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绝唱》

作者:石磊 来源:原创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一家农户的夫妇商量后,决定送一只鹅给工商局的苏局长过年。这只鹅对这家农户来说,可谓是最值钱了。他家的儿子读了16年书,把他的家给读穷了。儿子今年大学毕业,考进了工商局。儿子每次回家,都说苏局长的好,苏局长不但赏识他的才华,还很关照他。这对夫妇的商议,被隔壁的两只鹅听见了。两只鹅先是拥抱痛哭,后来,也就坦然面对。它们都觉得能为主人做事,也就不枉主人对它们的好。母鹅擦干了眼泪,说:“老公,明天我去!”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你去?我去!”公鹅断然地说。

“不行!就我去,我去!每次,都是你听我的,就再听我一次吧!”母鹅哀求地说。

公鹅心中有数,这个时候不想跟她争,就先答应她说:“好吧。”

母鹅很高兴,明天就要离开心爱的他,就对他说开了:“我走了,你就别伤心。能碰上你,我真是三生有幸,没有一点怨言!我非常清楚,邻居那只漂亮的白鹅,对你很有意思,你就别再拒绝她了。你要好好待她,就像对我一样。”

母鹅的这番话,公鹅当然很感动……

天亮了。主人把鹅放了出来,公鹅把母鹅撞了一下,母鹅摔倒了。公鹅先走了出来,很乖巧地来到主人的身边。主人问老婆:“香妹,抓公鹅,还是抓母鹅?”

“你决定吧。”香妹对他说。

此时,母鹅快步来到了,公鹅看见母鹅来了,用身子挡住她,不肯她靠前,母鹅急得呱呱呱大叫:“你给我滚开,昨晚,我们已经说好了的!”

周五福自言自语地说:“就抓公鹅吧,公鹅又大又肥。”

五福说完,就把公鹅抓了起来。母鹅见公鹅被抓了,就勇敢地走上去,狠狠地去啄主人的手,她从来没有这样凶过。五福的手被啄破了,鲜血直流。母鹅又向主人啄来,公鹅挡住了她。公鹅被装进了一只纸箱里,母鹅心肠欲断,声声哀叫。公鹅被装上摩托车,母鹅的两眼望着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公鹅对她说:“你的笑太美丽了,让我最后看一眼你的笑。”

母鹅是想笑一下,可她笑得出来吗?母鹅只能和老公深情地吻别了,不一会,公鹅被主人载走了。母鹅哭喊着追向摩托车……

没有了公鹅,母鹅越想越绝望,没有了他,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死了算。母鹅看到路边的一头牛在吃草,就想去啄它,让他把她一脚给踢死。母鹅上前,不声不响,就用力去啄牛,牛被母鹅啄痛了,他很生气地抬起了脚,很想把鹅一脚踢死。牛迟疑了一会,没有把脚踢向母鹅,而是把脚收了起来。他想,这只鹅敢这样对他,肯定是仗着她的主人。牛知道她的主人是一个凶神恶煞的人,把鹅踢死了,她的主人不打死他才怪呢。母鹅看他无动于衷,又狠狠地啄了他一口,并故意侮辱他说:“蠢牛!我看你就是不敢踢我!”

牛不理她了,拔腿就跑了。

母鹅见牛走了,她就想到山后的野狗,几天前,她和老公出去,差点被野狗吃了,幸亏有一个池塘救了他们。母鹅向村后走去,并且大叫起来,呱呱呱的叫声传得很远。母鹅的叫声招来了野狗,野狗看到母鹅,急忙向母鹅奔来,母鹅看到野狗,一点也不害怕,也快速地走向野狗。野狗看见母鹅走向自己,感到很奇怪。前几天,他拼命追她,不也是让她给逃了?今天,怎么亲自送上门来?难道……难道其中有诈?野狗越跑越慢,感到不妙,这肯定是一个陷阱!野狗来个急转身跑了,母鹅看见野狗突然跑了,就大声呼叫:“野狗,你千万别跑,我送给你吃吧!”

