碰上。老丁初来乍到,又岂知道这些,直到跟方春苗共过几次牌局后才尝到个中滋味……唉,人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挑拣个什么呀!有人乐意跟你混就不错了!他三番五次的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甚至于涌出一种莫名的慷慨!仿佛回到了工作之初的某种谦卑与谨慎的心理。有道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况且他老丁当年充其量也就是一介书生,如果硬要寻出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莫不是当美术教师的时候有过绘画方面特长。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后来这些特长还不是随着从政生涯丢弃了么!记得那个时候,一些机关单位开办专栏都少不了要请他去画画,也因了这些特长他才被借调到县文化馆。后来回到学校任校长,再后来随着职务的不断攀升,时间也就宝贵起来,哪还有心情玩这些。久而久之这些才艺也就跟他生疏起来。几十年的工作生涯想来就像是人生中的一次短暂旅程,在他晕晕乎乎的时候列车“嘎啦”一声将他搁置在一个陌生而又荒凉的地方。何去何从?他在新的站口彷徨,不知所措。还好,现在算是勉强适应了这一措手不及的变动。再回首,过去的那些与自己一同吃喝玩乐的朋友或同事反而都处在一种若即若离的梦幻里。几十年工作结下的世俗交情就等着时间这杯白开水的稀释日渐淡薄。说人情大似天也行,说人情薄如纸也行,总之,人在什么环境说什么话。最初他老丁在当教育局长时,何曾想过会有一天跟这群婆婆妈妈一起凑趣找乐头。话虽这样说,但老丁心里还是隐隐掠过一丝羞怯,甚至还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

丁局长来啦!高秀红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这是一家私人小超市。从店堂直接往里走就是棋牌室。来打牌的都是街前街后的一些老人。人若凑不齐时高秀红就过来顶。丁局长这里坐,高秀红将一杯茶水放到桌子一角,示意老丁过去坐。方春苗已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另一个大爷也是名退休人员,岁数看上去比老丁大很多。老丁是年前才办的退休手续。老丁心想:年龄大的人反应慢,出牌急得死人。见老丁犹豫不决,方春苗急了。丁局长,您还在等什么,快过来坐呀!我坐过去不也还少一个人吗?老丁故意磨蹭说。您坐过来人不就来了么。老板娘弄茶水去了,很快就会过来。正说着,门口又来了两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老丁看她们径直往另一张牌桌走去,竟鬼使神差地也跟了过去。那两个女子是金凯KTV的服务员,老丁年前跟她们打过一次。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不光是出牌利索,出钱也爽快。老丁心想,出来玩还不就是图个痛快。我老丁宁可输点钱也不愿受那个窝囊气!两个女子见是老丁也都皆大欢喜。很快外面又来了一个,老丁这桌子坐齐了,方春苗那边始终空缺着,即便高秀红顶也还缺一个。方春苗心想,你老丁瞧不起人,我还叫你局长干嘛,你不就是一个退休老头,有什么可神气的!嗨,老丁,你怎么跑到这桌上来了,是不是嫌恶我们人老珠黄不愿跟我们混啦!反正牌也打不成了,方春苗有意边说边拖过一张凳子紧贴着老丁身边坐下。老丁生性就不喜欢人家看牌,况且还是方春苗这种女人。因此,老丁的脸色明显铁青起来。方春苗偏偏还不识趣,一个下午嘴巴跟放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的,老丁感觉耳朵木木的,似有无数只大青蛙在“呱呱呱”的鸣叫,出牌时老是心不在焉。方春苗竟还说,老丁打牌不行,出张子明显错误!老丁听她这么一说索性把牌一推,说,我不行,你来!说着,呼地一声站起来,转身欲走,被高秀红眼疾手快地劝了回来。

四方结束后,老丁去上洗手间,忽听隔壁屋子传来方春苗尖酸刻薄的声音,当干部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像个发情的公狗一样往上撵,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都退休了还神气个啥!见方春苗越说越起劲,老丁恨不能上前狠狠的抽她几大嘴巴。然而,他还是努力克制自己冲动的性格。好男不跟女斗!真要闹起来,我老丁未必就是她的对手!想到这里,他随即从腰包里摸索出一支烟点上,佯作没听到似的昂首往外走去。

