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的航行》薛丁奎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帆船的外观确实别具一种独特的美,海上帆影如诗如画,多少年来引得文人为之咏唱、画师为之泼墨。随着社会的进步,帆船到当代基本被机动船所取代,这是一种出于改良生产力的理所当然的选择。然而帆船的历史地位不会遭遇淡忘,其文化内核中许多令人怦然心动的东西将久在。

船作为交通运输工具,功能在于载客载物实现位移。帆船的形状及其桅帆舵索甚至舷梆甲板,无一不是为着安全和尽可能快捷的航行而设置。它抗拒累赘,也不容许缺欠,须知它迎接的是风浪、跨越的是大海!

顺风而行是帆船航行中最理想的一种状态。习习清风中,将控制帆面受风角度的缭丝放尽,这时航向与风向吻合、帆平面与风向垂直,受力最尽,帆被吹得鼓胀,船便溜溜地往前疾行。船头划开水面,涌起阵阵浪花,风声水声乐曲般悦耳,“水清疑底浅,风顺觉船轻”,非航者真不知这“轻”字的尽致之妙呀!人们常祝“一帆风顺”,祈祝的正是这种顺景。不过大顺易折,万不可忽略宽心的那一边。这顺行中恰藏有杀机,如果“有风使尽帆”,受力过大,则容易失控造成翻船事故。事物往往如此,人生亦然,福祸并存,须清醒谨慎为上。

有风就有活力,即使逆风也无妨。逆风行舟,于机动船来说,徒为一种硬力的顶撞,声音也只突突的吼,美感索然。而于帆船来说,则是一种机灵与智慧的发挥,十分奇妙。逆风行船称“驶风”,帆面拉紧与船身成小度数锐角,疾风而来,船倾一侧就势从斜刺里冲过去。海浪不时冲上船舷,但舷沟有孔,不以为碍。遇着大的波浪,船头跃起跌落,勇敢地冲破波涛,发出一声隆响,两泼雪白的浪花向侧边飞溅,帆船的孔武形象全在这里了。乘船者稳坐不动,心里感受着船与浪的节拍,便知道无为之为,去了无谓的惊怕,俯仰着与船一样乘风破浪的雄姿。走了一程,该折过来走“之”字的另一方向,这时只见舵手将舵把一推,“嘎吱”一声,偌大个帆船即时掉过头来。在船身对准风向的几秒钟内,舵手一动作把缭丝撇过帆缘活系好,紧接着将舵驾回合适位置,船又毫不犹豫地斜冲而去。整个“转折”动作干净利索,早之半分则仓促,迟之半分则拖拉,恰到好处,天衣无缝,令人叫绝!

帆船在风浪里或顺直或迂回地前进着,逆风是阻力,取其巧则成了动力,浪能覆舟,趋其利亦能载舟。沧海一叶,颠簸漂泊,既融化于涛浪之间,又腾驾于波涌之上,朝着胜利的彼岸,执着顽强,呼啸疾进。帆船正由此显现其作为一种文化的不凡风采和无穷魅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