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烟《隐秘的源泉(组诗)》

作者:寒烟 来源:原创

诗句从黑暗中喷涌

向着你目光的顶点

啊,隐秘的源泉——

一个总是对世界仰起脸来的

孩子

有一天,会长得

与世界同高

认领

自何时起,你来

从我的黑发中抽取白发

并把它供奉于时间的基座上

衰老的权利

死亡的权利——

我正从岁月的链条上获释

在你日甚一日的认领中

为什么醒来

光线,救赎的狭窄小径

太阳像金黄的面包在呼喊

没有武器,除了悲痛的牙齿

没有餐桌,除了越来越弯的脊背

我整夜击打

我整夜擊打:这传奇的火石

——只有憔悴是真实的

我唯一的最后的财富……

生根的铁锚拒绝走出自己

我的牛轭,我的列车晚点的历史

枕木悬空

对等候的酒宴不屑一顾

“执着有多深?”

翻开大海——

激光也不能洞穿它的答案

深。仍然深得不够

要用赤贫的终极去珍藏

痛苦,攥紧的光

谁比我更汗流如瀑——

在地图的尽头,篝火为我击掌

“这声音不会是散场的魔术”

那灰烬,玫瑰色的灰烬……

凋谢

凋零……并答谢。

——题记

血凉下来。时间

在我身上已达到饱和

一小片风就能把我收割

给谁呢?这无须抵达的

爱——

我将献出杜鹃的质地

将脆弱流放山涧

一场梦,梦得太深

黄昏是我最后的节日,最后的歌

是时候了,该凋谢时就要

凋谢

让我的位置空着吧,成为仙人掌

不必填充的干渴

贫穷

贫穷使你雕刻自身。欲望

止于消瘦的朴素、尊严

水牛嚼草的音乐

易拉罐变幻的喧嚷

别人的暴利

受惊吓的阵雨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

贫穷而听着风声,诗人

风正测试着你的肠胃——

空旷而宿命

回来的伙伴

受雇于记忆的严厉:血的精确性

一只带着箭镞逃离的猎物

会回来,把箭镞还给猎人

在日晷的森林里,我只等你

我们:张开的弓的两端的自由

为猎人送葬

在山上

两个穿深色丧服的人 躬身

交换的静默

使石头跪在一个永恒的终点

在相互隔绝的阴影里

柏树孤零零地升华

那是天空收获的倍数的

悲悼

心与心漫长的咬啮

如同经过精密的计算

在一个夕阳咯血的黄昏

抵达这讳莫如深的顶点

看——

那被寄养在火中的孩子

挥舞在孤狼的尽头

来临

咒语的结松开了

蝮蛇冬眠的洞穴

释放出惊蛰的炸雷

最后一支冰凌攥紧的长夜

叩开黎明熹微的门扉

白玉兰澄洌的水晶杯

斟满三月允诺的新生

黑·白

黑手镯,一句诺言

箍进肉里

白手镯,一道闪电

一阵逃逸的冲动

两只手臂,一颗心

如果同时戴上她们

你将被撕裂

九行节奏

朗诵完这首诗,我怎么还能坐回原来的椅子?

逃亡:一支被自由射出的箭。

我追赶我的命运,我的债主……

砾石在胃里滚动——啊,痛苦,又为我送来一年的粮食。

怎样的秘密与血的联系:一个与另一个在空间中结盟。

一滴泪向另一滴泪朝圣,这就是爱。

从岁月的脸上剥下闪电,从镜中剥下孤独。

心,跳动,怎能不残酷?

自动挥舞的铁锤,把人抡向远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