野狗听到母鹅这话,跑得更加快了,不一会,野狗跑得无影无踪。

野狗走了,母鹅好不失望。真是求死不能,牛不踢她,野狗也不吃她。母鹅没有办法,只好垂头丧气走回村子。母鹅还没有回到村子,就听到老公呱呱呱的叫声。母鹅心想,不可能是他的声音,肯定是她想他的幻觉。母鹅走了几步,老公的声音更是清晰,且那“嚓嚓嚓”脚步声也无疑是他的。母鹅停了下来,细听了一会,的确是他的。此时,母鹅边走边叫了起来。母鹅转了一个弯,就看见了老公,她大叫起来:“老公……”

“老婆……”

公鹅和母鹅相拥在一起,母鹅高兴地流着泪问:“老公,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能回来? ”

“老婆,咱们的主人简直就是一个乡巴佬!他把我带到工商局,今天,刚好工商局在会议室开年终总结大会。他到了会议室门口,就大声叫喊:苏局长,我送一只鹅给你过年。主人话音未落,会议室里爆发出哄堂大笑。苏局长出来,对主人教育了一番,意思是不能收他的鹅,要他带回去。可主人就是不听,后来,苏局长吓唬他说,再不带回家,就开除他的儿子,这回,主人怕了。主人无奈,只好把我带回来!”公鹅一五一十地对老婆说。

“谢天谢地!真是造化!”母鹅发自肺腑说了一声。

“老婆,你到这来干嘛?快回家,这里可有野狗。”公鹅对母鹅说。

“老公,我原本就是来寻死的,没有你,我就不想活了。”母鹅对他说,也把他走后的事,全告诉了老公。

会议结束了,周吉不敢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父亲给苏局长送鹅的事,他感到很狼狈。父亲怎么能这样呢?把鹅送到单位来,还大声嚷嚷。他自己狼狈是小事,苏局长一定很生气,不知情者,还以为苏局长是一个多坏的人。周吉想来想去,还是想向苏局长道歉。周吉来到苏局长的办公室,他敲了敲门,传来了苏局长的声音:“请进!”

周吉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小声地叫了一声:“苏局……”

“周吉,坐,我正想打电话叫你呢。”苏局长对他说。“苏局,我的爸爸……太鲁莽了,你就原谅他是一个山里人吧。”周吉低着头说。

“原谅你爸?你爸没什么过错,这正是体现了山里人的朴实。山里人就是这样直来直去,我也是来自农村,我很理解。”苏局长说完,来到周吉的面前,拍了拍周吉的肩膀,就转换了话题,说:“你这小子的文笔真好,今天的总结报告,我太满意了!好好干,有出息!”

上午,苏局长在做总结报告时,博得大家的一阵阵热烈掌声。从那一次次的掌声中,不难看出他的报告很精彩。周吉抬起头来,看了苏局长一眼,歉意地说:“苏局,爸爸给你丢面了。”

“没有的事。”苏局长说完,又对她说:“喔,我忘了告诉你,我跟工会朱主席已经商量了,你家比较困难。今年的春节,给你补助2000元。”

“谢谢苏局!”周吉站了起来告辞走了。

苏局长回到家,妻子在看手机,看见老公回来,就大声叫道:“老公,你过来。你看这张相片,太震撼了!”

“什么相片?”

苏局长上前一看,是两只鹅的图片,那是吻别的感人情景。这张相片真叫人于心不忍,是无声的控诉。他一细看,心里咯噔了一下,说:“把手机给我看看。”

苏局长拿过妻子的手机看的一下,就是那金黄色的蛇皮袋,肯定地说:“就是他!”

妻子站了起来,很是疑惑地问:“什么就是他?”

“上午,就是他拿着这只鹅送给我的。”苏局长回答妻子说。

妻子看着老公问:“那鹅呢?”

“我没有收下,我叫他带回家了。”苏局长说。

“老苏啊老苏,你要是把那只鹅收下了,你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你看,微信圈把这幅相片都刷爆了!”妻子对他说。

“我老苏这个人,你还不清楚?就是金鹅银鹅,我也不会动心,别说一只活鹅!”

苏局长说完,想证实一下,就给周吉打电话。电话接通了,苏局长问:“周吉,你有没有上微信?”

“苏局,我正在看呢。”

“你有没有看到那鹅的图片?”

“我……我看到了……”

“是你家的吗?”

