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阿波里奈:旋转的蝇群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朱立立

一个骑者经过平原

年轻的少女想着他

和那米提利尼的船舰

铁刃在那儿闪着光华

当他们采集燃烧的玫瑰

他们的眼突然象花开了

什么样的太阳是那徘徊的嘴

而这嘴却向它微微含笑

(罗洛译)

(法国)阿波里奈

阿波里奈是吟唱哀歌的能手。欣赏过他的名诗《蜜腊波桥》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那一咏三叹、优美动人的旋律深沉地表达了作者对爱情的追忆之情和对命运的感伤、对希望的执着,洋溢着和谐、圆满之美。相形之下,同样可以称为哀歌的短诗《旋转的蝇群》却打破了和谐这一传统审美标准,摆脱了田园牧歌式的和平安宁和浪漫主义的甜美的忧郁,透露出更多的现代气息。

诗中我们看到了理想与现实的冲突,看到美的四周环绕着丑恶,看到了作者迷惘的表情。执着于美和爱的诗人深切地感受到现实社会的昏暗:“燃烧的玫瑰”处在“旋转的蝇群”的包围之中;少女的思念伴随着“铁刃”和“船舰”那冰冷的寒光;战争造成的距离使爱情染上了一层悲哀无奈的色彩。生活教会了诗人独特的幽默,于是诗人笔下,蝇群的眼睛居然“象花开了”,“花”与“蝇眼”的并列不无嘲弄,这种外在轻松超脱的语气其内蕴却沉重而富有张力,渲泄了诗人内心的痛楚和郁愤。有人认为“阿波里奈对于人生的悲欢苦乐,似乎既能入乎其中,又能出乎其外。”(罗大冈“阿波里奈简介”《世界文学》1980年第6期)我却感到诗人三十八年的人生旅程中并不曾真正地“出乎其外”过,忧郁和伤感时时袭击着他的心灵。“什么样的太阳是那徘徊的嘴”,这不无才气的疑问句大有奇峰陡转之势,其间荡漾着既火热浓烈又含蓄深沉的爱的气息,使人感喟诗人精神的执着,然而作者留给我们的那含义丰富的微笑既是一种无奈的安慰,又仿佛徒劳的挣扎。

诗歌的形式自由无拘,同时又凝练精当。选取反差较大的意象以增强诗歌张力。诗人在不和谐的氛围里创造出令人回味的艺术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