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凝《灯光迷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林非睡了一个好觉。所谓的好觉,就是风吹睫毛自然醒,林非睡到十点多,自然醒了。老婆和儿子昨天下午就去乡下赴一个亲戚喜宴,所以没有人打扰他。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一片白亮亮的天,感觉许久没有的舒服。

林非从床上起来,趿拉着鞋,先把电脑打开,让班得瑞舒缓而清美的音乐循环播放,然后在冰箱里找了点吃的,胡乱填饱了肚子,又泡了一杯绿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臂张开,放在沙发靠背上,慢慢沉浸到音乐声中。

一场初雪轻轻地落在树木上,落在田野间,落在房舍顶。天地之间一片的寂静,空气干干净净的,虽然气温有些低,但是让人感觉到处充满了一种暖暖的祥和的气息。有的树木光秃秃的已经没有了叶子,有的还是枝叶纷披。田块里的麦子看似枯黄而毫无生气,但是根部又隐隐的露出绿意。乡间的房子高高低低,房瓦有的红有的黑。雪花落下来,像是迈着猫步,几乎没有一丝声音,但是渐渐地耳朵里就有了“沙沙”的细微响动。

林非仿佛正站在这个空灵世界的一隅,看着身边的一切,心里面又被所看到的一切感动着。他觉得自己其实就是树上没有掉落的一个叶片,或者就是一缕别人看不见的风,在天地间摇晃着,吹来吹去着,虽然有些寂寞孤单,却又为自己已经占据了世间的一个小小的空间而满怀高兴,他甚至已经看见了寒冷冬季的背后,春天像一位披着轻纱的少女正款款而来。……积雪已经开始融化,绿色像是从地底下洇出来一样,不一会儿功夫,漫山遍野已是葱茏一片。泉水从山上流下来,在山涧间跌跌撞撞,把水花一路顽皮地溅落在青草间,四周就又洋溢着凉凉的水味儿。

一只只的鸟儿欢鸣着,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或者站在萌发新芽的枝头,一动也不动。林非忽然又觉得自己也是那些鸟儿其中的一只,在树枝间静静地欣赏大自然的季节更迭。忽然,他的眼前闪过一抹红色,原来是有一位姑娘正在去河边取水,一袭红裙,长发如瀑,白白的臂膀在阳光下晃动着。林非看着看着,渐渐地被融化了,融化了,又变成了袅袅升腾的白气,翔舞在一杯绿茶的上面,姿态优美。

也许昨晚的酒意还未退尽,林非竟然又迷糊了一会。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刚才似睡非睡时的幻境,刹那间回到了现实,最后那一抹红色定格在了脑海里。

像是电影里的镜头变换,最先的这一抹红色是放大的近影,镜头在慢慢变焦,距离越拉越远,那抹红色越来越小,其所在的场景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原来并不是山下的小河边,而是“皇冠假日”的KTV大包间。

林非本来是没有什么酒量的,昨天晚上显然是喝得有些高了。反正第二天是休息日,反正老婆孩子也不在家,林非心里一轻松,加上大家难得在一起聚餐,热热闹闹的,酒就喝得把持不住了。

那顿酒局是一个老板请的,他在乡下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开发了一个农家生态旅游项目,来林非单位和领导坐了一下午,目的是想请他们单位这些才子佳人们写一写、画一画、排演点节目啥的,来个前期宣传,造造势。领导当然也同意了,因为老板答应经费由他来出,另外还有数目不小的酬劳。

除了几个人家里确实有事,其他相关人员下班后都随领导和老板来到了酒店,坐了满满两大桌。领导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讲清楚了,这是常有的事,大家一听也就明白,都很高兴,所以酒桌上也没有拘束,大家吆三喝四、开怀畅饮。老板看到大家这么高兴,吃喝完毕之后,又盛情邀请到旁边的“皇冠假日”KTV包间唱歌、跳舞。

