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康《那山那水那人》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捧读你的眼睛

真想 捧住你的眼睛

读你 深不可测的

眼眸 那两湾湛蓝湛蓝的

海子 天地相连

一样的远 一样的醉

也曾 躲进你的睫毛

风起 遮天蔽日的参天杉树

一排排 牵手相依

条条幽静的山路啊

秋高气爽时节 演绎

落叶的梦 落叶的诗

最怕 你闭上眼睛

脚步声 碎了

心跳 没了节奏

就看见桃花李花桐花扑面而来

就看见月儿歌儿风儿如期而至

多少次 多少次

世界 竟已超然物外

清江水啊 故乡之灵故乡之韵

捧读 你的眼睛

就是捧读你酽酽的杉都之韵

就是捧读你稠稠的青春故事

读出 一次次读出

梦里爱情 梦里飞歌

拥一轮满月入眠

月光驱赶滚滚潮水的时候

我躲在黑夜,静静的

听江堤下每一粒沙子的呻吟

有蟹横冲直撞

越过万水千山

抬头望天,也是

迷茫一生一世

那个夜晚,竹林深处

寻着翠竹拔节的脆响

按唐诗宋词的路径

我深一脚浅一脚

追逐过忽隐忽现忽圆忽缺的月亮

我甚至爬上那棵孤独的桂花树

看月儿云里云外

听月光如水,漫过

一片梦呓一片花香

我跟着月亮走过太多山路

我拍打过很多很多老杉树

月光穿不透树林茂密的成长

我看不见你潮红的脸

那些折断的枝叶枯草

不知道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不知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痴痴的,从深夜到清晨仰望天空

等来林海躁动的波涛

汹涌澎湃在头顶,看护

一夜熟透的青春

独自登高

已是乙未双庆,可不可以

拥一轮满月入眠,眼际

山里山外清辉叠映

我背着梦背着爱情

夏商周秦西东汉

东西两晋唐宋元明

一样明月多少歌赋

在诗月千年的朗朗天空

盛开,一朵又一朵

一遍又一遍

守 望

曾经站在山巅 守望

弯弯曲曲的山路

那个熟悉的身影 父亲

你赶集回来的兜里 是否

装进我梦寐以求的小人书

经常望着满天星斗 守望

松涛阵阵的窗外

那声熟悉的咳嗽 母亲

你被汗水染白的衣襟 是否

换来了我明天上学的费用

有时也会躲在树丛 守望

情歌荡漾的山山岭岭

哥哥姐姐们燃烧的眼眸 是否

朦胧过我的视野

踉跄过的我的脚步

羞红了太阳羞红了镰刀斗笠锄头

直到走出农村

每次每次站在村口 守望

父亲母亲的叮咛 读着

乡里乡亲的挥手

脚下的路 不再坎坷

眼前的山 更加巍峨

祖祖辈辈发酵的撩人山歌

穿越万水千山 伴我

风里雨里守望

一春又一夏 一秋又一冬

父亲 父亲

父亲倒在路边 酒气

滋养着野草 疯长

小狗大黑蹲在脚旁

吐着舌 摇着头

朋友 什么时候回家

记忆中的笛声 响彻

村村寨寨 山山岭岭 父亲

坎坷土路上 健步如飞

扶平稻浪 染绿荒山

那个收获的季节 你

轻而易举 猎获了母亲

于是 一声一声啼哭

抽打着 你不断远去的青春

门前 那山翠竹知道

我们上学的路越长

你脸上的路越绸越密

我们走出山外越远

你头上的黑发越稀越少

每次返乡 看门的小狗

你的挚友 换了一茬又一茬

只有那叫声 清脆悠远

如同你坚持下厨

碗里

酸 甜 苦 辣

碟里

春 夏 秋 冬

突然 越来越爱爬山

你说 爬得越高

就可以 把城市踩在脚下

可以 为远在城市漂泊的我

拨开迷雾 当然

还可以 闻到

城里高度酒的芳香 醉了

也能感受 脚下这山

在长 在长

在母亲背上的日子

很小很小 在母亲的背上

我能抓住母亲 瀑布般

倾泻的秀发

我能看见 母亲的汗珠

滴落稻田的脆响

我能听见 母亲的山歌

穿越荒山野邻的力量

慢慢长大 在母亲的背上

我能爬上母亲的脖子 遐想

男子汉 登泰山而小天下

我能抱住母亲的头

不会有漂亮的银饰 阻挠

我能贴在母亲的耳根 说

驾驾驾 抓住隔壁那个丑三娃

后来 在母亲的背上

是我的眼光是我的怀想

探寻 儿时的时光

我能触摸 母亲的眼旁

长出的道道沟壑

我能数清 母亲的头上

已经染上的片片秋霜

处处 岁月的沧桑

再后来 母亲的背

我只能跪着 仰望

顺着脊背往上 是

天高云淡 是

大爱萦绕 而此时

我的背上 也已鞭急声碎

母亲笑着 这路

走着走着 便是康庄大道

吴基伟

侗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日报》、《文艺报》、《民族文学》、《星星诗刊》、《花溪》等各级媒体发表各类文章(诗歌、小说、摄影、新闻、随笔等)近500篇(首),其中50余篇(首)获《民族文学》年度文学奖等奖项。主编了系列文化丛书《感悟长征》、《今朝红旗漫卷西风》、《雄关漫道真如铁》、《飞翔的痕迹》(文学卷)、《势在人为》等近300 万字。有诗集《夜醉十里湄江》、《踏歌行》、《晨歌集》等结集、出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