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动一山春色》孙雁群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香山之美,一因形胜,二因花香。

形胜更多来自于香山脚下的长江,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香山没有海拔的优势也没有形体的奇伟瑰怪,但滔滔长江就盘桓在脚下,水面宽阔,波涌浪滚,大江的雄奇正好映衬了小山的灵秀。

花香来自香山的四季花朵,当以梅花为首,三月春光乍暖,香山梅花已经不管不顾,热热烈烈地开满了山坡。

梅花自古有“君子”之名,历来被文人墨客歌之咏之赞叹之。梅花的骄傲,梅花的孤独,梅花的万千心事,一直开放在诗词歌赋中。因为她背负了太多的情感和寄托,也失去了属于自己的明快和明朗。

但香山梅花,可不是一枝独秀或者一树伶仃,香山梅花,是千朵万朵,是千树万树,是春天的甜美笑靥殷切真切热切,打动着从寒冬走来的每个人的心窝。

张家港,香山梅岭。满眼梅花入目,让人眼花缭乱又让人心旌动摇。一架半坡,一池碧水,花香水影浓墨重彩。香山梅花,花色饱满花味醇香,而它们的万千姿态特别优雅动人:红梅如丹唇微启,白梅如佩玉晶莹,粉梅双颊含羞娉婷妖娆,而绿色梅花,温润恬淡,恰如一点轻烟飞上枝头。

香山梅树大多老树新花,花瓣粉嫩,虬枝苍苍,岁月和历练,鲜活和明媚,就这样对比鲜明,互为映衬。最难得的是成片成林的梅树,或旁枝逸出或卓然向上:有的投影水边,有的伫立山坡,有的守候路旁,若有所思若有所待而又旁若无人。色彩和层次宜于远观,形体和姿态宜于近赏,而暗香浮动的氤氲春色,最是让人流连忘返:一朵娇花能解语,一点清香能入骨。

花动一山春色。少游说。一直想,所谓春色,无非是春山澹冶吧。三月香山,有树满山叠叠其翠,有梅满坡灼灼其华,妩媚、清雅、醒目怡神,而人的活动又增长了花的精神:有小孩子跑动的身影,有老人家明朗的笑声,当然,还有红男绿女轻快的步履和陶醉的神情,笑语喧哗,春意盎然,来香山看梅花,可不就是来领受一份春天的祝福吗?

不知道苏子当年题匾梅花堂时,是不是也曾拈花而笑?我想他研墨落笔时,应该是轻松的甚至愉悦的。这位一生波折的词人,在一个白雪飘飘的清晨,登香山望长江,思接千载神驰东西,脚下是荒凉的小径,心中有人生的波澜,也许他会黯然,也许他正神伤,但来自山间的一点暗香,会引导他移步梅花堂,会让他看到一树红梅如火或者一枝寒梅如腊,寒风中的热烈花语,更会让这位沉郁沉吟的词人心中一暖眼前一亮:从古至今,活力活泼的生命,从不因困顿而疲惫,从不因孤独而晦暗。

不畏凛冽的寒风,不避贫瘠的乡野,梅花的君子品格,注定了她永远是一个怒放的生命!

梅花堂后有洗砚池。苏子在这里洗砚,也在这里清心。梅花,让他看到了生命的顽强,也让他看到了春天的温暖。

冬天总会过去的。也许梅花不一定能最先感知物候的变化,也许她只是遵循生命的规律,但她粲然一笑,已经让一点亮色进驻了所有人的心田。

所以,纵游天下的徐霞客,也在梅花堂前留下了他的赞美和赞叹:“千年迹冷荒丘,一旦香生群玉,不特花香、境香、梦亦香,可谓不负此山矣!”(《游小香山梅花堂序》)

是的,只有梅花遍开,方不负香山之名。所以,特别喜欢秦少游的“花动一山春色”,“动”是引动,是拉动,还是感动。梅花展颜一笑,美好的时光就此开始。

春色年年有,梅花年年开,只是不知道,哪一片春色,或者哪一枝梅花,会打动你,会温暖你,会径直走进你的心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