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菱:铜像悲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黄建国

骑士佩剑向黎明

凌空的姿势反复轻踢

一喷泉华丽的弧

分不出是蹄,或花飞过

向穹苍,骑士已无能

挥斩,颗颗水珠

洗不掉漫舞的尘

尘既落,市声徐徐升座

辉煌的老建筑在晨光中

一一揭开面纱,露出

浑圆如臂的净白的柱

仍骄矜如昔,典雅

襟坐,肃穆如昔——

一城映照于雪亮的窗玻璃上

那经过了黑工人拭了又拭的

比泪冰冷些

比汗沉重些的

无色的玻璃橱窗

而尘径自跌荡,栖止……

重起……一些不安

压到心腔;当春雨孕育远雷

雪的动机与鲜血对照

一城的凄绝使人流下泪来

日日,在响起的

洪亮的钟声里

一群鸽子聚广场上觅食

而后向长空飞升,沉静里

唯一城低沉哀歌

于万楼的铁的胸怀上

黄昏临迫时前景茫然

佩剑的骑士迟疑不前

华丽的喷泉缀

一串音符

是欲诉尽愁肠的SOUL乐?

一城已晚

青铜的涩和重披降

等车的行列,恰似游丝的

人影儿,为车灯冲散

水的白亮升涌

骑士的剑一弯

冷冷的月色

蓝菱

附记:美国大城里的广场上少不了铜像和喷泉,美化市面远超过纪念的意旨。这样的点缀一点也解决不了大城的纷乱;反之,在观瞻人像之际,更多的暴行、黑白仇恨、歧视和私欲不断在城墙四周激烈地袭侵。诗中所指一骑士像,虽颇具“自觉”精神,但还是为人们所漠视遗忘。

生活原本无色无味,如“无色的玻璃橱窗”。人类理性的光辉外溢为“辉煌的老建筑”……蜷伏于人体中的魔鬼与兽性,却制造了凶杀、奸淫、抢劫……生活的“无色的玻璃橱窗”被玷污了,“泪水”与“汗”的冲刷能拂去尘痕吗?也许生活是酸甜苦辣五味调和的怪味豆,生活的五味或许都要品一品、尝一尝。

本诗中的骑士铜像象征人类永恒的理性,人的主体精神的弘扬,人们总试图把无序荒诞的世界强行纳入自己的理性秩序中,当人类理性的力量并不能完满地解释世界、改造世界,人类理性便受到普遍的怀疑与否定。在蓝菱的笔下,一向好打抱不平、嫉恶如仇的“骑士已无能/挥斩,颗颗水珠/洗不掉漫舞的尘”,“而尘径自跌荡,栖止……/重起……”,“尘”取代了骑士的主宰地位,泛滥的意志如荒原上无遮挡的风肆虐横行。拯救吗?荡涤吗?在“洪亮的钟声里”,在人类昂扬的意志与理性的火热的扇动下,希望也曾如“觅食”的“鸽子”降临,随即又抛向虚空——人类的“鲜血”,“洗不掉漫舞的尘”。拯救的希望一旦落空,人类只能“低沉哀歌”、“流下泪来”。幸而人类已经习惯甚而安于现状了,当佩剑的骑士仍在“诉尽愁肠的SouL(灵魂)乐”时,被琐事俗务缠身的人们是那么粗心,他们有意无意的忽视了骑士忧伤的叹息和浅唱,只留下无奈的骑士,在“冷冷的月色”中,孤独地酝酿扬眉剑出鞘的梦。

本诗表层意义上是一幅笔触细腻的工笔画,但绝不是景观杂乱的堆砌,而是在意向的推动下,选取蕴藏丰富的意象,并注意意象之间巧妙的焊接。正因为如此,诗歌超越了本体意义的限制,而被赋予了深层的象征意义,成为诗化的哲学或哲学化的诗,虽然它的悲观哲学我们未敢全然苟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