林非几乎是让人搀着走进包间的,他身子发飘、腿打晃,听说要唱歌,嘴里叽里咕噜嚷着,说自己才学了一首新歌,要唱给大家听。同事一片哄笑说,什么新歌?是俄罗斯民歌吧?现在你的嗓音最适合了。林非到了包间,屁股一沾上沙发,就歪头不言语了,哼哼了几声就睡了。大家给他披了件外套,就不再管他了,然后开始唱啊、跳啊。

林非现在当然不记得他们都怎么玩的,只知道当时自己的耳朵里满是不间断的“嗵、嗵”的闷响,音响中的重低音似乎至今还在耳边萦绕着。

他把那杯绿茶端起来抿着,一缕热气又从杯子里飘出,那一抹红色再一次清晰地出现了。

他不知道倒底睡了多一会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脑子显然清醒了许多,一下子感觉口渴,看见身前的茶几上有一听饮料,于是欠身伸手去拿,而在同时,一只白白的手也伸过来,两只手在几乎要触到那听饮料的时候都停了下来,而后又都缩回去了。

林非看见身边坐着一位一身红裙的姑娘,也正微笑着看他,对着他点了一下头说,你喝吧。林非忙不迭地说,你喝,你喝。说着就把饮料拿过来,递给了那位姑娘,自己从旁边的桌上又拿了一听。

灯光忽明忽暗,五彩缤纷。单位的大画家胡子正模仿着腾格尔,眯着眼睛唱,奔驰的骏马,洁白的羊群哎耶,还有你姑娘,这是我的家哎耶,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另外那些同事有的在旁边舞姿翩翩,有的坐在沙发上大着嗓门谈话,人数少了几个,领导和老板都不在。

林非把饮料打开,喝了一口,坐到了原处,对着那位姑娘笑了笑。姑娘长得很清秀,一头长发,一张笑脸,眼睛看着别人时很认真,让人总是觉得她的眼睛在说话。林非不认识她,不知道这是谁邀请来的。

姑娘说,你们这些人太有才了,全都能歌善舞的。

林非又笑了笑说,我们单位的人就是吃这碗饭的,不算什么。

姑娘说,你睡挺长时间了吧?他们唱的、跳的都挺好的。

林非说,嗯,喝了点酒。他们天天就这样唱啊跳的。

姑娘说,你们的生活很有趣味,不会感到寂寞的。

林非对这位姑娘很有好感,特别是她说话的声音,轻轻的,甜甜的,虽然音乐声大得很,但是她的每一句话都能让林非听到。林非一时间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她就像一个自己一直期待的人,今天忽然遇到了;又像是《聊斋志异》故事中从林子里慢慢走来的幻化人形的女狐;或者干脆就说,是以前自己暗恋的清纯可爱的邻家小妹。

在这迷离的灯光里,林非也变得活泼开朗了起来,他平常是不大和陌生女子说什么话的,现在竟和那位姑娘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也许内心深处所有的羞涩、犹豫、胆怯、恐惧都被这光怪陆离的灯影所遮掩,而变得无所顾忌。

林非虽然不大喜欢热闹,但是这样热闹场景中的巧遇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现在回想起来,昨晚那种异样的感觉依然在温馨着他。但是时光太过匆匆,即使事隔时间很短,从KTV包间出来走到大路上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已经变得那么的遥远。

她是谁?林非当时不知道,也没有问,当然现在仍然不知道,但是他现在一下子很想知道。一头长发,一身红裙,清纯可爱的邻家小妹,——她是谁?

她是谁?她是谁?林非嘴里不住地嘀咕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跑到电脑前,打开了同事聊天群,看见只有几个在线的,于是噼里啪啦地打上了几句话:各位兄弟姐妹,昨天晚上在KTV包间里和我坐在一起说话的那位红裙姑娘是谁啊,谁知道的速速告诉我,谢了!

几个在线的马上回复了,几个显示不在线的也从水底下潜上来,他们说,不知道,没在意,你自己跟人家说话还不知道啊?你有病吧?想啥了,你那点工资难不成还想包个二奶?昨晚上还有别人吗?

