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汉文字中的温暖》黄德义散文赏析

作者:黄德义 来源:原创

1

就这样,曙光(这是多么温暖的字眼)乍现,我知道它已经唤醒了所有的树木和落叶下的泥土,唤醒了野外的青菜和田垄上的农民。可是,我依旧在文字中熟睡,睡在不知名的大山的怀抱里,那么安静,那么深沉。

我喜欢这惬意、宁静的安眠,栖息在大山的清静和文字的喧闹中,我要享受那文字中简洁的温暖。

文字中的繁华城市,又是另一个世界,我在那里长久地呆过,学习与生活过。明天,我又要回到这样的城市。这是座真正的江南古城,透明凛冽的大雨,桑树和枞林,薄薄的江风和氤氲的輕雾,还有骄傲瘦小的江南姑娘。我可能会在这座我喜欢的小城一直生活下去。但是,我在城中还会写诗吗?

2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李白

我所喜欢的那个盛大唐朝的李白确实是旷世奇才,谪仙之名实属名归。读李白的诗,让我心生梦想,游走天地心灵之间。我是喜欢那个在七律和绝句之间自由飞翔的李白,还是那个放歌天地、纵情山水的李白?是更喜欢那个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的李白,还是那个豪言千里江陵一日还、黄河之水天上来、且放白鹿青崖间的李白?

其实,我无法选择,这个变幻万千、阙赋相宜的李白其实只是一个,我心里面明白,就一个,一个心字相通、依赖汉文字的奇妙肆意表达人间诗意和才情的李白,才是我真正喜爱和仰慕李白真正原因。

放下李白,我开始收拾行李,取下那个简易书架上的书,露出整面墙壁,一片耀眼的雪白,简直就是光明一片。

我也是追求光明的,虽然这一面墙的灰暗像柔软的绸缎那样曾经使我的眼睛一亮,我曾在这里和我的诗歌一起沉默,没有任何杂音和光亮毁坏我的黑暗。暗中的诗有时比光芒更耀眼、更纯粹,当然,这必须是真正的好诗,简洁朴实有力,如泥土下的种子。

3

我喜欢在沉静的暗处静静地倾听远方的声音,这是大地的脉动。撩开岁月的轻纱我看到无数历史的真容,尘封在文字内核的真实有时也无法真实展现。真正的读者必须与诗者心相通,能精确地把握文字、抵达诗人文字内蕴意义的根部,才能真实展现文字的魅力和力量。

我还是喜欢睡在低处,我想,我能得到汇聚低处的幸福。在这样一个噪杂的时代,我穿梭于梦想与生活之间,痛并享受着。我想我在古代应该是一个诗人,潜行的本质诗人。虽没有必要非得让自己或者别人承认,但是,我一定是那个写过诗的人,或随时准备享受诗意的人。

4

总的来说,我对简洁的文字产生了依赖。无论在我做什么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都在进行着字与词的运算,写诗或文章就如同在土地上播种庄稼,一行行地深入泥土,在春风和细雨中深耕、滋长,你能感受生命生长的声音,叶脉里面的诗意郁郁葱葱,且会像风一样向天边无声无际地漫长。

我有时想,离诗远一点,可能离自己内心会更近一点。这样,能够让我多静静地读读别人的诗,能让我逐渐认识诗和诗后面的人,认定谁才是真正的诗人,这样,我的感受就如同风一般抚摸田园里一束束饱满成熟且挺立的谷物,手感沉重而心灵快慰。

我有个美好的心愿,就是一心一意地读诗,行走天下,阅尽人间风华,一心一意地生活。我还喜欢干点别的,伺弄一院子的杂花和几只小鸡仔,编辑一本自己所喜欢的诗选集,一年一册,就像农民在自家的田地里种植农作物,一季一作。

5

关于诗,我能说什么呢?现在,看着外面的日光流年,我想去散散步了,我喜欢老坔山上那片安静的松树林,时光的松针落了满地,林子上空是那些漫意飘荡的云彩,与天地草木均没有一丝的牵挂……

林中兔子风一样穿梭,如惊艳的闪电。这就是诗人常说的,灵感,这一闪而过的闪电,如此高能量的一瞬,简洁而有力,无法把握的智慧,才是诗歌真正的灵魂。诗人一生都在追随和捕捉这美好的一闪。

文字的闪电,诗的灵性,多么快慰的智慧啊!让我心存感激,能让我生在中国,且能遇上这如此神奇的汉文字,这快乐,让我不得不更倾心于文字的美好和我美好的祖国。

象形汉字,更像自然生长的文字,从古汉字的辞、义、形到谚语、辩意,金木水火土,这五行的形与义均来自自然,如大地之上一丛丛生长的植物,如一株株参天的古木——楷和模,挺拔着举天入地。

时光流逝,字体变了,可他的形、质和花叶还如同万千年前一样纯粹,清洌的木质香气经年不变,如我喜爱的诗。

6

对于很多习见的事物,我们总是以迟钝、麻木的眼光从其表面一扫而过,如同熟视无睹的文字。很少真正的在文字那里停留下来,更不可能盯住一件事情不放,透过文字来看到他的本质。

生活是琐碎的,甚至是烦琐的,它常常使置身于其中的人感到不耐烦,因而失去了清点的信心。这刚好表明了文学的价值:它不是历史事件的记录员,而是为我们清点和梳理纷乱的人生。

所有不同的内涵均由文字来包裹,简单而又繁杂,不同的组合,形成无数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情感表达。

7

文字就是一个很奇特的符号,就在这一笔一划之中,刺激人们的视觉,很快使我们的心迅速兴奋起来,让一个既有限又无限的空间游离出许多飘浮的思绪。我坐在电脑桌边,明明是一个人的世界,却很奇妙地滋生出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混乱而又安静的,流动而又静止的遥远历史和炫丽、抑或平直的现实。

文字是灵魂的外衣。岁月是其中最重的存货。原生态的历史在文字中存活。在满眼的木头颜色里,纸质的时间保留着原初的形貌,生动的文字,鲜嫩得像未被碰触、也从未渗漏的汁液,在字里行间弥漫着清澈而久远的醇香。

8

读图时代来临,这是网络时代的文化标记。当我们只能一味地用眼睛认识和思考世界时,我们的心灵就停止了,只有感观的波动和欢愉。文字退回到远古方向,隐藏到图片影像的后面。所有的意义在一片娱乐声中悄然消逝,只留下物质代码的几何图形与色彩。

我们用数码相机不断地拍摄世界,成本很低,可无选择地重复很多无聊的行为,消磨着大把虚度的时光,仿佛生活是有趣了,而人生却了无意义。

这时,我们会有人开始怀念文字和书香,怀念那些寂静的文字中鲜活的故事和人物,怀念热切流动的思想和情感思考,怀念静卧在躺椅上一行行翻读着诗行的感受。风起鸟飞,沉重的书本在思想的光芒中展开了翅膀。

9

在书房偶尔敞开的东窗里,我看见对面的女人站在朝水的一面优雅漱口,姿态安详,如古老时间中的一幅插图。至上纯粹的意境,我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的动作状态和生活节奏都会如约而至,如每天的旭日。

在那一刻你能感受到,你是谁,谁个又是你。

这一美丽的自然景象首先感染了我,然后我再通过奇妙的文字来感染你们,以及未来的尚未出生的男男女女。

从此,我的文字、我的心,我的梦,想在一代又一代后人流连迷离的目光中生动起来、鲜活起来,郁郁葱葱,永世不息。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