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昌《新坝的美丽》

作者: 来源:

那个浦阳江和新坝河环绕着的小小村落,名叫新坝,属浙江省萧山县义桥镇管辖。

外张家池、内张家池、塘缺池……一个个池塘星罗棋布般分散在小村里,水清、桥美、岸秀,就像一个个青碧的宝镜,倒映着美丽的村容村貌,把小村岁月打扮得活泼而生动。

我是追着古代诗人的足迹寻到义桥来的。一落脚,首先注意到一处巨大的褐色山岩,上刻七个隶书大字:“渔浦江山天下稀。”问了一问,才知是陆游的诗句。古代的渔浦港就位于义桥镇一带,被今天的学者们称为浙东唐诗之路的起点。谢灵运、李白、杜甫、孟浩然、苏轼陆游等等不同时代的诗词大咖,在这里留下了灿若繁星的佳篇美什。一踏进这片诗意盎然的土地,感觉每一缕清风都飘送着先贤的浪漫气息。那回荡在金丝楠树和香樟树间的斑鸠欢鸣,每一声仿佛都含蕴着平平仄仄的芳醇和美好。

我最初是想来这里访古的,而义桥镇的莫勤恒书记却建议我先去赏新——首先到新坝村里去看看。浙东唐诗之路的兴起,得益于河网密布的舟楫之利。正是古运河上的老码头们,把历代诗词大咖输送到动人心弦的青碧山水画境中去的。而新坝村就有一条横穿而过的杭甬古运河,村里的石码头也是古代诗人访山问水的起点之一。于是,我们一行就奔着新坝村而去了。越过浦阳江大桥,首先看到一大片竹笋一样茁壮的尖顶小楼群。这些小楼五颜六色,亭亭玉立。有的新鲜亮丽,也有的沾染着岁月的沧桑。它们就像童话剧的布景一样,披着阳光,沐着金风,各以各的姿态挺立在漂亮的浦阳江畔。这就是新坝村了。

此时已是深秋,而南方的村寨还是一片青葱,没有半点萧索之气。在竹木掩映的村口,村里的管事人张肖林同志早已在等候着了。他迎过来握手、寒暄,然后带着我穿行在用石子铺成的硬面路上。这个村共有578户人家,每一座四层小楼,就是一户人家。外边一圈低矮的砖石花墙,围住一院子温馨的好日子。张肖林如数家珍地指点着,告诉我“美丽庭院建设”中涌现的先进家庭:方月华家、倪集成家、倪继忠家、倪国法家、倪志钧家……每户的门前,都有两个蔚蓝色的垃圾分类箱。垃圾分类在某些城里人的眼里都还有点陌生,而在新坝村,村民们却已经当作了自觉的生活习惯。我注意到沿街的花墙下边,都巧妙地布置着新奇的花坛,上面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枝叶间不时闪现金色的小木牌,上面写着党员志愿者的名字。张肖林告诉我,这些沿街花草都是村里的党员们自动认领的。有了大家的自觉的维护,小村才可以一年四季荡漾在花香鸟语中间。

在路上,张肖林不时停下来,指给我看互助果蔬园、清风茶社和廉政小广场。互助果蔬园是乡亲们利用街边闲地开辟出来的园圃,种满了萝卜、西红柿、生菜、甜玉米等等绿色植物。平时可以自己食用,也可供村里的孤寡老人们采摘;廉政小广场上设立着廉字积木架,如果把写着廉字的那根积木抽调,整个积木架就会倒掉,以此警示党员干部要“廉字当先”;没有围墙的清风茶社设在村中央,村民们闲时可以来这里免费喝茶聊天,显眼的位置特意挂着一幅书法条幅,上写“村民认可是最大的动力,村民幸福是最大的追求”,看了让人心里颇有一种暖暖的小感动。

另外,张肖林还特意带我去参观百草园。园中种满了薄荷、当归、金线草等等中药材,随风摇曳,药香四溢。这也是利用街心闲地设置的,园前竖立着老药铺中常见的那种抓药柜,上面插满了写着药名的小抽屉。村里的孩子们很喜欢到这个小园来玩。他们在这里一边游戏,一边轻轻松松地就记住了许多新奇的中药材。

谈起近些年的美丽乡村建设,莫勤恒和张肖林都津津乐道。前些年小村脏乱差的现象还令人头疼。正是美丽乡村建设工作,像春雨一样洒落在小村里,小村的颜值才变得这样清鲜洁净、温馨明媚。去年底,新坝村通过了“美丽乡村提升村”的区级验收。环境卫生、农村建房、景观风貌、公配设施、项目建设等等方面都达了标。今年3月,又被省里的乡村振兴领导小组办公室命名为“善治示范村”。村民们自豪地说,现在的新坝是“庭院成趣,节点成景,串点成线,步步有景”。

新坝村还有一首自己创作的村歌,名叫《水韵新坝》:“琴鹤相鸣清风袖,百药济世造千福。环境治理见成效,美丽庭院巧改造……”词句朴素,用越剧的声调唱出来,别有一番韵味。村文化礼堂前,张挂着村里的崇德尚贤榜,有幸福家庭的名单,有考上大学的学子名单,也有村里90岁以上的老寿星的名录。其中最大的一位老阿公孙文忠,今年已经97岁高龄了。张肖林带我随机访问村里人家,老阿婆热情地上来打招呼,可惜说的是当地方言,一句也听不懂。但从那菊花儿般盛开的笑脸,仍能感受到她心里的舒坦。

美丽乡村建设含意深远,决不是简单的大拆大建。新坝村在杭甬运河两岸就特意保留了明清两代的盐驿文化遗迹。小石码头附近的墙上,绘画着当年的盐运和货运场景,勾起人们很多的久远想象和追慕。张肖林还拉我去看特意保留下来的上世纪70年代的战略粮库。青石垒墙,堡型结构,铭刻着特殊年代的无言沧桑。随后,张肖林又带我去看村里一个保存最完整的清代节孝承恩牌坊。这个牌坊建于雍正年间,是为旌表一位姓倪的儒士之妻设立的。石质仿木,四柱三间五楼造型,已经经历了290余年的风雨了。能保存到今天,真是不容易。

不过,我也注意到,这么美丽的村子,街上来往的村民却不多,能够见到的也多是居家的老人和孩子。张肖林介绍,青壮年大都在本村和周围的镇、村企业上班,收入也还可以。我想,假如美丽乡村建设能够发挥更多的吸引力,把村民们都在自己的村子留下来,该多好啊。莫勤恒介绍,他们正酝酿在村口的那座山下,引进一个养老机构,以后会让城里人到乡村来养老,也会尽快促进乡村发展,让村里人不仅在村里留下来创业,而且还要吸引城里人也在这里留下来。

是啊,新坝的美丽,令人如此迷恋和期待;那么,美丽的新坝,让村民更多一些甜美的幸福感,不更是好上加好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