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村子》沈学散文赏析

作者:沈学 来源:原创

远离乡野的人,总是会不经意想起曾生养自己的故乡。我的故乡,虽只是江南水乡里不起眼的小村庄,可它却承载了我一生中最快乐最纯粹的童年时光。

童年印象里最深的便是故乡热烈而张扬的夏天。那时的村子内外绿树环绕,水满陂塘,来去悠悠的白云在蓝天的怀抱下任自卷舒;起伏不平的田地上阡陌交错,威严昭示着各自的属地;灌木草丛间时而透出一股泥土的清香,乘着微风散向大地长天。

朦胧晨时,鸡犬相闻。淳朴勤劳的村民们早早地束装起床,简单吃完早餐后便操起农具悠闲地迈向他们耕作的田地,开始一天的劳作;正午时分,在外耕作的老汉大婶们看日头差不多了,便各自回来做饭,午饭后气定神闲地靠在竹椅上打个小盹儿,好一阵惬意过后再继续下午的农活;傍晚,待到村舍上方炊烟渐起,伴随着农妇声声深情的呼唤,庄稼汉们才牵着疲惫的耕牛、扛着锄头陆陆续续回来。

明月等不及夜色完全降临,便迫不及待地闪烁着动人身姿爬上天空,与漫天星星团聚。田里青蛙的呱呱声此起彼伏;萤火虫的尾巴一闪一灭,成群结队慢悠悠地飞着;连那夏虫也都隐秘在阒寂无人的地方,放肆地欢叫着。晚饭过后,三五耄耋老汉、大叔大婶,便开始述说久远的岁月故事,后生们时常在一边听得入迷。直待夜深,大家才陆陆续续回家休息,准备第二天的劳作。

那时候的我,每天都飞奔在纵横的田垄上,穿梭在群山茂丛间,和小伙伴在家门前的清水池塘里游泳,在房前的泥草地上玩耍嬉戏。那时候的大爷大婶们路上打个照面会相互寒暄两句,大伙有什么困难也都会群策群力。整个村庄无不充盈着和谐美好。

曾经的村子如太阳,总蓄有百般温暖;如清水,常给远离乡野的我注入一丝丝宁静和恬淡,荡涤着我浮躁蒙尘的心灵。

可是现在的村子,已然没了当初那般风貌。村里修了公路,蜿蜒而入;路边不再是以前低矮的泥土房,耕地之上屋舍林立;眼前的山林开始凋荒,昔日翠绿的植被不见了,骨突的躯干上还留有机械挖掘的痕迹。曾经的清水池塘现在污浊不堪,过去的老井现在面目全非,它们如同身患绝症的病人,还在发出最后的叹息。这儿的青山,平了,这儿的绿水,干了,这儿的沃土,荒了。到了晚上,连天上的星星都稀疏了,曾经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已难觅踪迹,路边仍有青蛙的呱呱声,入耳的却只剩凄凉。

經过一番打听方知,儿时的伙伴学业未竟,早早地进入社会,后又误入歧途,锒铛入狱。路上遇见的大爷大婶们都不待我张嘴问候,便行色匆匆地与我擦身而过。现在的他们白天忙着自己的营生,到了晚上便紧闭房门;那些常聚在一起闲谈的邻居也不见了,他们忙着算计生活,根本没有时间走西串东。现在的村民们为了一己私利闹得操戈反目、亲族支离,他们之间不是尔虞我诈便是欺邻霸道。贪婪寄生在这个村子身上,愈发的壮大……邻里乡情在这里已成为薄如透明的纱。

村子啊!你变了,我不得不告诉自己,你已不再是那个我曾经熟悉的村子。我怀念,村里绿树掩映,莺啼蝶忙,乡邻古道热肠,一御风少年,笑声爽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