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母亲逛街》叶凉初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父亲去世之后,母亲一度和我们住在一起,但那时我们都相对年轻气盛,总是磕磕碰碰,冲突不断,那经历并不十分愉快。

很多年不能和母亲一起逛街,知道这不是难事,就是做不到,没有勇气,不想尝试,也许这为人所不理解,但是真的。从前长期捉襟见肘的生活让母亲变得异常的精明,如果买一件东西,必定左看右看,反复挑选,耐心地讨价还价,而我,早已在边上不耐烦了,所以总是吵着架回家。久而久之,就不再陪母亲上街了。

很偶然,听到心理学教授鲍老师的讲课,她说她有个出色的朋友,也有这“病”,连牵一下母亲的衣襟都做不到,尽管她是那么渴望。她说这是一种情感的反应,说明母亲在日常生活中给了女儿很多负面的消极的信息。这样说也许不厚道了,但这是科学。我想事实上,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因为个性、环境、成长等太多不同的因素综合在一起,才会造成这种相互的不理解、不包容,据说有的母女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

为了治好这“病”,我读了很多书。后来,母亲和小妹住在一起,我也趁此机会“调养”自己。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和母亲一起上街了。一起给儿子买了一件外套,儿子开始爱赶时髦了,关照我买白色篮球衫,要带帽的。又陪母亲去看了好几个商场的棉袄,耐心地陪她试穿,看镜子里我们极其相像的眉目和笑容。母亲试了以后,总是怂恿我也试一下,在她,也许是为了看到年轻时的自己吧,我也一次次听她的话,试了又试。

感慨六十岁的母亲依然年轻,发丝乌黑,面庞白晰。不由得联想自己六十岁时的情形。

母亲买东西是很挑剔的,转了很久,没有看得中的,但我的心中并没有焦躁。我们在大街上缓步走着,并不太说话。见了想进去的店,母亲用眼神问我,我笑一下,推門进去,一眼就见到一双黑色的棉皮鞋,小巧而精致。我问母亲:“买它?”母亲显然也对它有同样的好感。坐下来试穿,居然像定做的一样完美无缺,母亲的脚小,总难买到合意的,今天运气真不错。这种快乐的心情一直延续着。路过一家“来伊份”时,我决意给她买些零食,我们站在柜台边,我一路指指点点问过去,母亲一律摇头。营业员笑着说,你问当然说不要,你买就要了。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买了好几种,又问店里要了新的口袋,每一样都分母亲一半,她笑吟吟地收下了。

路过一家老式的点心店,我们吃了一碗皱纱馄饨,这令我想起小的时候,随母亲上街,必定会吃这一碗,好像才一毛钱,美味无比。只是现在味道差得多了,皮太厚,不像从前那样薄如蝉翼,看得见里面粉色的肉馅。汤里也全是味精的鲜,我们相对着摇摇头,但心里并不沮丧。

母亲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我一看表,不知不觉间,我们居然逛了两个多小时了。我问她累不累,她说有点儿,下次再逛吧。我们在大风飞扬的寒冷的街头告别,心里暖暖的。

我的“病”终于痊愈了,这是新年的一个进步。我希望二十年后,在我自己也进入老年时,还能陪着白发苍苍的母亲逛街,风很轻,阳光很暖,而我们,还很健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