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元《最后一座泥草房》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开春,泥草房改造工程就开始了。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村民纷纷扒掉原有的泥草房,只需掏一半工程款,就可新建统一模式的砖瓦房。经过一番紧张运作,房舍很快建好了,一座座新房鳞次栉比,蔚为壮观。可村子西头还剩下一座泥草房,突兀地立在那里,在村落里显得非常扎眼。

房子的主人是车旦,家里就剩下一对空巢老人,都干不了重活,除了一点儿低保,再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儿女们都在早年一个个出了门,分家另过。如今,也都欢欢乐乐地住进了统一兴建的新房。

为了这座泥草房,村长多次来找车老汉,也找过他的儿女,想让他们出钱翻盖一下,不然影响村容村貌,上边来检查也不好看。听说要自己出钱为老人翻盖新房,儿女们一个个头都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就这样,车老汉就成了十里八乡唯一一个破落户,全村上下就剩下这最后一座泥草房了。

车老汉看着人家清一色的大瓦房,特别是几个儿女一家比一家气派,一家比一家洁净,再看看自己这破房子,无论怎么修怎么弄都是破狼破虎的。车老汉一想到自己的房子,就有些抬不起头来。每每这时候,车老汉唯一能向人表达的,就是一声声叹息。

车老汉记得二十多年前,孩子们还在求学,因为人口多的缘故,原有的两间土房已经住不下一家七口人了,迫切需要改建。于是,他就张罗建起了现在住着的四间土平房。虽然是土房,但一下子就建起四间来,在本屯里也是说得出来的,惹得屯邻非常羡慕。那时,车老汉人前背后总是津津乐道地说,这是给我养老儿盖的,盖上房就等我养老儿养老喽!说这话时,车老汉总把眼睛望向还未成年的老儿子,目光里充满了期待。可儿女先后出了家门,只留下自己和老伴儿孤立地生活,年逾六旬也没能完成养儿防老的宏伟计划,可当年引以为自豪的老屋却因为岁月的侵蚀东倒西歪,不成样子,成了让人看着就心惊肉跳的危房。面对着千疮百孔的住房,车老汉深感担忧,害怕万一哪天雨水大,泡塌了房子,老两口再有个什么不测。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就到了秋季,车老汉还在院子里望“房”兴叹呢,没想到这时却来了两个手拿“长枪短炮”的人,一进当院就咔嚓咔嚓照了起来。

车老汉一看,顿时急眼了,我这一个破房子,碍你们眼了?碍眼也就罢了,还照相埋汰人,真是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车老汉这一急眼,两个人卻不慌不忙,分别从兜里掏出一张红票票,塞给车老汉,车老汉生活困苦,盼着这票子如同盼星星盼月亮,只是照照相,又不搬走房子,车老汉将钱揣入腰包,就站在院子里远远地看着,同时从怀里掏出旱烟袋,吧嗒吧嗒抽了起来,一直到两个人照完离开了,车老汉才高兴地回屋向老伴儿报喜去了。

令车老汉大感意外的是,那两个照相的走了之后接下来的日子,总是有人挎着相机登门造访,摆出不同的陈设和造型,纷纷为老房子拍照。当然,让车老汉心满意足的是他总能得到一两张红票票作为回报。

有了来钱道,车老汉的腰包渐鼓,生活也越发滋润起来。

车老汉的儿女听说父母的破房子竟然成了摇钱树,纷纷来看稀罕,当他们亲眼看到这个不争事实的时候,实力雄厚的老儿子车生当即做出一个决定,立马出资修一座新房,来进一步满足广大摄影爱好者的需求,谋求利益的最大化。

车老汉见儿子主动给自己建房,不知老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笑纳了。

车生呢,一不做二不休,快速扒掉了泥草房,风风火火地建起一座崭新的大瓦房,在村子众多的房子中鹤立鸡群,气魄相当雄伟。

房子建好了,车生主动把父母安排住进了屋里,车老汉住进了大瓦房,心情舒畅了许多,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多少有点儿不落忍,总担心这是一场难得的美梦。

车生还真是个干事的,他在一间房子的窗玻璃上开了一道带标牌的收费口,就等着大把大把地进钱了。为了招揽顾客,车生还特意将泥草房改建成大瓦房的消息专门做了宣传广告牌,挂在马路旁的大树上大肆宣传。一切准备齐全,车生就坐在了收费窗口。可车生坐在收费口前苦等了三个月,也没见一个人影。

车生一打听才知道,这些拍照的都是外乡的民政助理,他们为了骗取国家泥草房改造补助款,需要新的老房子照片上报县民政局,然后才可以获得拨款。可是附近十里八乡都已完成泥草房改造,没有泥草房可拍,用旧照片又能看出来,他们就到处寻访,终于发现了这最后一座泥草房,如获至宝地狂拍起来。可好景不长,当利欲熏心的民政助理再次坐车来拍照时,却在路边看到了车生的广告牌,得知泥草房被改建的消息,他们顿时扼腕顿足。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车生悔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