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寂寂》熊先牡散文赏析

作者:熊先牡 来源:原创

想不起是一次怎样的机缘,我走进了一座神秘的深山古林。

流水潺潺,空濛而遥远,花开的声音,轻柔细腻,风,蹑手蹑脚地走来,树梢上、草丛中到处都流淌着幽呜的箫声,忽远忽近,忽高忽低,气韵如丝,丝丝入扣,销魂摄魄。

我开始恍惚,开始迷醉,如庄周梦蝶,如楚襄王遇合巫山神女。舒缓浑厚的古琴声氤氲着一种荡气回肠的悠远,如梦似幻的意境浸染了鲜明的色彩,层峦叠嶂,满眼苍松翠柏,跳跃的阳光拨弄七彩的琴弦,在大地上铺满星星点点的金子,蓝色的雾霭悠闲地在林梢上缭绕,柔中带刚、横平竖直的神韵,像极艺术巨匠张大千雅致飘逸的泼墨。

箫声低沉,萦绕满怀,莫名的怅惘油然而起,仿若余光中缓缓淌过海峡的乡愁,又似等你在雨中那份缠绵悱恻……似梦迷离,却又依稀可辨。

节奏渐进,箫声四起,琴音古朴缥缈,清远中透着圆润,循环往复,最后在似有若无的流水声中渐渐淡去,融通万境而无挂碍,韵出象外而意无穷。没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歡快,没有如泣如诉的悲歌,古琴与玉箫珠联璧合,既保护了两种乐曲的独立性,又让整首乐曲语言变得丰满、空灵且深邃,其丰富的表现力,成就了一场华丽的精神盛宴。

很长很长时间,我情愿沉醉在这首乐曲中,浑然忘我,不愿醒来,飘荡在空气中的音符,成了内心世界最完美的慰藉,它所承载的不单纯是优美的旋律,还有那些青葱岁月弥足珍贵的情愫,以及人生旅途中某一段特别的留白。

源于个性的偏好,我不喜欢流行歌手的群情激昂,也十分抵触高分贝电音乐器的噪杂,我只钟爱婉转的抒怀,不需要任何文字,只要在此刻,从热闹中逃离,孤舟单骑,当第一个音符响起,便有一份情怀,如云端飘雪,如孤帆远影。

每有闲暇,我便潜入音乐,寻找最真的梦和最美的诗意,消沉的心因此变得从容而坚强。

听,《绿野仙踪》的箫声悠悠吹皱一江春水,美人卷帘,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乱红》细腻而感性,是陈悦独具特点的表现手法,让你或者我就这么简单迷失在落英缤纷乱红掩径的春日黄昏。

音乐如同文字,复杂容易简单难求。既要表达深刻的思想内涵,又要避免单薄和空洞。世间一切,皆因物引情,情由心生,始于心而结于心,凡倾心所为,方得其间妙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