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胡无人》描写胡汉交战的爱国主义唐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胡无人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胡无人,汉道昌。

题解

这是一首以汉代唐,描写一次出征,向胡兵展开激战的战歌。诗作于开元(713—741)末天宝(742—756)初。李白在诗中极力描写卫青、霍去病等汉将的英勇无敌,是针对李林甫所谓“胡人勇决习战”的,这首诗是为反对李林甫的建议而作的。

句解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严寒的北风吹来霜雪,海子边的牧草尽凋零。胡人骏马,筋干精坚,骄气昂然。“严风”,冬天的风。“海”,指胡地沙漠中的湖沼,即所谓“海子”。“筋”,指弓弦。“干”,指弓体。《周礼·考工记·弓人》:凡为弓,冬析干而春液(浸渍)角,夏治筋,秋合三材。“骄”,指马强壮的样子。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我汉家战士三十万,一点也不示弱,有汉朝霍嫖姚一样的将军领军。“霍嫖姚”,即霍去病,这里泛指猛将。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流星白羽箭袋腰间插着,秋莲样的剑花光耀剑匣。“流星”,喻箭之疾速。“秋莲”,喻宝剑洁白清冷。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我朝天兵在雪光照耀下,直驱玉门关。胡人强虏的飞箭如沙瀑一样射穿我军将士的金甲。“天兵”,王师,即汉家军队。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云龙风虎尽呈威风交战,待到太白金星与月共辉的时候,敌军将被摧毁。“太白”,星名,一名启明星,传说此星主杀伐,诗文中常指战事。“摧”,挫败。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敌人可摧毁,敌军头领被剿灭,履胡人之肠涉胡人之血。“旄头灭”,消灭胡兵。旄头也作髦头,即昴星,为胡星。这里代指胡兵。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悬胡人于青天之上,埋胡人于紫塞之傍。胡人无战士,我国家才会兴旺。“紫塞”,北方边塞。晋崔豹《古今注·都邑》:秦筑长城,土色皆紫,汉塞亦然,故称紫塞焉。

评解

这首诗写胡汉交战。“汉”并非特指汉朝,汉朝以后,凡中原汉族所建立的王朝,皆称“汉”。诗人站在中原汉族的立场上,希望汉军战胜胡兵,清除中原汉族疆域边境上北方游牧民族贵族武装的侵扰,让边疆人民过上宁静的生活。其主题思想是有积极意义的,是爱国主义的表现。

全诗可分为三段。前六句为第一段,写胡汉两方兵强马壮。中间四句为第二段,以龙虎交战为喻,写战斗的激烈。剩余部分为第三段,表达诗人希望汉军大败胡兵,进而彻底消灭胡人的强烈愿望。

李白

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唐朝诗人,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少年即显露才华,吟诗作赋,博学广览,并好游侠。从25岁起长期在各地漫游,对社会生活多有体验。天宝初曾供奉翰林,但不受重视,又遭权贵谗毁,仅一年余即离开长安。安史之乱中,曾为永王李璘幕僚,因李璘失败受到牵连,流放夜郎。中途遇赦东还。晚年漂泊困苦,卒于当涂。其诗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当时政治的腐败作了尖锐的批判,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对安史叛乱势力予以斥责,讴歌维护国家统一的战争,又善于描绘壮丽的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想象丰富,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他还善于从民歌、神话中汲取营养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色彩,是自屈原以来最具个性特色和浪漫精神的诗人,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与杜甫齐名,世称“李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