林非看了他们的回复,气得一连打了几个“呸”字贴上去,退出了聊天群。

他忽然想起了石头可能知道,这家伙最近网购了一款价格便宜但是性能良好的数码相机,一天到晚地把它装在皮套子别在裤腰上,走到哪儿拍到哪儿,昨天晚上肯定也拍了。于是就打石头的电话,把事情一说,石头说,有啊,回头我就传给你,我现在在菜市场买菜呢。

林非于是就坐在电脑前面等着,过了有十几分钟,屏幕右下角浮动出了一个邮件提醒,他打开了邮件。

石头在邮件里还附了几句话:哥哥,那姑娘的玉照我是拍到了,你自己看吧,很清楚,人我真不认识,我还以为是你的哪一个相好的,如果不是,也可能是“皇冠假日”里来陪唱的,或者是来陪别的啥玩意的,嘿嘿,石头敬上。

林非心里笑着说,这块臭石头,哪来的这些花花肠子?他把照片一一打开,昨晚的场景真实地显示在了屏幕上。关于那位姑娘的照片只有两张,一张是她自己,一张是和林非在一起的合影。这小子是啥时候拍的,当时还真没注意。照片里的姑娘楚楚动人,林非心里又涌出了那种异样的感觉,但是,她倒底是谁呢?

KTV包间的最后一项活动是例行的蹦迪。林非最喜爱蹦迪,他站起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那位姑娘说,蹦蹦吧,出出汗,醒醒酒。姑娘笑了说,你去吧,我坐一会儿。

林非走到人群里蹦跳了起来。音乐声好像比刚才又大了许多,灯光也闪动得厉害。透过人的间隙,他看见那位姑娘两手托着下巴,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林非和同事们蹦跳得越来越欢了,一身的大汗,头发紧贴着额头。一时间,林非感觉浑身无比的畅快,仿佛心底的芜杂全部随着热气蒸发了。

蹦迪持续了有半个多小时,期间,林非又偷眼往那儿看了看,那位姑娘不见了,他一边转着圈儿蹦跳着一边搜寻房间的四处,都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显然是已经离开了。最后音乐停下,灯光不再闪动,人们纷纷拿起自己的东西,从包间里鱼贯而出。

下楼的时候,看见领导和老板正在楼梯口那儿说话呢,大家打着招呼下去了,老板笑呵呵地送出大门。领导的车子不知啥时候已经停在门旁,他走过去,与老板握手道别,开车先走了。林非他们有的打车,有的走回单位骑车子,也各自散了。

林非回到家,洗了澡之后就睡下了。酒意虽然还有一点点,但是睡得很舒坦。

这是一个干净的睡眠。林非结婚这么多年,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也是干净的日子,风平浪静,从未起过什么波澜。而现在,在他的内心深处,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已经荡起了些许的涟漪。这样的涟漪,林非觉得是美丽的,温馨的。

林非对于自己的小生活没有感觉过厌倦,他一直在惬意地享受着,今天,这一抹挥之不去的红色,无疑是增加了他生活的亮色,他只是希望这样的亮色持续下去。

这时候,大画家胡子弹出了一个对话框说,兄弟,群里的消息我看了,你的档次很高嘛!哥哥我暗地里瞄了几眼,那姑娘是不错,是盘好菜,你可要掌握好啊。至于他是谁,似乎不重要吧?如果你小子真的动了凡心,哥哥我也无能为力。真要打听的话,建议你问问单位里的那些老娘儿们,女人最会注意她身边的陌生女人的。

林非马上发了一个赞成的表情,又说,五百年的苦苦修行,只为的今日能相逢。虽说相逢何必曾相识,怎忍得相逢相识又相别?

胡子回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下线了。

林非打秦姐的电话,说明了情况,秦姐说她唱了一首歌就回家了,记得没有别人在场。他又打霍姐的电话,霍姐说,有啊,有啊,那是谁我不认识,我看见她好像和那个老板熟悉。她来就唱了一首歌,然后就一直坐在你那儿了,妖里妖气的,弄不懂她。林非眉头紧锁了一下,“嗯”了一声又问,她唱了什么歌?霍姐说,就是那首《下个路口再见吧》。

挂断电话,林非把班得瑞的音乐停下,搜到了《下个路口再见吧》,春哥的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回荡,伦敦叹息,倾听悉尼,同时期,就像在一起,我偏爱佛朗明哥的热情,你倾心维也纳古典钢琴,不曾相遇,未曾熟悉,深呼吸,你会在哪里?