第二天,不等高秀红的电话打来,老丁就推出电瓶车,带上钓鱼杆上河边垂钓去了。

下午,徐凤兰送茶水到车间,听到一名跟张腊梅差不多大的女职工在说自家公爹去世买坟山的事。什么,买一个坟山要花十几万?张腊梅拉长语调,一惊一乍样。或许是没有看到婆婆在门口,径自接着说,那我们家两个将来要多少钱花哟!你家不一样哩!你家公婆不是都还拿着退休金嘛!再说他们年纪都还轻,还能帮衬你们几年呢!哟,你说的轻巧,他们那点工资算什么呀!还不够老头子抽烟喝酒花哩。你没见老头子每天还出去打点小牌,不要钱吗?徐凤兰实在听不下去,刚想上前去质问儿媳妇:我们花费你什么了?不想这时猛地听到另一个女人神神秘秘的笑着说,你说打牌我倒想起一件事来,昨晚上我听我隔壁的王妈说,丁伯伯在棋牌室可是个大红人呢!方春苗因为没能跟他打上牌竟争风吃醋吵起来了。啊,真有这事……徐凤兰再也听不下去了,但见她”咚”的一声将茶瓶放到桌上,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想必她们都知道徐凤兰听到她们的说话,一个个背过身去不敢出声。

这晚徐凤兰破例没再给儿媳妇做饭,独自生着闷气早早上床。老丁不明其故,以为徐凤兰身体不适,便问要不要找医生看看,不料徐凤兰猛地从床上弹起,一手指着他斥责说,你还要不要脸,竟这样作贱自个!我怎么了?老丁越发不明白徐凤兰在说什么,只得睁大眼睛看着她。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徐凤兰还以为老丁在打马虎,有意遮掩什么,因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把话挑明,你和张春苗是怎么回事?老丁总算明白了徐凤兰的发火意图,不禁哑然失笑,当过多年教育局长的老丁简明扼要把事情经过一说,徐凤兰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往后那种地方你还是少去的好!她说。毕竟是老夫老妻,虽然不再生老丁的气,但心里还是替老丁憋屈。

次日,老丁依旧骑个电瓶车去钓鱼,徐凤兰却径自去了高秀红的超市。因为徐凤兰平素很少打牌,所以高秀红也没当她是来打麻将的,还以为是上超市来买东西。秀红,给我安排个位子坐坐行不?徐凤兰大有一副来者不善气势,边说边径自朝着方春苗走去。高秀红正在给顾客泡茶水,竟似信非信地看着她笑说,徐姐说的真的假的?这时候徐凤兰已经来到了方春苗的跟前,两眼猛地逼视着方春苗不无嘲弄地说道,人家都有玩伴你怎么没有呀?你还在坐着干嘛,我们来打呀!老丁看不上你,我徐凤兰可不管你是只草狗还是疯狗老娘都愿意陪你玩!虽然方春苗和徐凤兰的年纪差不多,但徐凤兰身腰秀长,比方春苗看起来要年轻、利索。真要动起手来方春苗未必是徐凤兰的对手。因此方春苗心里有怯意,但又不肯丢面子,只见她双手乱舞着回敬道,你才是只疯狗,我又没有惹你,你凭什么骂人……众人一看都来劝道:徐姐,不说了,省省吧……大家七嘴八舌的把徐凤兰哄劝回家。