“苏局,是。那摩托车就是我家的。”

苏局长挂了电话,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果然是他的家,世界上巧合的事真多。”

下午,苏局长刚到办公室不久,就接到县纪委罗书记的电话,他的手指在手机上滑动了一下,叫道:“罗书记你好!……”

“现在,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罗书记对他说。

“罗书记,我还有一个会议,不能用电话说吗?”

“不行!你马上过来!”

苏局长被带到纪委的谈话室。此时,苏局长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想了一下自己,感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就很坦然了。罗书记看着苏局长问:“苏方,我们一连接到几条信息,有关你上午收鹅的问题。有这回事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苏方还以为是什么事情,他很平静地说:“上午,是有一个人送鹅给我,可我没有收下。”

“你真的没有收下?”

“是的。”

“那鹅呢?谁能证明?”

“我叫他带回家了。你们不相信,我找来他的电话号码,你们不就可以证实。”苏方对他们说。

苏方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把手机开机了。接着,苏方就打周吉的手机,手机接通了,苏方就说:“周吉,你爸爸的手机号码是多少。苏方把周吉爸爸的手机号码记了下来,然后,把纸上的手机号码推给罗书记。罗书记看着纸上的电话号码给那人打电话,电话接通了,罗书记叫了一声:“大哥,你好!……”

“你是谁?”那人问他。

“我是县纪委的,向你了解一些情况。”罗书记和气地说。

“什么事情?”

“上午,听说你送一只鹅给工商局的苏局长,有这回事吗?”

“有这回事,苏局长把我批评了,我知道我不对了。以后,我再不会送鹅给他了。”

“苏局长真的没有收你的鹅?”

“没有。我说什么他也不肯收。”

“那只鹅你带到哪去?”

“带到哪去?我不就带回家来,难道我把鹅给扔了?”

罗书记从这个电话中,可以证实苏方所说的话是真实的。苏方局长没事了,很快就走出了谈话室。苏方从县纪委出来,立即打周吉的电话,要他马上打电话回家,千万别把那只鹅卖了或宰了,不然,怕说不清。周吉接到苏局长的电话后,马上就打爸爸的电话。电话接通了,叫了一声:“爸爸……”

“阿吉,我是妈。你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妈,农历廿八。妈,爸爸去哪里了?”

“他抓鹅去了。”

“又抓鹅干嘛?”周吉紧张地问。

“抓去卖。过……过年的钱不够用……”

“妈,千万不要卖鹅了,今年过年有钱了。妈,你快叫爸爸听电话。”

“爸爸,鹅不能卖,你快把鹅放了。今年过年,我有钱了。”周吉对爸爸说。

“你上班还不到三个月,有什么钱?”

“爸爸,我有奖金。苏局长对我可好呢,他知道我们家困难,还补助2000元给我。”

“喔,那好那好,我不卖鹅了。”

“爸爸,鹅千万别卖了,过年也不能宰,我的话你听见没有?”周吉又郑重地对爸爸说。

“知道了,其实,我也舍不得卖他们。”

周五福跟儿子打完电话,就走出门口,两只鹅的脚都被捆上了绳子,他边解绳子边说:“你们的狗命真长!”

两只鹅被放了,他们立即逃到村后的竹林里。公鹅愁眉苦脸地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整天担惊受怕。今天把我们放了,明天又不知怎么样。”

“是啊,老公,我们逃到别的地方去吧?”

“我们能逃到哪去?”公鹅似乎在问老婆,也好像在问自己。

母鹅想一下说:“我们逃到深山里,再也不要回来。”

“寒冬腊月,在深山里,什么食的都没有,你受得了这苦?”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叫,两只鹅迎着寒风向大山走去。村子离大山的一段路是不远,他们来到山下,看到巍峨的高山直插云天,叫他们如何上得了?两只鹅开始上山了,那山路越走越难,母鹅几次滑了下来。爬累了,两只鹅坐在一块大石的背后喘息,突然,飞来一只小鸟,小鸟落在大石上,奇怪地问:“两位是不是迷路了,怎么上山来?”

“小鸟,我们不是迷路,就是要上山的。”公鹅对小鸟说。

“你们干嘛上山?”小鸟又问。

公鹅便把他们的遭遇一五一十告诉了小鸟,小鸟听后说:“你们不能进山?”