歌曲是轮番播放的,一遍又一遍:东京下雨,淋湿巴黎,收音机,你听几点几?当半个地球外还有个你,当相遇还没到对的时机,夏天一去,又是冬季。林非甚至改了一段歌词跟着唱:灯光迷离,音乐响起,姑娘啊,你是谁个滴?

他想起了刚才石头的话,于是把那位姑娘的照片处理得更加清楚一些,下载到手机里,给“皇冠假日”的老板发了一条彩信,并说让他看看他那里是不是有这样的人。“皇冠假日”的老板是他的表弟。

表弟很快就把电话给他打过来了,一接通,先听到了他一阵的笑声,然后说,我说哥哥啊,咱这里没有你找的人,你们都是才子,也不需要陪唱的,再者我看见你们里面美女如云,还看得上别人?那位小姐啥时进去的啥时出来的,弟弟还真没注意。瞎想什么啊,当心表嫂笑话你。

线索似乎是全断了,该问的人基本是问过了,还是没有那位姑娘的消息。林非不打算再寻找下去,也许没有人会知道的。如果不是那两张照片摆在那儿,简直会让人觉得昨天晚上跟本就没有这样的人出现过。难不成真的是从小树林里走出来的幻化人形的女狐?

女狐自然是不可能的。林非少年在老家住的时候,那位邻家小妹是那样的让他着迷,越是着迷越是不敢去正眼看人家,总是站在别的地方偷偷地看,或者就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竖起耳朵听她在墙那边说话。后来,岁月荏苒,他离开了老家,邻家小妹也已远嫁他乡,几乎再没有见过。林非现在也只有一张她的照片,那还是他无意中得到的一张小学生毕业合影,小妹就在第一排中间那儿,神情、模样无人能比。

哎,记忆总是那么的美好。这一份记忆,真的就像班得瑞营造的那一种音乐情境,泉水从山上流下来,在山涧间清清亮亮的流淌,水花溅落在青草间,凉凉的水味儿沁人心脾。

当泉水流淌的声音又在房间内响起的时候,林非呆坐在电脑前陷入了沉思。

傍晚时分,石头又打来一个电话说,人家都是一夜情,哥哥你是一夜痴情,现在满世界都知道你在寻找一位红裙女郎,也许就还有咱那领导你没有问吧?对了,还有那个老板。兄弟告诉你,当心点,据说那个老板也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他那个生态旅游创意很好,就怕他把经给念歪了哦。人家说他招了一些女服务员,服务项目五花八门,我估计,你找的那位就是那里面的。不用急,后天不是就去那儿了吗?到时你留心一下。

是啊,记忆已经是静止的了,无法改变其中任何一个细节,而现实,简直是瞬息万变。林非自己也弄不明白,这一天呆在家里想尽办法寻找这位红裙姑娘究竟要干啥?还是让这一切像一个文件一样归入到记忆文件夹吧。

晚上,老婆和儿子回来了。老婆直嚷着累死了,走了一个亲戚就像去打了一场仗。儿子却是很兴奋,缠着妈妈问,啥时候再去舅舅家?老婆说,没有啥事谁还愿意去,那么远的路,呆在家里三口人过着多好。儿子嘟嘟着嘴不说话了。

吃饭的时候,儿子又问林非,爸爸你啥时候去啊?林非说,你妈妈不是说了吗,没有啥事不去,我也不想去。儿子说,我想去。林非问,去干啥啊?儿子说,我都跟小红说好了要再找她玩的。老婆问,谁是小红?儿子说,就是那个穿红裙子的女孩呀,她就叫小红,我喜欢和她玩。她家就住在舅舅家往东第三家,门前有一棵老高老高的大树,我都问好了,我肯定找得到她。

老婆和林非听完,相互对视了一下,笑着不言语,房间里只听见一阵“呼、呼”吃饭的声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