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芳《栈桥(组诗)》

作者:章芳 来源:原创

那一天

滔天的巨浪把这座百年老桥拦腰撞塌

我也在预报要登陆却并没有登陆的雨中

把我的爱丢了

我知道雨将自己全都倒在了海上

稀释着翻滚的海水

那正好是泪水的咸度 前生今世的因果

我的爱哪里去了

海浪终于睡了

远处的桅杆轻轻地摇荡

梦里谁不曾眼角挂泪 我不是唯一的多情

我的爱不见了

我已记不清那是哪一天

曾经的窗外断桥也站成了风景

只是此断桥非彼断桥 路人匆匆瞥上一眼

我的爱呀

小青岛

我是雾重时你隔岸的灯火

波光里照亮你抖落一地的繁华

潮水远去,和着你已泛黄的喘息

我被迫开始自己的开始

选一条人迹罕至的路

久久地站立远眺

我扒开灰烬依偎著你的余温

听青石板上的吧嗒吧嗒抻长了雨巷

丁香姑娘抑或是丹麦公主,又何妨呢

看惯了蕾丝花边的纱裙在风中起舞

燕尾服的黑色

那是跑马场的绝配

我是沉默时你眼里的过客

黎明前推醒你雕刻菠萝油子的诗行

春梦无痕,你的脸蛋残留着绯红

我攀上我的塔尖在你的头顶画下两个十字

你用你的烙铁烙下

曾经有一个初夏叫露天广场

我开始想念我旧时的花衣裳

新裙的雪白似冰冻住了我的右手

抹不去那块绿的虚情假意,就想问问

睡在我左手的邻居呀

你什么时候能把青苔的斑驳还给我

让金百合花的余香装点我的叹息

蛛网——里院侧记

她打扫干净蜘蛛网,重启尘封已久的灶台

美丽的雪花没有如约而至,因为悲哀和哭泣隔着

青蛙与王子的距离

在通往童话城堡的路上,幸福就像

寂寞身上撕开的血口子,蜘蛛疲惫地放弃呼吸

幻想这是自己结出的最美丽的一张网

其实,那不过是一张人类想要的网

网不住往事流逝。只有天井才听得到

死去的蜘蛛长叹了一口气

我有一座山

我有一座山,从江南搬来

石头漫山遍野,沉默地张望

张望着同样漫山遍野的映山红

便是这场万水千山的相遇,潮湿了我的心

我站在汉柏凌霄下

极想洞察两千多年的可能

我多想唤醒太清湾,买两张船票

一张渡走夜色的苍茫

一张渡回明月的倒影

也许这样,我就能看清下山的路

就能像我的廉夫老乡把最后一次云游

雕刻进泛黄的故老相传中

我亲爱的人啊,原谅我们都错了

远山只有在远方,才会站成风景

注: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建元元年,江西人张廉夫率弟子到达崂山,修建太清宫,布道修行。公元前82年,88岁的张廉夫最后一次下山云游,后不知所踪。

一朵樱花梦

轻轻推开冬的被子

苏醒在四月的芳菲里

我只是其中的一朵樱花

如果一定要问不同

那么,我是那最后一朵

最后一朵准备飘零的樱花

不会再有蜂拥,蝶语也已远去

甚至连多情的春风都遗忘了

我要怎样完成那纵身一跃

我只是一朵樱花,绽放在应该绽放的季节

纵然死去,死也要死在应有的仪式里

这是我所有的梦想,每一朵樱花的梦想

现在我要去实现最后一朵樱花的梦

这无关烂漫或浪漫

也无关悲情或伤情

我饱满的娇媚既分担不起风花雪月

我洒脱的飞扬也承担不了历史烟云

我唯有作别最后一次仰望星空的机会

去换取一次幸福的过电

过电般的幸福,梦一样短暂

葬花的女郎拾起我的残骸,却拾不起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