徐凤兰是个性格要强,骨子里特别传统的女人。在她眼里,丈夫就是天,丈夫的尊严就是自己的脸面。俗话说:夫贵妇荣,夫贱妇辱。这么多年,她徐凤兰在这条街巷里行走,从来就是昂首挺胸,目不旁视走过,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尽管老丁现在退休不在位,但做人的格调却在,岂能由得方春苗这样的女人肆意侮辱诋毁!回到家里,徐凤兰依然心神不定,越想越气,甚至于想去骂街。然仔细想想,又觉得与这种女人执意纠缠吵闹实在是有失尊严,太不值得。如此想来她又恨起老丁,都是老丁惹的祸。退休了就不顾忌身份和脸面,什么场合都去!她在心里狠狠责备着。不想她的一思一行,全被精明的儿媳张腊梅看在眼里。妈,你也甭怪人家方春苗,爸爸要是在家做事,不去那种地方不就没事。徐凤兰原只是生生闷气,就像早些年人家生炉子时只看见浓烟但不见明火,张腊梅这句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也不亚于在婆婆心头倒了汽油,瞬间就把这团浓烟给点着了。怎么,我给你们当牛做马还嫌不够?是我们前生欠你们的还是怎的?刚刚还嫌找不到出气孔的徐凤兰,这会儿像是猛地寻到了倾泄的出口,冲着儿媳撒去。张腊梅自然没有想到婆婆会这样,二老自愧生养个混世的儿子,所以平常尽量迁就她这个儿媳妇。也正因为如此,张腊梅才敢得寸进尺的算计着。我让你们算计去吧,明儿我们就回自己的住处,过一份安闲的日子。徐凤兰在心里愤愤道。

听说徐凤兰因他的事跟方春苗干起来了,老丁心里很是不安。原以为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回避方春苗的肆意挑衅和辱骂便可没事,不想树欲静而风不止。唉!在位时常常被一些千头万绪的人际关系纠缠得焦头烂额,让人总是睡眠不好;现在退休了应该简单轻松地享受生活才是,不想人到哪里都没有消停的时候。昨晚上他听到徐凤兰跟他说起儿媳妇讲的那番话,他很是生气,甚至也赞同与徐凤兰一同回到文教局当年集资的那套老房子去住。这种不孝之辈索性跟他们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然而下午他在街头上遇到退休多年的老领导赵志平时,心头却又涌起另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思绪。想当年,他老人家可也是个大红人啦!赵老在任文教局长之初,他老丁还是一所中学校长,后来他的教委主任就是在他手里提拔的。在职时,他还经常买些礼品去看望他,不想现在他们都成了老人。

虽然赵志平比他大十来岁,但老头子精神好,人很乐观,说起话来还跟当年一样风趣幽默。出于一种尊重客套,老丁想请他到茶馆喝杯茶,不想老头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不行罗,我现在受人管制呢!因为高血压,老伴不放心他走远,所以每隔半个小时他就得回家露个脸——说明他没事!要是半个小时之外不见他回家,那可就不得了了啊……赵老头不乏幽默的言谈逗得老丁不时地发出哈哈大笑。赵志平说他和老伴先前单过,后来岁数大了感觉没孩子在身边不踏实,头痛脑热时寻医问药也不方便,因此他和老伴都想得开,与其死后给他们分财产,不如现在享受他们的笑脸——免费供他们白吃白喝。小女儿没有工作,由她来采买做饭,跟外人一样付其工资。因此他让老伴传话说,你们把老家伙饲候好了,就当是办了一个小型饲养场,多少还能解决你们的生活费问题。老头子这种幽默的自我解嘲令老丁欲语还休,慨叹不已。他忽然觉得做人好没意思!季节还有轮回,而人生却只有那么一次过场。正因为这种不甘心,许多人才不顾一切的把个人的愿望强加到子女身上——且美其名曰:孩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来聊以自慰。他老丁何常不是如此,儿子当兵退伍回乡,为了给他谋份轻松体面的工作,他这个做父亲的真是伤透了脑筋!到处托人找关系,费尽周折好不容易将他安插到乡镇机关,他却嫌工资低,受束缚,最后硬是跳槽出来自个单干。没有办法,他只得倾其所有积蓄由他去折腾好了。眼下孙子都快上中学了,他还能拿那么大岁数的儿子怎么着!总不能还老绷着脸去教训他吧。总之,老丁这晚上越想越难以入眠,究竟是走?是留?他很是迟疑!一想到退休后的慢长时光就像老牛拉破车似的,慢慢吞吞的没有了奔头和指望,他就十分沮丧。

