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鲁斯特《珍珠》原文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珍 珠

◆ 普鲁斯特

早晨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浑身发冷,一阵忧郁冰凉的谵妄使我不寒而栗。刚才,在你的房间里,你前一天的那些朋友,你翌日的那些计划——还有数不清的敌人,为了对付我而策划的种种阴谋——你此时的各种想法——还有无数看不清走不完的路,所以这一切把你和我生生隔开。现在我已经远远地离开了你,然后亲吻很快就会唤来你不尽人意的出现,你那瞬间即逝的面具,在我看来,这样的出现足以向我描述你的真实面容,满足我对爱情的憧憬。可以走了;但愿伤心而又冻僵的我远远地离开你!然后,我们的幸福所熟悉的梦幻重新开始延伸,犹如闪烁的烈焰上滚滚的浓烟,在我的脑海里欢快地不断延伸,那又是中了哪种突如其来的魔法呢?被褥底下我那只被捂热的手再度散发出你给我抽的那种玫瑰香烟的味道。我把嘴唇紧紧贴在手上久久地回味这种香味,在记忆的暖流中,这种芬芳洋溢出浓浓的温情,浓浓的幸福和浓浓的那个“你”。啊!我热爱的心上人,当我能够完全丢开你的时候,我就欢快地在对你的回忆中畅游。如今,对你的回忆填满了我的房间。用不着抗拒你那无法征服的肉体,我荒唐地这样对你说。我必须对你说,我不能丢开你。你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的这种细腻、忧郁而又温暖的色调,宛如你夜晚佩戴的珍珠。如同这珍珠一样,我感受到了你的热情,伤心地细细品味这热情中的深浅浓淡;如同这珍珠一样,如果你不带上

我,我就会死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