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禅秋》大手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立秋了,黄龙禅风纯如幽兰。

秋天的黄龙寺,古朴优雅,长影环树,尽显佛门胜境之清静。

黄龙寺始建于唐昭宗乾宁二年,宋治平三年洪州太守程公孟重建,明洪武五年僧自如又重建,清朝亦再建。几建几废,黄龙寺在阴暗和光亮的历史中异化和败落。

唐宋年间,黄龙寺香火一直很旺盛,声名传播千里之外。吸引了日本佛学前来寻踪,于是黄龙寺树立了“禅宗祖庭”的地位。

我对黄龙寺的景仰,是从黄庭坚开始的。某日,脚踏黄龙,在进山的路口,我细细触摸黄庭坚的手书“黄龙山”。指尖间蓄积穿透一切的翳障,也隐约觉触深沉的古远。

回想起来,我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每次来的感觉都不一样,每一次我都会站在山下细想。当心灵完全沉浸在黄龙寺素雅的佛音时,摈弃浮世的包袱,将自己随身的物什一一装进布袋,锦囊秘咒般封存起来。

我顿时清醒,静穆的佛像像是朝着如潮涌般走来的朝拜者微微含笑。在这块佛教的圣土上,我将自愿接受“五戒”,用禅的修为,把一切的杂念过滤于脑后,便情不自禁地双手合十,虔诚祈祷。

山有些深远,每天都会有人来这里朝圣。生命在这里变得清澈透明。我仿佛看到了苏轼、黄庭坚、张商英、徐禧等一大批文人墨客刚刚離去,山外又传来了曾巩、陆游笑谈而来的声音。

他们给黄龙寺留下了什么?墨迹雕刻在岩壁上,像是灵魂诗意的俦伴。我静默着字的缝痕,拖曳着生命的本质。在岁月的深处,持重出新的沧桑。

真正的悠远不在于长,而在于深。我心安静默,倘若某天怀揣的心事,也雕刻在岩壁上,让后来者“观”,那又该是怎样的感叹?

这只是我的想象,也许一梦千年后,谁也不知道我来过,或者我变成了黄龙山的一片树叶,静默着来来往往的人,也静默着一去不复返的时光。

一个雄伟的建筑群,没有人为去摧毁,也许历经千年不腐。几次重锤利斧挥舞、铁镐钢锹乱飞,庞大的建筑群瞬间粉身碎骨。只有背靠山脚的一栋“黄龙古刹”侥幸逃脱覆灭厄运,但房脊上的瓦片和壁画统统被砸毁。唯有左侧的一口观音井,也许是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动手的地方,得以苟全。伫立井边,忽然明悟,黄龙寺的命运,不也是世人的悲喜吗?黄庭坚贬官回乡,再到黄龙寺时,不禁发出了“白发苍颜重到此,问君还是昔人非”的感慨。

光明只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黑暗便开始忐忑。扰攮世间,唯有黄龙寺是安静的。

历史远未终结,在人间留下印记的逝者,依然用思想和感情汇成存在感。有名叫心廉的法师远道而来,说要将震古烁今的黄龙学说传遍世界。

我去的时候,法师已经外出了。去了哪呢?我没有问。在我的心路,大概知道了他的去向。

夜幕降临,轻纱漫滤一般,越过时空,给这庄严的法堂镀上了一层余晖。呼吸与身影,亦真亦幻,我点燃香火,朝着佛祖跪拜。

秋到黄龙。清风萧瑟,半醉乌巾。此刻的我,身无长物,已在三界之外。那些挥之不去的躁动,伴随着飕飕凉意已不知所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