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情》宗子钰散文赏析

作者:宗子钰 来源:原创

秋天是从家乡一朵金黄色的南瓜花处抵达人间的。

立秋时节,南瓜被做成美食。香气,押韵般平仄而來,将秋天诗意的装点。

白底蓝花小碗里的一抹橘色,像贯穿生命的歌谣,唱着家乡,唱着乡情,轻易便温暖了一段天色渐短、日影渐长的时光。

那一年的立秋,爷爷给我煮南瓜吃。我们穿行在田野里,俨然检阅军队的君王,内心却有着更甚君王的满足与快乐。挑一只“起霜”的南瓜,折一朵“带刺”的小花,爷爷眼里含笑,牵着我的手回家。他是厨房里的巧匠,熟稔地将大南瓜变成盘中精致的小块。南瓜被炒熟了,像镶着日光。空气中弥漫着甜津津的香味,吸一口,满是家的味道。在锅中添水,放许多冰糖,爷爷笑着盖上锅盖,我们听着锅里“咕嘟”的声音,静候美食现身的一刻。那时,阳光正好透进窗子,橘色的光影中,我仿佛泡在蜜糖里的孩子。

月镀银墙,离家的夏夜,心里像蒙了一层水汽,潮湿而无助。接到来自家乡的电话,母亲温柔的嗓音如清风,抚平了所有的不安。立秋之日,母亲托人捎来煮好的南瓜。掀开保温盒的盖子,南瓜熟悉的甜香扑面而来。总是往年的颜色和香味,总是家乡的颜色和香味。家乡的笑容,亲人的叮咛,乡音般亲昵,裹挟记忆而来。恍惚间,回到了温暖的家乡,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品尝南瓜的时光非常短暂,但是回味它的味道却是一生那么漫长。

又是立秋,向锅中煮好的南瓜里加一把油馓子,盛一碗,趴在碗边细细品尝。刚出锅的南瓜热气腾腾,香糯软滑,一丝一缕都是甜的,暖胃更是暖心,安放馋意更是安放乡情。我在南瓜腾起的烟雾中醉了容颜,香了记忆,暖了人生。

在行色匆匆的日子里,这一抹橘色总给人心安的力量。一向温糯的情怀中透出一味坚韧,一向温柔的性格里添了一味倔强。独在异乡的人们心底总是实的,奔赴茫茫前程也不会害怕。

乡愁,是漂泊,是孤独,是万千旅人脑海中渐渐模糊的乡路,于我则是用蒸腾热气裹挟记忆的人间烟火。乡情,是牵挂,是想念,是千万游子心头一片清明的叶,于我则是立秋时节一碗南瓜的甜香。

无论走了多远,无论走了多久,只要想起南瓜,思绪便顺着风筝线回到故乡那头,心便不会孤单。

席慕蓉说:“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我靠着一缕南瓜的甜香,就像靠在故乡的门楣。

人烟寒橘柚,南瓜暖乡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