次日,老丁起得很晚。原定垂钓去,不想徐凤兰却吩咐他下午去老房子打扫卫生,明天他们就搬过去住。还真搬啦?老丁试探着口气,面带犹豫。搬!为什么不搬?你没有听人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马牛”么?早年的一点积蓄都被他们折腾光了,还能要我们怎么着!徐凤兰依旧是怨气冲天。她甚至在心里计划好了,等搬过去安定下来,就出去四下云游一番。趁现在身体还利索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老房子那边还住着一些过去的同事和老熟人。搬过去也好!老丁心想。下午,他在打扫屋子时,顺便把书房的一些藏书也清理一番,其中有一叠字画是自己早年的作品。虽然纸张发黄,但墨迹依旧清晰。不知怎的,看着这些,老丁心里忽然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激动,潜进岁月深处的年轻时光似乎也在这一刻灵光一现,在他面前蓦地晃现出一位身材修长,面容清秀的书生模样之人正立在书桌前神情专注的在画纸上描描点点挥毫泼墨。小丁同志,原来你在这里啊!回顾着自己年轻时的身影,他兴奋得差点叫出声来。一种久违的书画情怀令他情不自禁地铺开宣纸,找来一支搁置已久的狼毫笔,拧开墨瓶,却发现瓶子已干涸见底。记住,明天一定要将这些统统备齐。他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嘴角也因此泛起一丝快意的微笑。

听说婆婆要搬走,张腊梅泄气了。她想,公公走了倒没有什么可留恋的,婆婆要是走了,这一家子的家务琐事可怎么办?因此,她让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出面跟奶奶求情。奶奶您不能走,要走也得等我上了大学您再走。不然谁给我做饭呀?您不管他们行,可不能不管我呀!这一定又是你妈妈唆使你这样说的吧?看到年仅9岁的孙子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徐凤兰不由笑了,心情也由此软和下来。她告诉老丁说,算了,看在孙子的份上暂时就不动了。你打牌也好,垂钓也好,我不管了,总之不要惹出事来!徐凤兰拿着一副长者教训孩子的口吻说道。见徐凤兰出尔反尔,老丁很是不满。尤其是徐凤兰在言辞语气上的强势更是令他不能忍受。他记得以往妻子不是这样的,过去家中不管有什么事还总是征询一下他的意见再作决定,尽管他也知道许多时候徐凤兰只是象征性地说说而已,最终还不是妻子说了算。再说,家庭上的鸡毛蒜皮事他老丁才不屑理会。然而退休后的老丁与退休之前的老丁对世事的感受又岂能一样。徐凤兰这种我行我素只会令他感觉自己在这个家庭显得多余。昨天徐凤兰让他去打扫老房子,他还在想:儿子这边撒手不管行吗?后来联想到儿媳妇的一些话,再加上徐凤兰态度坚定,他也就打心里赞同。当然,徐凤兰又怎么知道他在打扫书房时萌发的那一腔书画情怀。他原还想把书房整理出来做画室,不想徐凤兰却又突然决定不搬了。他越想越有气,索性也来个不管不顾,随手将个人的一些简单用品塞进一只皮箱,然后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去了老房子。看到老丁单过的决心如此坚定,徐凤兰心想,一定是儿媳妇的话太令他伤心了。也好,既然老丁执意要过去住就由他去好了,到时他真要是寂寞或不习惯时自会过来。

住进旧居的老丁,甚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早年的单身生活,找到了某种久违的感觉,他拾起往昔的绘画专长,认真练起笔来。

一日,老丁正在文具店埋头挑选绘画用品,不想却遇到龙城玉雕有限公司的女老板潘晓美。潘晓美是老丁曾经的学生,看到老丁在买些绘画用品,很是惊奇,怎么,老师现在还在绘画啊?老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潘晓美的神情顿时鲜活起来,立马拽上老丁去茶楼喝茶,说有一事相商。老丁现在有的是时间,自然也很乐意随往。到了茶楼,老丁才知道原来潘晓美是想利用龙城玉雕行业的广阔前景办一所工艺美术学校,意欲聘请老丁当校长。潘晓美说她早就有此想法,可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人选来协助她。她真诚的希望老丁能念在师生的情份上帮她一把。见潘晓美态度如此诚恳,且又是自己过去的学生,还是龙城的一大款姐,他老丁岂有拒绝的道理。其后,老丁便根据潘晓美的意图,正式着手这项工作。但见他一会儿上劳动局审批,一会又去教委上报材料,毕竟是从教育系统退下来的老领导,只要资金充足,不愁生源,至于相关手续办理问题那都是轻车熟路。为了方便起见,潘晓美还特地给他配备了一辆专车。

