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炳锋《世界的孟雒川》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金秋时节,瓜果飘香。当我再次走进孟氏故里时,灿烂的阳光下,是一派祥和的景象。田里的玉米开口笑着,路旁一排排高大的白杨树鼓掌欢呼,地气袅袅升起,唤起我许多美好的回忆。

行走在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我禁不住又陷入沉思: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么贫瘠的土地,为何能出现享誉中国、影响世界的“孟雒川现象”?棒子麦子穷一辈子。或许是祖祖辈辈太贫困、太落后、太闭塞的缘故吧,使得后人不再甘于沉寂。他们一点点摸索着、尝试着、前行着,开始用经商改写农耕的命运。这当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代人甚至是几代人不懈努力的结果。奋争着,失败着,积淀着,到了一定程度,碰上一个机遇、一个突破口,于是水到渠成。孟雒川恰恰在历史的拐点,把握住了这一突破口,他毅然决然地走出乡野,走向全国,走向了世界。

章丘旧军村志上记载:孟氏徙居旧军后,垦草菜、营芦室,至大清初鼎,始由耕织变为耕读之家。兄弟子侄联翩鹊起,入庠出仕,有志未逮,遂选经商。先是游走集市,后开设布店,为旧军经商第一人。至清乾隆年间在济南和周村创建“祥”字号,由行商变为坐贾。1869年,孟雒川成为掌门人,在北京大栅栏创建瑞蚨祥。他贾而好儒,秉承“财自道生、利缘义取”“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营之道和“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管理模式,运筹帷幄,驰骋商海,商号跨十三省,并东渡日本大阪设庄,商渠通联欧美。鼎盛时期,“祥”字号发展到130多家,员工3000多人,生意涉绸布、茶叶、皮货、眼镜、广货、金银、银号、当铺等,时有“南有胡雪岩、北有孟雒川”之说。其“股权激励、连锁经营”机制,开世界经商之先河。世界最大的零售连锁巨头山姆·沃尔顿创办沃尔玛的灵感就源于瑞蚨祥。英国驻中国领事花二称孟氏商业“系宏业巨店,信誉服人,诚厚重义,为洋人所不及”。

事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孟氏企业快速发展的时期正值兵荒马乱,而恰恰内忧外患更锤炼了人的意志和韧性。看看这些带血的文字,就可知干事创业之艰难。1900年“庚子事变”,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瑞蚨祥、谦祥益惨遭火焚;军阀张宗昌勒索瑞蚨祥十万金;天津、济南“祥”字号先后遭兵变抢掠火焚:“七·七事变”,“祥”字号俱被日寇占领,濒临倒闭。战争是无情的,好在“雄鸡一唱天下白”,终于从大乱走向大治。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就出自瑞蚨祥。1954年“祥”字号率先在全国实行公私合营,1956年毛泽东说:“历史的名字要保存,同仁堂、瑞蚨祥……一万年要保存。”

抚去岁月的尘埃,吹沙见金。孟氏商业之所以能在社会动荡中站稳脚跟,根本的一条就是,义当先、利为后,这也是儒家思想的核心,是古老文明的火种。以孟雒川为代表的孟氏企业自奉俭素、崇儒向善,义举之先:癸丑助餉,慨输三万余金;黄河决堤捐万金,后又资助万缗;山东饥荒,赈款14000金;抗美援朝捐赠战机一架,斥巨资认购国债;津门水患,更以十万元巨资赈灾……对百姓的恩舍、对于家乡的回报更是难以计数。

我们去的当天正是旧军大集。卖鞋卖布的,卖吃卖喝的,卖粮卖油的,卖家什农具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好不热闹。漫步于一代巨贾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仿佛脚踏在历史的脊梁上,听到了前贤的呼吸。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孟氏之所以能把普通的布店做强做大,无非受益于两点,一是勤俭为本、乐善好施,二是不断地开拓进取。这两点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使其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吃亏是福”“人聚财聚”“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些土地里长出的智慧,不知影响了多少人。而孟雒川正是仰仗着这些淳朴的人性光芒、商业意识和血液里流淌着的儒家教化成全了自己,成就了事业。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当今天我们回望这些文明轨迹时,发现它们已经跨越时空,越发显得弥足珍贵。

孟雒川纪念馆坐落在村子的中央,是一处有着明清建筑特色的院落。还是那些窄窄的街巷,只是因为有了精神的平台,周边的文化气息一下就变得浓稠起来。纪念馆东北方,两棵高大的国槐枝繁叶茂,不远处传来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村支书孟永先生是一位很健谈的人,36岁的年纪头发已是雪白,不用多说,操心劳神自在其中。据他讲,纪念馆的房子是从村民手里买回的,随后是资金、技术、史料考证、文化定位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好在得到方方面面的支持,才爬坡过坎把事办成。走进纪念馆,一座座修旧如旧的房舍透着精美,孟雒川的铜像栩栩如生,声光电一应俱全,令人赞叹。不过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把陈列在玻璃盒里的木尺了。仔细看去,这是把比普通木尺长一寸的尺子,它凝聚的一切,或许正是每位观者探究的真谛——先予后取、只有舍才能得的道理。

“两年前来时,感觉还是空想,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我深有感触地说。“这仅仅是开始。我们想,东以纪念馆为标志寻古探幽,西以乡闲文化为主题寻找乡愁。以旅游拉动二产、三产,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让孟氏精神代代相传,重新走向世界!”孟书记说这番话时,神采飞扬。“是的,孟雒川是属于家乡的,属于中国的,更是属于世界的。它是人类文明的共有资源。”受孟永先生影响,我也变得豪迈起来。“听说,您好写作,而且还是书法家,能不能给我们留幅字?”“书法家谈不上,字可以写。”稍顿片刻,我濡墨挥毫写道:“土地智慧,东方传奇;儒家教化,不弃不离。”掌声里,感到格外畅快!

就要离开旧军了。抬眼南望,突然发现,在此不足几里的地方横卧着一条宽阔的路,它就是纵贯齐鲁、连接华夏的济青高速,这是与海洋直接对接的大道,我的心底更是热乎起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