母鹅急着问:“为什么?”

“天寒地冻,你们不被冻死,就被老虎、狼、野狗、野猫吃掉!趁天还没有黑,你们赶快回去吧。”小鸟劝他们说。

“我们回去也是死。”母鹅说。

北风一阵阵刮来,鹅毛被掀了起来,有几片鹅毛被狂风圈上了半天,冻得他们直打哆嗦。公鹅问:“老婆,我们回去吧?”

母鹅差点哭出来了,说:“我……怕怕,回去吧。”

上山容易下山难。两只鹅下山的速度更慢,他们的身上几次地方被树枝划破了,鹅毛也脱了不少。他们到了山下,夜幕笼罩大地,根本上看不见了。公鹅看到田野上的一个个稻草堆,就对母鹅说:“老婆,我们钻进稻草堆里,等到天亮了才回去。不然,要是在路上碰上野狗,我们怎么对付得了?”

两只鹅钻进了一个稻草堆里,在稻草堆里暖和多了,也舒服多了。

天黑下来了,两只鹅还没有回来,香妹就对五福说:“两只鹅怎么还没有回来,你去找找看。”

五福来到村东的池塘,没有他家的鹅,他又走到村后的竹林里去呼叫,也看不到鹅的影子。两只鹅走到哪去呢?平时,是没有走多远的。不会被人抓走了吧?都怪儿子,要不是儿子不同意,他就把两只鹅给卖了。没有办法,五福只好回家。在厨房炒菜的香妹见丈夫回来,就问:“鹅在吗?”

“没有找到,说不定被人偷了。”

“不会吧。也许是被你抓怕了不敢回来。”香妹对丈夫说。

五福吃了晚饭,夫妻各拿着一支手电,又到外面找鹅了。他们找了一个多钟才回来,估计是被人偷了,要不就给野狗吃了。他们回家不久,村主任周玉春就来了。玉春未踏进门槛就大声叫嚷:“五福哥,这回你发大财了!”

五福看着玉春有点莫名其妙地问:“我发大财?今晚,你喝多了吧?”

“你还不知道啊?你家那两只鹅成为大名鹅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全世界都知道你家的鹅。刚才,我儿子从深圳特地打电话回来,问我是不是你家的鹅。”

“全世界都知道?你儿子也知道是我家的?”五福十分惊讶地问。

“整个微信圈都刷爆了,有人根据摩托车车牌号码在交警查出来了,那鹅就是你家的。”玉春兴奋地说,好像那两只鹅是他家的一样。

“什么威信?”

“不是那个威信,是微信,是微小的‘微’。”玉春解释说。

“真有这么回事?”五福似信非信地说。

“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你的儿子。”玉春对他说。

五福真的打电话给他儿子,电话通了,五福问:“阿吉,咱们家那两只鹅,真的出名了?”

手机里传来了儿子哈哈哈的笑声,儿子笑完后,说:“爸爸,那两只鹅真的出名!那相片是谁拍的,你知道吗?”

“这个我没有注意。”

五福打完电话,才想起那两只鹅没有回家,就对玉春说:“今晚,我那两只鹅没有回家。”

“什么,没有回家?”

“是啊,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五福说。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找回来。我叫全村出动,把那两只鹅给找回来。”玉春对他说。

“玉春,用得着这样么?”

“你的敏感性太低了,现在,那两只鹅不是普通的鹅了,肯定是名鹅了,身价百倍!在网络里,很多人都在追寻这两只鹅的下落。”

在玉春的号召下,全村的男男女女出动找鹅了。在村子里,全村出动的只有找人、找牛,却没有因为两只鹅而全村出动。村子的附近被翻了个遍,还是找不到那两只鹅。找的地方在不断向外延伸,非找到那两只鹅不可。

母鹅被吵醒了,她用脚踢了一下老公,公鹅也醒了。母鹅小声地问:“外面怎么那样吵?”

公鹅侧耳听了一会,说:“是村里的人来找咱们的。你听吧,那个说话的就咱们邻居的。”公鹅对老婆说。

此时,又传来了那人的声音:“玉春,那两只鹅真能成为名鹅?”