龙城太小了,稍有点风吹草动满城皆知。很快徐凤兰便得知老丁办校的事。按说这是件好事,徐凤兰不应该有抱怨才是,可是张腊梅不知从哪里得来消息,说潘晓美很风流,外面的情人一大堆……帮那样的女人打工倒不如给自家人干活体面。徐凤兰也开始质疑老丁坚持回旧居住的原因,是不是早就有此计划安排?老丁怎么也没有想到徐凤兰竟然这样乌七八糟的猜疑他,太不像话了!徐凤兰要求老丁立马辞职回家,免得给别人说闲话。校舍正在装修筹建中,岂能说罢手就罢手!老丁坚决不同意。再说,这是一所工艺美术学校,他正好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发挥自己年轻时的爱好特长,何乐而不为呢!什么特长不特长,看来你是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徐凤兰执意这么认为。她甚至还跑到潘晓美的公司,私下与潘晓美商议要求她做出解聘老丁的决定。潘晓美已经投资下去,又岂会听信徐凤兰的安排。为了让徐凤兰死心,她说,丁校长不干行,但必须等学校建起来,一切走上正轨后;否则,我这里签有合同,中途反悔,所有损失都得由丁校长个人承担。徐凤兰这下傻眼了,她想,老丁这回算是陷到泥沼里去了!没有办法拽回老丁的人,还不得守着他的心啊!她曾听上海的表姐说,在上海,像老丁这样年纪的男人可吃香了!妈呀,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徐凤兰难过得要命,她再也不敢把老丁独自晾在老房里。白天她骑着辆电瓶车去儿媳那里帮忙,晚上赶回来给老丁做饭,这种心挂两头的生活令她心力交瘁,还时常神情恍惚。有一天,她从菜市场出来,看到一对男女并肩走进对面的某幢楼层,看身影很像老丁和潘晓美,于是试图横穿公路去跟踪他们,不想慌慌张张的竟和一辆摩托车撞上了。虽然没有大的生命危险,但伤势也算不轻,腰腿部多处骨折,脑部似乎也出现严重问题,情绪焦虑,思维一直处在混乱状态。医生说,脑部症状与患者的心理素质有很大关系,单纯靠药物治疗很难痊愈,只有良好的食疗配合家人的悉心照料来慢慢调理。

徐凤兰住院期间,老丁不敢有半点疏忽,他跟潘晓美请了十天假,全程陪伴在徐凤兰的身边。他也不知道,就目前的情况他还能不能在潘晓美那里继续干下去。他打电话给大他两岁的姐姐说明情况,试图请她来照料徐凤兰一段时间。不想姐姐却数落他说,你一个月有三千多的退休金还嫌不够花怎的?都这个年纪还去挣什么钱啊?好端端的一个家搞得鸡犬不宁,都闹出人命来了还不肯罢休!也不怕人家笑话!

在医院走廊上,他遇到一位前来看病的老同事,同事告诉他,退休之前忙忙碌碌的啥毛病没有,不想退休后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病……排队的来欺负他。他问老丁身体怎么样?老丁说他目前还行!前不久才做的体检,各项指标基本正常。那多好啊!同事很是羡慕的感叹道,继儿又露出非常诡异的笑容,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老丁便想:他是不是听到了自己什么闲言?因此,他很想打开天窗跟他道道自己眼下的心境,然而一想起老姐姐刚刚在电话里数落他的那些话,他又不由打住。心想,我把自己搞得跟怨妇似的有用吗?谁还能胜过同根相连的姐姐及休戚与共的妻子熟知自己?想到这里,他不由迈开脚步,快步朝着妻子住的病房走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