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举芳《老皮》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老皮其实不姓皮,老皮姓什么,村里人都不记得了。人人都叫他老皮,叫他老皮他总是愉快地答应着。

老皮是我们村的屠夫。老皮个子高高壮壮的,村里人说:“看人家老皮长的,这才是五大三粗、膀大腰圆。”老皮黑红的脸膛,国字脸,眉毛浓长。老皮爱笑,一笑,嘴角就弯成一牙弯月。老皮的脚很大,最大号的鞋子刚刚挤下他的脚。老皮的手很大,像蒲扇,走路甩起胳膊来能听到风声。老皮力气也大,二百多斤的猪不用别人帮忙,他半蹲身,打量下捆绑着四蹄的猪,然后一只手攥住猪的前蹄,一只手攥住猪的后蹄,猛一使劲儿,猪就被扔上了锅台。

老皮杀猪卖肉为生,四十多岁了还没娶妻,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说急啥,不急呢。眼看着老皮就到五十岁了,依旧一个人。村里养猪的人越来越少,找他杀猪的人越来越少,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三三两两有几家找他。老皮依旧卖肉,从肉联厂批发肉来卖。

那天一大早,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打破了小村的寂静。“哎,你知道吗?老皮今天娶媳妇。”“老皮啥时候有媳妇了?”“不知道,从没听說过呢。”“这老皮,怪不得给他介绍对象他一直不同意,原来早有意中人了。”“……”人们议论着,带着好奇走进老皮家,去看新媳妇是何模样。

老皮满脸堆笑,一手端着装满糖和瓜子的瓢子,一手抓起一把往乡亲们手里塞,嘴里说着:“吃喜糖,吃喜糖。”

新娘子看上去比老皮年龄还要大,脸上布满岁月的印迹,长相很普通。新娘子的穿着有些寒素,灰蓝的对襟褂子,肥大的灰蓝裤子,泛着被浆洗过的白,只有脚上一双千层底的绣花布鞋是新的。新娘子看着满屋的人满脸含羞,有点怯怯地笑着。老皮说:“俺媳妇叫翠芬,眼神不大好,以后乡亲们多关照哈。”

有人爆料:多年前,翠芬是老皮的初恋,两人青梅竹马。老皮托媒人去翠芬家提亲时不知为什么遭到了拒绝,从此两人断了联系。老皮乞讨到我们村时生了一场大病,被村里一户无儿无女的人家收留,就定居了下来。翠芬所在的村子离我们村十多里地,两年前丈夫去世,翠芬和三个儿子苦熬日月。三个儿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智障,虽已成年,但都无法打工做活,完全靠翠芬一个人种地和打零工度日。一个月前,翠芬的视力忽然出现了下降,看东西越来越模糊,干不了活了。老皮听说后三番五次往翠芬家跑,说要和翠芬结婚,照顾他们母子,翠芬不同意,后来被老皮的真心实意打动,这才带着儿子嫁给了老皮。

村里人看着老皮给自己找的几个“大包袱”都唏嘘摇头,老皮却总是乐呵呵的:“这么多年一个人过的日子真不是日子,翠芬和儿子过来后,家终于是家了。”

没多久,翠芬完全失明了,老皮牵着翠芬的手,不时说着:“翠芬,小心了,前面地势高,抬脚;要下坡了,慢慢放脚……”

翠芬虽然失明了,却还摸索着给老皮做鞋。老皮卖肉,翠芬和儿子们排坐在离肉摊不远的墙根前,翠芬手里的针线起起落落,千层底上的线痕密密匝匝地绽放。没有顾客时,老皮静静地望着翠芬和儿子们,笑着,眼睛和嘴巴都弯成了弯月。

三个儿子中小儿子长得最壮实,能帮着老皮扛肉,智力也是最高的,能简单地与人交流。老皮闲着的时候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写划划,教小儿子写一些简单的汉字,算一些简单的账目。

那天清早,小村还在寂静中,一个婴儿的哭声格外清亮。乡亲们循着哭声渐渐聚拢过来。包裹着小花被的婴儿孤零零躺在离老皮肉摊不远的那堵墙下。众人站在一边看着婴儿,相互交流着各种猜测,没有人上前哄一哄啼哭的婴儿。

老皮来了,顾不上出摊,快步走过去抱起婴儿,婴儿不哭了。人们围到老皮身边看婴儿,是个兔唇。有人说:“这孩子爹妈肯定是嫌弃孩子是个豁嘴,扔下不要了。”

老皮说:“这孩子我先养着吧,哪天孩子爹妈后悔了,找起来也容易。”

是个女婴。半年多后,老皮抱着女婴去医院给她做了手术。

有人笑问老皮:“老皮,你活得累不累?”

老皮望着在阳光下快乐嬉闹的儿子和女儿:“我这辈子没啥作为,老天爷给我这么大的福气,我知足呢。”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