“以现在的势头看来,非常有可能。刚才,我有看了一下微信,竟然有很多人说要来看这两只鹅,也有人说要高价买走。”玉春回答说。

“玉春,要是真出名了又怎么样?”

“这个我自办法,我们可以利用这两只鹅大做文章!哎,要是那两只鹅被野狗吃了,就什么也没有了。”玉春有点可惜地说。

他们从草堆的旁边经过,一个人的棍子还往草堆里戳了几下。他们走远了,母鹅很是不解地问:“无缘无故,我们怎么就出名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既然那么多人来找我们,就有我们的价值所在。”公鹅说。

“那我们要不要出去?”

“这里暖和,天亮了再回去,睡吧。”公鹅对她说。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又有人在草堆旁经过,两只鹅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他们说搜到了那条作恶多端的野狗,那条野狗被乱棍打死了。以后,他们再也不用担心那条野狗了。

两只鹅从草堆里钻出来,太阳已经老高了。他们摇摇摆摆地走回村子,还没有走进村子,不知是哪个就叫嚷起来:“五福家的两只鹅回来了,五福家的两只鹅回来了……”

那个人的叫喊声,招来了不少人。玉春第一个跑了出来,两只鹅回来了,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两只鹅回到家门口,五福和妻子都不在家,都去找鹅了。他们也很急,天未亮,夫妻就出去找鹅了。原来是昨晚跟儿子通了电话,儿子跟他们说了这两只鹅的重要性,关系到苏局长的清白问题,无论如何要找回来。玉春见五福不在家,就打他的电话,告诉他说两只鹅回来了。

五福风风火火跑回家,看到家门口的两只鹅喘了一口大气。他进了家里,拿了一盆谷子出来喂鹅。两只鹅都饿坏了,狼吞虎咽,村子的人都围着看那两只鹅吃东西。

两只鹅还没有吃饱,就有不少外地人慕名前来看鹅了,那小车一辆辆开进村子。那些外地人看到这两只鹅,啧啧称赞,摸摸鹅的头,拍拍鹅的身子。话说回来,这两只鹅真乖,显得那么温存,那么听话,更是博得大家的喜爱!有人搂着鹅照相,也有人抱着鹅留影,他们拍了相,立即发上了微信。这些都被玉春看在眼里,他是估计到了,也许比他想象的还要更火。人走了,又有人来,小村子沸腾了起来。

中午,玉春挑了一担鹅蛋到五福家来,五福看着那一担鹅蛋,不解地问:“玉春,这是干嘛?”

“卖呀。人家来看鹅,你就向他们推销,说这鹅蛋是那只母鹅生的,一只鹅蛋卖25元。”玉春教他说。

“你说什么?我那只母鹅还没有下过蛋呢,再说,鹅蛋不就5元一个,25元一个鬼才会买。”五福对玉春说。

“你就按我的话去做,保证你发大财!不过,你赚到的钱,得分四成给我。”玉春郑重地对他说,玉春说完,又对他说:“你先拿十多个出去卖,卖完了再回来拿十多个出去。”

五福将信将疑把鹅蛋拿了出来,对那些来看鹅的人叫道:“卖鹅蛋,卖鹅蛋,这鹅蛋就是那只母……母鹅下的。”

立即有人围了上来,一个美女问:“怎么卖?”

“一……一个……一个5……”五福实在说不出口,说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玉春走上来,脱口而出:“他说一个25元!数量有限。”

那只母鹅很生气,对大家叫了几声,意思是说:“那不是我下的蛋,我还没有下过蛋呢。你们被忽悠了。”

可人们听不懂鹅语。那个美女一只手抓一个鹅蛋,说:“我买两个!”

没有一个嫌贵,争先恐后,都怕买不到鹅蛋,人们清楚名鹅下的蛋当然贵。不一会,那十多个鹅蛋就卖光,五福好不高兴,又回家里拿出了十多个鹅蛋出来。

中午时分,市电视台的两位记者来了,一男一女,五福听到记者来了,有点害怕。玉春说他去见记者,也说那两只鹅是他家养的。玉春站在那两只鹅的身边,录像机的镜头对准着他,那位女记者问他:“这两只鹅是你养的?”

“是。是我养的!”玉春毫不含糊地说。

女记者问:“这两只鹅是你买来的,还是自己孵化的?”

