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轻松《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疯人院》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我曾经在一座精神病院工作了五年。当我经过二十多年后再次回到那里时,那里已变成一座废墟。那一大片玫瑰园已经凋落殆尽,仿佛我最美丽的那一段青春已经烟消云散。或许那个玫瑰园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它只是我的一个臆想而已。

多年前,我一个人独自住在那空荡的楼上,在漆黑的夜里,在精神病人发出的歇斯底里的嚎叫声中,开始我诗歌的写作,仿佛是一次次精神的漫游与飞翔。是的,那是一种纯粹的漫游与飞翔。多年来,我始终对精神病院有一种近于迷狂的依恋,仿佛它曾经是我精神的故园。

当我回望那一排迷宫般的白色房子,当我的梦幻重又置身于那一片曾经炫目的玫瑰园里,我仿佛又感到了那种万物之上的翱翔。那种精神的虚幻气息便又一次浮动在我的生命中。它差不多贯穿了我的整个青春时代,使我的那一段生命散发出无以比拟的光彩来。

我之所以一直延续精神病院那种飘浮不定的气息,是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精神病院,它甚至不在俗世里,而是我们的想象中。它天生就代表着亢奋与萎靡的精神风尚,代表着我们无法抵达的彼岸。它温情激荡,又凶险无情;它幽暗紧闭,又疯狂破碎;它无限地囚禁我们的身体,却又无限地纵容我们的精神。它的灿烂与凋敝,它的飞升与坠落,几乎象征着所有生与死的宿命。

是的,我曾经生活过的精神病院已被现实强拆或推倒,我记忆中的那些精神病患者或许都已随风散落在世间或世外……但我内心里的那座精神病院却一次次顽强地矗立起来,弥漫着一种因禁忌而带来的自由风尚。我在那里的一些微弱的呻吟与抵抗,一些诗意的顺应与交流,也许曾经就是我,或许曾经也是你。我与它们达成的默契远远还没有呈现出来,就让我们暂且都小心地保存这个秘密吧,在我们的心里建筑一座精神病院。在那里,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像一切飞行的动物,任性地穿越或蛰伏,最大限度地敞开那些被遮蔽的、被禁锢的、被践踏的、被损毁的心灵,让它能够纵情绽放一回,飞过一回……

随着这个物质世界的更加丰富,我更多地思考着我们这个时代以及我笔下的精神病院,我们要有多少对峙与粉碎才能飞越?我们要如何保持我们曾经节节败退的意志?在奔逸与衰落并存,美丽与丑陋并存,快感与羞耻并存的精神状态下,我们还有多少微小的诉求与无声的抗拒?

过去的一切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那种神秘的气息却永久地留在了我未来的岁月里,以及我的诗歌中。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