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钟顺《晴》

作者:牛钟顺 来源:原创

早晨,拉开窗帘。一缕金色弥漫床前。

如春天的鸟鸣,如夏天的花开。一个大大的“晴”字,写在了天空。

冬日的小鸟很懒,久未听到它的叫声了。

冬日的花也很懒,要从窗前看到它,还要等过了这个冬天,还要等这个冬天后面的那个春天。

冬日的太阳其实也很懒。不过,有这一片蓝蓝的天,也就够了。

晴,其实是心底的一份情感。无论雨天,无论雪天,无论阴霾天。

晴,其实是心底一份隐秘的情感。此刻,也许你正在想念一个人。

一个让你念念不忘的人,一个让你时时想起的人。

在南方?在北方?抑或在同一个城市?

其实,你只要站在窗前,这就够了。

你只要想到她,想到他,这就够了。

因为,你的心里,一定是,此刻一定是,一片蔚蓝。

心中有爱,便是晴。

心中有你,便是晴。

我不敢直视。

但却非常喜欢它的投射。

一朵花,一棵树,一栋房屋,一群正在嬉闹奔跑的孩子。

如呈放在阳光下,颜值就会增加千倍百倍,格外地好看。

一座山。

白墙碧瓦。

我看不见建筑,我看见了美。

自然,就在那里。人,就在那里。

人从自然中发现了意义,所以,人,有了思想。

人在睡觉的时候,耳朵是醒着的么?

如把五官全部关闭,是担心永远关闭了与外界的通路么?

住在一所学校的旁边,夜晚那轰然的钟声。

仿佛,那每一声轰鸣里,都留有我的记忆。

钟声未曾改变,可是,白天,我,却听不到它。

野外漫步听黄昏。

一篇散文的题目。一篇数十年前就已斩获大奖的文字。

那些文字许已泛黄,可那记忆,那耳朵留下的记忆,却永远刻印在了心里。

所以,夜,是為耳朵存在的。夜,是留给耳朵的。

所以,能够与一座大钟相伴,是幸运的。

人的欲望像泡在水里的黄豆,不只膨胀,而且发芽,而且,有时还会疯长。

人的欲望也是种子。

种子,包含着所有生命存在的意义。

种子,包含着所有生命期待的意义。

种子,包含着所有生命生长的意义。

种子,包含着所有生命祝福的意义。

世上应该没有什么卑微低贱的生命,生命都是一样的。

可是,人又是万物之灵。人,不但能看到世间万物的表象,还能看到这表象背后所蕴含着的东西。

你看,动物只是受本能的驱使。而人,不单有荷尔蒙,更有慕者眼中的火花,情人脸上的涟漪,以及,爱侣身上的滚烫。

我们,不只有生活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可是,没有生活的苟且,哪有诗和远方?

而且,诗是什么?远方是什么?诗和远方是什么?

是语言的至美?是双足的远行?还是精神的富足?又或是思想的深邃?

诗,只是诗人的诗吗?那森林,那天空,那河流,那黛山,不也是更加鲜活的诗?

远方只是存在于旅行中吗?那灵动的文字,那书中的世界,那美好的记忆,那精神的愉悦,岂不是比双足的远方行得更远?

还有,不时地穿越时空,让意识奔流,那也应该是诗与远方吧?

所以,相比而言,我虽爱身体意义上的远方,可也更爱精神意义上的远方。

人生乐短。

因为,太阳,终有一天会冷却。而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在太阳冷却之前,就会出现冰河期。如此,人类,不止人类,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将无法生存。

所以,如果你和太阳的寿命一样长,迅疾看到了自己的末日,你会快乐吗?

短与长如不相比较而存在,长并无益。

红尘,红尘,那人马喧嚣扬起的尘埃,在夕阳的映照下格外地引人留恋。

看破红尘。有谁见过不破的红尘,有谁见过?

红尘,本来就应该是破的吧。

由此我想,信仰的价值与意义,不在于信仰的是否真实存在,曾经存在或者将来存在,而在于是否真正信仰。

当然,信仰,应是仰望的星空,而非深不可测的泥潭。

那夜,突然被嗓子的疼痛叫醒。

原来,能够拥有疼痛也是一件幸运的事。疼痛,会让你更真切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疼痛与痒,也与美好的体验一样,是生命的不可或缺。

人,是有两面的,天使的一面和魔鬼的一面。人自己要做的,就是努力拴紧魔鬼一面的栅栏,时时给它念念紧箍咒,让它不能轻易出来。

人,是靠情绪活着的,准确地说是靠情感活着,所以人才有温度。如果没有了情绪,没有了情感,那人会是什么?冰冷的机器人罢了。

有人说,人就是那么回事,最后都是一堆灰而已,活个什么劲儿。可是,地球最后也会成为一堆灰,太阳最后也会成为一堆灰,而已,又能怎么样?

所以,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你能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是所有幸运中最为幸运的事。

就得劲头十足地活着。

鞋里有沙子,走不好路。没有好枕头,睡不好觉。

只重视有没有好鞋,有没有好床,是不全面的。

这就像工作,只有好的单位,就像你的家,只有好的房子和家具,那是大有缺憾的。

每次洗澡,都会忆起一位朋友。因为,其在知道我曾经患过中耳炎后,就给我买了耳塞,以防耳朵再次灌进水去,引起疾患复发。

朋友,不全在做了多少,还在于所做是否是真情实意。

十一

世上鲜有如蝇逐臭的人。可是在某些地方,也不鲜见。譬如,那高速公路服务区的诸多商场,就百分之一千的愿意将厕所的门与自己紧密相连。

不经我处,休得入内。

曾是少见多怪,现已见怪不怪。可见,什么事情,也会习惯成自然。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至少,在这里是灵验的。

十二

偶翻昔日相册,记起曾去过一个鲜有人至的地方。

那是几年前,前往某监狱出席教育实践基地签约仪式。

仪式结束后,时任监狱长陪我参观,偶遇一位我曾工作过的单位的同事在此改造。四目相望,不忍直视。

一墙之隔,两个世界。墙里墙外,都是自己的选择。还有什么比自由更可贵的。

十三

家乡有句老话,一分地有个场好,一百岁有个娘好。

世间爹妈情最真,泪血溶入儿女身。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多么耳熟能详,多么深入人心。可是朋友,你可知道它是出自谁手吗?

据称,它出自慈禧之手。这位被世人认为冷酷无情的慈禧太后,在她母亲七十大寿时,专为母亲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看来,在父母亲情这方面,贵为老佛爷的慈禧,其实也与常人无异呢。

十四

普罗泰哥拉说,每一个问题都有两个相反的答案。

托尔斯泰说,少数人需要一个上帝,因为他们除了上帝什么都有了。多数人也需要一个上帝,因为他们除了上帝什么也没有。

周国平说,上帝对于精神富有者是一切精神价值的终极保证,是不可缺少的信仰。对于精神贫困者是精神的鸦片,是必要的麻醉。

我说,关于世間的所有问题,关于人类的某些信仰,他们,说得多好啊。

十五

时时萦绕于怀的不是岁月,而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沙砾。

所有没来的日子都将会来,所有来了的日子都将会成为过去。

人是天地间的一个匆匆过客,人是岁月包裹的一粒微尘。

世间是个舞台,只要在此现身,人们即刻会辨认出你行走的灵魂与姿态。

雷锋的灵魂碧波荡漾,希特勒的灵魂一片荒芜。

我想起了明天的下午。

想起了那日头终会半死不活的,像没有睡醒似的。

所以,我不想说我老了。

我只想说,只想说,我不那么年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