玉春用手摸了一下后脑,说:“这话,说来话长啊!”

“你慢慢说。”女记者嫣然一笑。

玉春的嘴角动了几下,好像是在梳理话题,过了一会,就说:“一个晚上,有一个长着长长的白胡子老人,来托我的梦,说村东的河边有一个宝,要我去捡回来。天亮了,我将信将疑来到河边。我找啊找,什么也没有。就要回家时,一只蹲着的鹅跳进了河里,一只鹅蛋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我就把那只鹅蛋拿回家来。”玉春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下去:“我把那只鹅蛋拿回家里,就让母鸡孵化。谁也想不到,那只鹅蛋竟然……”

“竟然怎样?快说。”有人催他。

玉春故意不把话说完,那些外地人的两眼都盯着他,聚精会神听着他这个富有神奇色彩的故事。玉春用手扫了一下头发,说:“一只鹅蛋孵化出两只小鹅。我这话,你们肯定不相信!”

大家都惊叫起来,面面相觑。那位女记者用怀疑的眼睛看着玉春问:“真有这么回事?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只蛋孵化出两只小鸡、两只小鸭或两只小鹅?”

“是的。我知道你们是不会相信的,可这是千真万确!信不信由你们。”玉春说完,扫了大家一眼,然后把眼光落在女记者的脸上,问:“你见过一只蛋有两个蛋黄的吗?”

“这我倒多次见过。”女记者如实回答。

玉春的话刚说完,大家窃窃私语,都说有可能。名鹅么,总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不然就成不了名了。那位女记者,频频点头,表示认同。

电视台的新闻采访播出后,这两只鹅更是出名了。玉春在村子的面前搭了一个大棚,大棚的门口贴了一张告示:观赏名鹅者必须买票,每人20元,跟鹅合影者加收20元。人们来到了,听说要买票,有点不满,可从那么远地走来,因为20元门票就不看了,也就说不过去。还是买票进去看了,可他们看到那两只可爱的鹅,心中的怨气也就消了。那么多人,你不跟鹅照相,可他要跟鹅合影,如今,有钱的人多的是。那鹅蛋更是供不应求,一个鹅蛋从25元卖到30元、40元、45元,现在卖到50元一个,是普通鹅蛋的十倍。第一天,一共收到两万三千多元!

夜深人静,两只鹅怎么也睡不着,公鹅对母鹅说:“人家那么敬重我们,我们竟然在欺骗世人,还不如被宰了好。”

“是啊,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只能任人摆布。”母鹅很是生气地说。

“我们虽然吃得好,住得舒服,可我们是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公鹅越说越生气。

周吉回到家,看到父亲那样对待两只鹅,把两只鹅当成摇钱树,非常气愤,他指着父亲说:“我们世世代代都是守本分的人家,现在,我们是穷了一点,但不能为了钱,去干伤天害理的事。不就是两只普普通通的家鹅,怎么想出这些馊主意来?”

周吉对父亲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儿子的话把他骂醒了,五福看着儿子说:“都是玉春说的……”

周吉抓起一支棍子,气汹汹地说:“再坑人,我把两只鹅都打死!”

周吉从家里出来,满面怒容冲进了大棚内,玉春拦住他问:“周吉,你想干嘛!”

“我打死那两只鹅,别再坑人了!”周吉大声地说。

“你这两只鹅卖给我,一只一万元!”玉春对他说。

周吉对他吼了一声:“滚开!”

那两只鹅听到周吉要打死他们,很是高兴,他们不想再这样活下去了。玉春不退让,又对他说:“周吉,你别冲动,咱们好好说……”

周吉用力一推,玉春摔倒在地上。周吉走上去,一下棍子一只鹅,那棍子都是落在鹅头上。两只鹅倒在地上,他们含笑而去,因为他们死在正义的棍子下。

石磊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小说选刊》、《飞天》、《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发表小说、散文四百多篇,400多万字。已出版长篇小说《美女记者》、《三轮车夫》、《剩女》、《决战高四》。小说《三轮车夫》获第二十届“文化杯”全国梁斌小说奖三等奖。小说《决战高四》获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小说奖、获第三届“深圳蒙太奇”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